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短篇合集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女汉子最近有点矫情

《短篇合集》黑你千遍也不厭倦

文/墨西柯
推薦閱讀: 繁枝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Chapter 1站在美工的身后是不道德的

我曾一度認爲,鄧主編就是一縷幽魂,因爲他總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我的身後徘徊,如果不是他突然伸出手來戳我的屏幕,我定然毫無察覺。

戳戳戳,你戳個毛啊,你當你練的是一陽指啊?!不戳美工的電腦屏幕,你就手癢癢是不是?!你當你是在按電梯嗎?

站在美工的身後是不道德的!

“你這版的設計我看過了,我希望頁面裏面的弧度都是一樣的。而且,主體這裏不是居中的,左邊比右邊寬了3毫米以上,在書上會看得很明顯。”鄧主編說完,擡起手腕裝模作樣地看手表,“還有半小時就下班了,你能改完吧?”

作爲實習期的小美工,哪裏有討價還價的余地,我只能弱弱地回答:“能……”

“好,期待你的表現。”

鄧主編走後,我再次看向電腦屏幕,不由得撇嘴嘟囔:“弧度統一……他的眼睛自帶圓規的嗎?”

這個時候,坐在我旁邊位置的另一位美工湊過來提醒:“鄧主編是處女座,節哀吧孩子。”

“怪不得……”我心有余悸。

這幾處錯誤只是小的細節,很快就改完了,再次用QQ傳給鄧主編過目。

不知爲何,主編很不喜歡打字,很少回複。他再次從辦公室裏走了出來,到我的身後,指著屏幕:“我已經看過了,改得不錯,不過剛剛文編給我傳了一份新改的文稿,字數有些變化,你重新排一下版。”

我當即擡頭,怔怔地看著鄧主編,心中腹誹:重新排版也得戳我的屏幕嗎?這個習慣性動作可不可以改改?

同事們爲我流下了同情的淚水,在他們收拾東西下班後,還主動送給我不少零食,以免加班的時候餓壞了身體,那可是革命的本錢。

我還是比較淡定的,在來這家公司之前,也曾在別的公司無償學習過3個月的時間。教我的美工曾經幾次三番地跟我預警過,要對“設計了半個多月,一共做了十幾版,最後卻用了第二版”這樣的事情習以爲常。

不過……做了十幾版,每版都要仔仔細細研究細節,最後把第一版的上半部分,第十版的下半部分融合到一塊後,又重新排版,這該怎麽忍!?

初來這間出版社時,我也曾被鄧主編出色的外形所吸引,不過,很快就被他挑剔的性格嚇跑,且不敢接近。每每看到雜志粉絲們的小禮物山一般地堆在鄧主編的桌上,我都會默默地替那些不知道看星座的少女感覺惋惜。

Chapter 2邓主编属于偶像派

加班途中,鄧主編再次出現在我的身後,我發現他時,他已經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幸好,我爲了能早點下班……沒有偷偷刷微博。

“主編,這樣行嗎?”我問他。

初來時,每每問這個問題時,我都會十分忐忑,擔心還有細節沒有處理好,讓領導批評。被批評得麻木後,便開始做一點,給主編看一點,生怕改得多了又被打回原形重新改。

教我的美工說,我越來越有老手的風範了。

鄧主編走到我身邊,單手拄著桌面,盯著屏幕看了一會,才擡手指著屏幕說:“這裏太空了,添點東西。”

“添了會顯得很亂!”

“添吧,透明度調低。我們是少女雜志,不是藝術雜志。”

“好。”

我照著鄧主編安排的做,又過了半晌,我扭過頭,看到鄧主編居然還站在我身邊,眼睛卻沒有看屏幕,而是盯著我桌面上的零食。

“你……要吃嗎?”

鄧主編當即伸手拿了一包他垂涎已久的零食,撕開袋子,“嘎嘣嘎嘣”地吃了起來,還悠閑地問我:“用不用我幫你訂一份飯?”

“不用,馬上就要搞定了。”說完,我又心虛地補充了一句,“不再改版的情況下。”

鄧主編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不改了,弄好了就下班吧。”

下班時,我與一名文編同行,路上閑聊了起來,期間說起了鄧主編。

“鄧主編平時要求挺高的,慢慢就可以習慣了。”

我點了點頭,問:“他應該是工作能力挺強的吧?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就做了主編。”

文編笑得狡黠:“鄧主編屬于偶像派,在微博發一張自拍照,就有一群粉絲擁護他。他粉絲群太過強大,幾乎成了雜志的代言人,領導怕他跳槽,直接提升爲主編了。”

我當時就震驚了。

這麽上位,總有種小白臉吃白飯的感覺。

心裏突然産生了一個想法:是不是主編自己也不知道什麽樣才是好的,所以才折騰我這個實習期美工啊?

越想越覺得是這麽一回事,回到家裏,我就開了一個微博小號,名字爲:跟逗比學習成語。

然後,我發了第一條微博:“成語#人間天堂#比喻一個人消失後,某地就跟天堂一樣。舉例:突然發現主編人不見了,後來才知道他是去洗手間了,瞬間覺得公司就和天堂一樣。”

發完之後,還悄悄關注了主編。

Chapter 3叫李胖都比李月半看起来苗条

新一天,又是痛苦返工的日子。

奮鬥了一整天後,下班時已經八點多了,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世界猶如冬眠的蛇。

鄧主編每天都會等最後一名員工加班完畢才會下班,今天則是與我同行。在路過樓下披薩自助餐廳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盯著牆壁上的海報看,不知爲何,我腦袋裏面瞬間閃現出他看到美食興奮得搖尾巴的畫面。

“好想吃,可是一個人吃自助餐,總是剛拿回來東西,服務員就收拾了桌子,好淒涼……”他突然開口。

我何等機智,當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要不我們一塊去吃?”

“你要請我吃飯嗎?小胖胖真貼心!”說著,還主動拉住了我的手腕,把我拽了進去。

我在進門的30秒時間內,忍住了800多次出手揍他的沖動。

從未見過如此厚顔無恥的上司!

“那個……主編,我叫李月半,不是胖胖……”我對他進行友情提示。

“我覺得,叫李胖都比李月半看起來苗條。”

這個在公司裏折磨我的罪魁禍首,已經開始對我進行人身攻擊了,我無語凝噎。

到了餐桌前,我負責去取食材,鄧主編負責擺放食物,等我坐在桌前時,就看到桌面上的食材歸類得整整齊齊,披薩也做得特別漂亮。

“鄧主編,我可以吃了嗎?”我問。

“再等等,還有3根香腸,在跟胡蘿蔔厮混。”

1分鍾後。

“現在……可以吃了嗎?”

“等等,服務員切的胡蘿蔔片寬度不均勻,我再加工一下。”

5分鍾後。

鄧主編從口袋裏面取出手機,對著桌面上的食物猛拍,一會拍近景,一會拍全景,偶爾我還得跟著客串一下。

這一回,鄧主編終于忙活完了。

“好了,我們輪流去洗手,開吃吧。”

“好是好,但是……你之前處理胡蘿蔔片時,沒洗手嗎?”

“天啊,我忘記了,要不我們重來吧。”

“別別別,是我嘴賤,可以吃的,不幹不淨吃了沒病。”

然後我幾乎是狂奔著去了洗手間,洗了手出來時,已經覺得自己不再餓了。

說真的,跟鄧主編一塊吃飯,要比在公司裏改圖還累。

最讓我郁悶的,無疑是回到家裏登陸微博,看到鄧主編最新發的微博裏,九張圖片裏沒有一張有我的,虧我還對著他的手機鏡頭,舉著剪刀手調整了半天表情!

于是,我登陸小號,寫下一句話:“成語#飯來張口#形容飯來了好久,就是吃不到口裏去。舉例:跟主編去吃飯,飯已經來到了面前,他卻要將飯變得更美麗,張大了嘴巴,就是沒辦法將飯吃到口裏去,悲憤!”

Chapter 4 见你有难,秒速点赞

新刊上市,文編們閑得到處賣萌約稿,主編閑得自拍耍帥的時候,我開始設計圖書的贈品小冊子,盯著電腦屏幕,擠出一道道深深的擡頭紋,愁出一條條魚尾紋。

奮鬥了三天後,將排版截圖給鄧主編發過去,等了10分鍾左右,他都沒出來,這讓我有些詫異,于是走到鄧主編門口徘徊。

轉悠了六七圈,人事部經理才注意到了我,過來告訴我:“鄧主編腳受傷了,請假了。”

“原來如此……”

我立刻回到了電腦前,偷偷登陸微博,發現鄧主編最新的微博寫著:“還記得昨天傍晚,我牽著我家的狗狗在夕陽下奔跑,甯靜且美好。可惜,我沒有狗狗力氣大,被它牽著跑了好久,由于穿著拖鞋,腳趾撞到石頭上,當時我就覺得我腳趾都要斷了……”

我當即在微博下面留下了關懷的話語:“聽著就好疼,主編要好好養傷。”

然後,我登陸了小號,找到這條微博,十分愉快地點贊,然後留言:“真是一件令人津津樂道的好事啊……”

又覺得不太解氣,又連續注冊了N個小號,到這條微博下面瘋狂點贊,這才覺得心中舒服了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桌面上的手機突然愉快地震動起來,來電顯示上赫然顯示這鄧主編的名字,嚇得我身體一顫,直歎報應來得太快。

顫抖地接通了電話,電話那端傳來鄧主編那好聽到有點嗲的聲音:“小胖胖啊……”

“您總是這麽客氣,叫我月半就好。”

“你給我發的排版我看到了,有幾個地方,希望你改一改。這一次的版面不想要很滿的,想要簡單點,清新、簡潔、大方,然後……LOGO要大!”

“嗯,我會把LOGO做得金燦燦的。”

“這本書是重點圖書,所以要快點趕出來哦,胖胖。”

“嗯……”

“還有多少頁沒設計,說來我聽聽。”

“還有10頁左右吧,能給我多長的時間去設計,說來我聽聽。”

“兩天哦!”

“呵呵……”

“胖胖你好高冷哦,好討厭,高興點嘛!”

“嘎嘎。”

“乖。”

挂斷電話,我仰天長歎,又是一個要加班的夜晚啊……

Chapter 5 孤男寡女就该拉拉小手,我们都是好朋友

下班時間一到,辦公室裏瞬間冷清了。這群人上班時是高鐵的速度,回家時是民航的速度,節假日放假那天下午,就是火箭的速度了。

下班不到30分鍾,突然聽到了門外有刷卡進門的聲音,我當即探頭去看,本以爲是誰忘記了東西,誰知進來的是鄧主編。

四目相對,一個笑得燦爛,一個滿是疑惑。

當然,我是後者。

“我問了人事部經理,她說今天只有你一個人加班,我怕你一個小女生在公司害怕,就趕過來了。”說著,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將手中的零食放在了我面前,“晚飯。”

我不客氣地挑選了幾樣,恭維道:“鄧主編的心靈與外表一樣的美麗。”

鄧主編對著我意味不明地微笑,又一瘸一拐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雖然我們不是坐在一塊工作,但是看到他的辦公室亮著燈,我也不至于太害怕。

奮鬥到晚上10點多,我將做好的頁面截圖給鄧主編,結果他遲遲不回。我直接去敲鄧主編辦公室的門,進門時看到他正慌忙地將動漫視頻的窗口最小化,然後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

當他看到金光閃閃的LOGO時忍不住笑了一聲,隨後又指了幾處小錯誤:“這樣看來,明天上午就能完工,就算有修改,明天也能弄好吧。”

“也許吧……”我不敢把話說得太死,如果改來改去的耽誤時間,有責任還是需要我來承擔的。

“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不要給你的領導未知數。”字正腔圓,擺起了官架子。

我硬著頭皮回答:“能。”

“嗯嗯,那今天就到這裏,我們先下班吧。”

走出大廈,站在樓下做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招財貓,都沒打到車……

“嗚嗚嗚,沒有的士,我要怎麽回家啊!”鄧主編開始撒嬌。

我不想搭理他,女生還沒哭呢,他哭個屁啊?

沒一會,就覺得有爪子在撓我,同時有幽怨的聲音傳來:“小胖胖……”

“說人話。”

“能扶我回家嗎?不遠的……”

我低頭看了一眼他的腳,長歎了一口氣,就算如何想揍他,他也是我的領導啊,于是我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鄧主編在公司附近買的房子,並不遠,卻也要走十分鍾左右,偏這土豪這麽遠的路程都不願意走,天天打車回去。

說起鄧主編不開車的理由,那更是絕了,他只是一臉委屈地說了一句:“不敢開,怕怕的。”

其實,我也只見過鄧主編這麽一個很適合撒嬌的男生。

“如此夜黑風高的夜晚,孤男寡女就該拉拉小手,我們都是好朋友。”鄧主編說著,還對我眨了眨眼睛。

“是扶著你走,還是拉手?”

“扶著!”秒速回答,頓了頓又補充,“能背我回去更好!”

“自己回去,還是我扶著你回去?”

“扶著就好,嗯嗯,這一回我很確定。”

Chapter 6 这么大的泰迪犬,简直就是猛兽

到了鄧主編家裏,我被邀請進去坐一坐。

剛到門口,就看到撲出來的泰迪犬,嚇得我倒退了一步,指著那只泰迪瘦小的身軀問鄧主編:“牽著你遛狗的就是這一只泰迪嗎?”

“小胖胖,你的問得怪怪的。”

“請先回答我的問題!”

“是……”

我看了看泰迪犬嬌小的身軀,又看了看鄧主編185厘米的身高,苦口婆心地勸:“鄧主編,雖然腎虛不是什麽大病,可是長久下來,也不是好事。”

“……”

我還想再嘲諷幾句,就看到了鄧主編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人家家的腳很疼的,小胖胖你怎麽能這樣說?”

“呃……這麽大的泰迪犬,簡直就是猛獸,主編日後要小心些。”

這個時候,就看到了泰迪犬委屈地蹭我的腿,在這一瞬間,讓我因爲剛才那一句謊言內疚不已,我突然覺得撒嬌的本事是可以從主人影響到寵物的!

“時間不早了,你一個女生回去不安全,不如就在我這裏住吧。”鄧主編提議。

“不用送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只拉拉手不成?我們大家都很忙。”我當即拒絕。

“你放心,我腎虛……”

我聽了,忍不住揚眉,覺得這個理由足夠令人信服,當即點了點頭:“有道理,我睡哪裏?”說完,大搖大擺地進了屋子。

鄧主編小媳婦一樣地跟在我身後,無語凝噎。

夜間,我睡在鄧主編的客房中,確認門已經反鎖了,才用手機登陸了微博,發布了今天的微博:“成語#趁虛而入#形容在男人腎虛的時候,可以進入其家中。舉例:夜黑風高,趁主編腎虛而入住他的客房。”

准備關微博的時候,突然收到消息,居然有人轉發了我的微博,這還挺令我驚訝的。不過,我還是選擇無視,悶頭睡覺,忙碌了一天實在太累了,明天還要繼續被折磨呢!

Chapter 7 突如其来的拥抱

宣傳冊制作完成後,我才知道鄧主編給的所謂期限全部都是扯淡。他完全就是將給我的時間縮到最短,然後壓迫性地讓我完成。

也因爲這本加班加點完成的宣傳冊,讓我提前轉正,且有了固定的工作任務,而非處理那些雜活,這讓我輕松了不少。

以後,我不再是小美工,而是一名美編了。

過完年不久,鄧主編帶領著長篇編輯浩浩蕩蕩地去了首都上課學習,研究新一輪的政策。公司突然空了下來,使得不少女員工都唉聲歎氣的:“好久沒吃到鄧主編帶來的零食了。”

“今天我又被王主編訓了,平時都是鄧主編幫我說話的!”

“昨天鄧主編來電話,結果只問我,月半的設計圖完成得怎麽辦樣了。”

人事部經理的一句話,讓衆人的目光轉向了我,竟然都是羨慕的模樣。只有我正襟危坐,在心裏暗暗忐忑,難道又要加班了嗎?

果不其然,我剛回到座位,就收到了鄧主編發來的修改文檔,僅僅看一眼頁數,就覺得頭皮發麻,文檔中穿插著的血紅色的重點文字更是刺眼。

就在我准備登陸微博小號,再次吐槽鄧主編的時候,才發現數天沒登陸,粉絲已經飙升至四千多,且轉發評論很多。我努力地在千余條轉發、評論裏找到罪魁禍首,最後的結果令我心髒狂跳!

第一個轉發我微博的人,赫然就是鄧主編,轉發的文字很簡單:“大家快來看,我們家的新編輯萌萌的。”

很快,鄧主編的粉絲們紛紛來關注我的微博,跟著轉發微博,還有不少粉絲催我快點更新!要知道,我的所謂大號也才兩千多的粉絲!

原來我早就被發現了。

出于心虛,我默默地關了微博,開始認真地按照文檔上的內容修改設計圖,在晚上的時候,還特意幫鄧主編家的泰迪犬洗了個澡。

由于我是唯一一個知道鄧主編家庭住址的員工,鄧主編在出差前,將家裏的鑰匙交給我,讓我每天都幫他喂狗。我也十分喜歡這只泰迪犬,自然答應了下來。

誰知,剛准備離開鄧主編的家,他卻突然拖著行李箱回來了。

我下意識地躲在門後,心虛地看著剛進門的鄧主編。

他看到我後也是一怔,隨即燦爛地微笑,竟然自然而然地將我拽出來,張開手臂擁抱了我一下:“哎呀,小胖胖,可想死我了!”

我將頭埋在鄧主編的懷裏,心髒突然地跳亂了幾拍。

Chapter 8

鄧主編回來後,十分自然地將我留在了家裏,先是給了我一堆零食,之後就是給我安排工作了。

他回來時帶了不少特産跟小工藝品,都是成批買的,然後單獨買的包裝紙,需要將禮物全部包裝起來才能送人。特産大部分是送給公司員工的,小工藝品則是准備郵寄給雜志的粉絲。

他在進門時看到我那麽高興,八成是因爲抓到了一個現成的苦力。

起初,是我們兩人一起包裝,到了後半段,鄧主編突然開口:“小胖胖你包得好精致,剩下的這些都由你來包好了。”

“鄧主編你也太過分了,我的指甲都要斷了!”我當即抗議。

“我去幫你泡杯咖啡犒勞你。”鄧主編說著,快步去了廚房。

鄧主編泡咖啡跟吃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格外講究格調,以及杯子的擺放,甚至還要將泡沫畫出圖案來。在我口幹舌燥地等待咖啡的時候,就看到鄧主編繞著咖啡轉了三周半去照相。

待鄧主編照完,咖啡也涼了。

我捧著咖啡毫無情調地一口幹了,看得鄧主編目瞪口呆。

“好肚量。”他贊了一句,隨後大把大把地往自己的咖啡杯裏倒砂糖。

“這麽怕苦,幹嘛還喝黑咖啡啊?”

“咖啡照相發微博比較文藝嘛,總不好發一杯蜂蜜水,配字說助排便吧?”

“你這麽喜歡曬食是病,得治!”

“沒辦法,連續幾天不發微博就掉粉,我只能發些沒營養的來更新了。”

我想了想,覺得也是,畢竟偶像派也是不好當的,除了折騰手下的編輯,他也只能做這些無聊的事情提高業績了。

喝完咖啡,我繼續兢兢業業地包裝禮物。鄧主編端著咖啡杯凝視我良久,才突然問了一句:“你說,你今天的遭遇適合哪一個成語?”

我幾乎是脫口而出:“爲富不仁!”

鄧主編聽了,居然十分認真地思考了一會,才回答:“形容爲了炫富,對待員工不仁不義。舉例:主編爲了炫富,買了一堆禮物卻不自己包裝,太不仁義!”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心虛地看向鄧主編。

誰知,鄧主編反而十分開心似的,跟我炫耀起來:“你看,我也能歪用成語造句,我們可以合作一下的!我發現讀者很喜歡你這種小創意,你很可以配合宣傳部幫著宣傳雜志!”

我用慘烈的微笑拒絕了鄧主編不靠譜的提議。

晚間,我再次在鄧主編家裏住下,臨睡覺時,鄧主編就跟查水表一樣地敲我房間門:“小胖胖,我們晚上編的那個成語你怎麽還沒發到微博上去啊?快發呀,我要轉發。”

我在被窩裏掙紮著應了一聲,從枕頭下面摸出手機來,將“爲富不仁”的歪解發到了微博上。

鄧主編看到我更新了,這才放我睡覺。

Chapter 9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意識到了公司氣氛不對,湊過去聽了會八卦,不由得頭皮發麻。

“鄧主編昨天的微博你們看了沒?居然是兩個人一起喝咖啡,還有上次,也是兩個人一塊去吃自助餐!”

“不會是談戀愛了吧,而且都同居了,天啊……我失戀了。”

我幹咳了一聲,繞過人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立即看到了鄧主編發給每個人的小禮物,給我的是幾包零食,外加一個小冊子。

翻開小冊子,發現裏面的內容居然是我初到公司設計的圖樣,下面還有鄧主編寫的小注釋,都是一些頁面上出現的問題。一頁一頁地翻看下去,不自覺地發現,我的作品真的是一點一點地在進步。

到最後,是一張空白的頁面,中間只有一句話:你是我帶過進步最快的員工之一,我十分欣賞你的創意,也希望,我們能夠一起做出更好的雜志。

不知爲何,在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竟然崇敬起鄧主編。

誰知,在我打開電腦的時候,所有的感動瞬間煙消雲散,因爲鄧主編針對我昨天修改過的設計圖,再次發來了修改文檔,內容一點也不比第一次少!

我一條一條地往下看,看到最後一條赫然寫著:“現在該用哪一個成語來黑我?”

爲什麽我覺得,鄧主編對于我黑他這件事情,有著別樣的小期待呢?

又是連續幾天暗無天日的修改,終于定稿,我激動得熱淚盈眶,下班的時候高興得哼著歌離開公司,卻被鄧主編抓了回去。

被他按在電腦前絞盡腦汁地又更新了一個歪解的成語,他才肯放過我。

“我們一塊去看電影吧,最近微博上都在討論新電影,我都沒看過呢。”鄧主編提議。

“才不要去,我已經成爲公司女員工的假想敵了。”

“這次我請客。”

“好,我去。”

坐在電影院裏,看到最爲煽情的地方,我突然發現鄧主編在哽咽,我遲疑了片刻,還是充滿善意地遞過去紙巾。

鄧主編接了,擦了擦眼角的晶瑩,問我:“小胖胖,你總對我這麽好,還爲了我單獨創建微博,是不是很喜歡我?”

“我是愛之深黑之切。”

鄧主編聽了後十分嬌羞地笑了,沒錯,是嬌羞!

隨後,他取出手機擺弄起來。

很快,我接到了同事的電話,劈頭蓋臉便問了我一句:“坦白從寬,什麽時候的事情?!”

我心中咯噔一下,搶來鄧主編的手機,果然看到他最新一條微博,放著我的相片,配的文字是:現在是我女朋友了。

我瞪過去,鄧主編卻微笑著握住我的手,繼續看電影了。

而我,卻要思考該如何跟同事解釋,我是如何“近水流台先得月”的。

“跟鄧主編在一起,可以學習如何撒嬌吧。”我回答得義正言辭。

明明是他攻略了我,爲何有種我倒追他的扭曲感?

不過,這些都已經無所謂了,狂亂的心跳告訴我,我早就在狂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