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短篇合集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女汉子最近有点矫情

《短篇合集》癡癡

文/墨西柯
推薦閱讀: 繁枝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Chapter 1

周元霜吃著漢堡,盯著坐在身邊的邊曉看。

他正一根一根地吃著薯條,眼睛卻癡癡地看向不遠處,由于看得太過投入,薯條還沒送進嘴裏他就咬了下去,發出牙齒碰撞的聲音,終于讓他回神。

注意到周元霜在看他,他尴尬地笑了起來:“你姐她跟你姐夫還挺相愛的。”

不遠處坐著的人,正是周元霜的姐姐與姐夫,他們兩個人青梅竹馬,大學後建立了戀愛關系,恩愛有加,如膠似漆。

“嗯,畢竟那麽多年的感情了。”回答得漫不經心。

“哦……”邊曉應了一句,再次神遊,將番茄醬擠進了冰激淩裏。

她眼巴巴地看著,期待著邊曉吃一口,好看看他的反應,可惜邊曉一個勁攪拌,根本沒有下一步動作。

周元霜當即體貼地挖出一勺,送到了他嘴邊。

他下意識地吃了一口,然後重重定吞下去,扭過頭來驚恐地看著周元霜問:“肯德基又出了新口味?!”

Chapter 2

注意到邊曉尾隨姐姐,是一件十分理所當然的事情。也許,只有姐姐那樣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女生,才會注意不到。

兩個人一同逛街時,她每次回頭,都能看到偷偷摸摸跟著她們的邊曉。

自從見到他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周元霜就未曾忘記過。

鬼使神差的,周元霜不但沒有報警,反而對邊曉産生了興趣。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出現這樣的場景:邊曉尾隨在姐姐身後,而周元霜,會尾隨在邊曉身後。

那時,三個人三點一線,邊曉卻從未爲周元霜回過一次頭。

直到有一次,姐姐突然看到了周元霜,回身對她招手:“小霜!”

邊曉當即驚慌地回頭,不安地看向周元霜。

周元霜知道尾隨的事情敗露了,當即對姐姐微笑,走到邊曉身邊的時候,故意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在這裏等著,我們一會談一談。”

等周元霜與姐姐寒暄幾句回來時,邊曉居然真的乖乖地等候在原地沒有跑。

“姓名,年齡,手機號碼統統告訴我!”

“邊曉,19歲,手機號碼是……”

周元霜問,邊曉答,沒一會就套出了邊曉的全部信息。

隨後,他說明:“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暗戀她……卻總是不好意思說出口,所以……”

“所以你想用這種猥瑣的方法了解她?”

邊曉低下頭,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

“既然如此……”周元霜賣起了關子。

邊曉當即眼巴巴地瞧著她。

“爲了確保你不會謀害我姐姐,以後你尾隨姐姐的時候,要叫上我,不然……我就報警!”

“臥槽……你這是做臥底,還是釜底抽薪啊?”

周元霜眼珠一轉,當即回答:“其實……我在暗戀姐夫,所以……”這理由應該能說得通了吧。

邊曉聽了,當即臉色一變,卻什麽也沒說,而是苦笑起來。

Chapter 3

一同尾隨姐姐的初期,兩個人還有些小尴尬,但是到了後來,兩個人還會時不時地交流一下經驗,探討一下看法,總結一下心得。

“你說,我們倆是不是得弄套像模像樣的衣服,比如風衣、墨鏡、帽子,這都是我們這行的標配!”周元霜用手肘去撞邊曉的下肋。

“你這樣反而更引人矚目,跟身上挂個牌子,寫上:‘我沒病,我很正常’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小妮子居然尾隨上了瘾,還想走向更專業化!

姐姐與姐夫挽著手臂,模樣親密。周元霜太過了解他們,甚至知道他們眉來眼去後的習慣性動作,當即拉著邊曉去一邊:“走走走,我們去買個冰激淩吃。”

邊曉當即拒絕了:“你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我們在辦正事!”

邊曉說得義正言辭,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尾隨。

再看過去,就看到那對親得熱火朝天的情侶,邊曉身體一僵,突然變了語氣:“我們……去買吧。”

說完,就拽著周元霜去買冰激淩。

周元霜接過冰激淩撇了撇嘴,擡眼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姐姐與姐夫,確定沒跟丟之後,又看了看周圍,不由得一怔。

他們兩個人已經走到了旅館的附近。

姐姐跟姐夫領了房卡,上了樓。

邊曉與周元霜對視了一眼,然後四肢僵硬地走到服務台前,要了姐姐他們對面的房間,隨後進入電梯。

用房卡開門的時候,邊曉忍不住問周元霜:“你就不怕到房間裏,我攻擊你?”

周元霜扭頭看了一眼邊曉清秀的面孔,精致的五官,當即笑了:“其實,也不算太吃虧。”

兩個人進入房間,規規矩矩地坐在床邊,聊起天來。

“你……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喜歡我姐姐的?”周元霜忍不住去問邊曉。

“第一次遇到你姐姐的時候,是她在與另外一批人搶籃球場地。對方是一群男生,仗著人多,對你姐姐進行語言攻擊,還將痰吐在你姐姐的籃球上。我以爲她會被氣哭,誰知,她撿起籃球,直接砸在了對方的臉上。當時,我覺得挺過瘾的。”

“哦?還有這事,原來你喜歡女尊,口味略顯奇葩啊!”

“其實也不是,開始只是覺得她很彪悍,後來,路過小樹林的時候,看到她蹲在樹林裏面偷偷哭。人前那麽要強,結果在私底下,還是個小女生,不知道爲什麽,就一下子喜歡上她了。”

邊曉說的時候,眼中全是溫柔,好似一潭柔和的溫水,幹淨澄澈。

周元霜左右看了看,順手拿起床上的枕頭,直接向邊曉砸去:“不如我們來玩丟枕頭的遊戲吧?不然就白來一次了。”

邊曉被砸得直懵,當即暴躁起來:“臥槽,你這貨絕對是從精神病院裏跑出來的!第一次見到你就覺得你不正常!”

他說著,順手拿起另外一個枕頭,朝著周元霜便反擊過去。

兩個人你來我往,鬧成一團,直打得滿屋子飛鵝毛,一屋子烏煙瘴氣。

Chapter 4

“小霜,文件就是在這裏丟的!”姐姐著急地對周元霜說。

周元霜原本在食堂裏面部猙獰地跟別人搶著紅燒肉,卻被姐姐一個電話叫了過來。粗線條的姐姐幫導員整理文件,誰知,奮鬥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成果,居然被她粗線條地弄丟了。

“你別著急,我幫你找!”周元霜連連安慰。

“我還要去學生會那邊幫班級抽社團教室,來不及了,陸棕今天還有事要忙。”

“你先過去,我找就行了。”

“拜托你啦,小霜。”姐姐著急地走了,高跟鞋在地面上發出“嗒嗒嗒”的聲響。

周元霜掐著腰左右環顧了一番,隨後喊道:“邊曉!”

後方樹叢中當即躥出一個人來,大聲應了一句:“到!”

周元霜對他勾了勾手指,問道:“看到文件夾丟在哪裏了嗎?”

邊曉從樹叢裏面出來,頭頂上還挂著樹葉,卻並未顧忌,而是走到周元霜身邊,伸手拉住她的手,拽著她往教學樓那邊走:“你姐在買飲料的時候,將文件夾放在櫃台上忘記拿走了。”

周元霜當即翻了一個白眼,這種低級錯誤的確是她姐姐能做出來的。

轉而,她又笑了,原來癡漢還有這樣的好處。

“周末我要跟姐姐、姐夫去遊樂場,你也來跟我們一塊去玩吧,也算是互相認識認識。”周元霜提議。

“可是……認識了就不好跟蹤了。”

“我跟姐夫認識,還跟你一夥呢!”

“也是……”邊曉有些動搖了,隨後又問:“我去會不會很唐突啊?”

“我就說你是我朋友呗!”

“好的!周末我們一塊過去。”

Chapter 5

“真不想承認我認識你。”周元霜掐著腰,看著邊曉頂著輕松熊的巨大頭套,走路重心不穩的模樣,忍不住想要離他遠點。

“我只是喬裝了一下。”

“你要是喬裝,最起碼穿一套吧,手裏再抱疊宣傳單,捏一把氣球,你光戴個頭套算什麽啊?”

“我又不是做兼職的……”邊曉說了一句,隨後湊到了周元霜跟前,“跟你姐姐在一塊我會緊張,肯定臉紅心跳,萬一被看出破綻,被你姐夫打了怎麽辦?”

周元霜翻了一個白眼,不願意再搭理他了,幹脆打電話聯系姐姐。

與姐姐、姐夫彙合之後,周元霜在介紹邊曉的時候頓了頓,這才解釋:“最近我在做義工,帶這位病人出來散散心,晚上就把他關回去。”

姐姐聽了很關心,還問邊曉:“那他沒事吧?這大熱天的戴這麽大一個帽子,臉都看不到,一定病得不輕吧?好康複嗎?”

“反正沒康複過。”

“你好,今天要好好玩喲!祝你早日康複。”姐姐大大方方地與邊曉問好。

“您……您好……見到到您,十分……十分愉快。”邊曉緊張得說話都結巴了。

姐夫明顯要比姐姐聰明一點,笑呵呵地跟周元霜說:“你朋友蠻有趣的。”

周元霜沒有理他,只是挽住了姐姐的手臂:“我們走吧。”

邊曉看了,不由得有些驚訝,她不是暗戀姐夫嗎?怎麽對姐夫很冷淡呢?

難道……她在害羞?

由于邊曉帶著巨大的“頭盔”,行動不便,大多是另外三個人去玩,然後他看包,買冷飲。

趁姐姐跟姐夫去坐摩天輪,邊曉將頭套取下來,龇牙咧嘴地抱怨:“別人都是悶出腳氣來,我簡直要悶出腦氣來了,快幫我扇扇風。”

“誰讓你神經病一樣地戴著那玩意不舍得拿下來,租來的啊?”

“可不就是,30塊錢一天租的!”

“啧,上杆子的神經病。”

“算了,我不行了,先走了,幫我跟他們說一聲。”邊曉說完,灰溜溜地跑了,手中還抱著那個頭套。

姐姐從摩天輪上下來,湊到周元霜身邊:“剛才我在摩天輪上看到了,你男朋友蠻帥的,我覺得不錯。”

周元霜被嚇了一跳,當即搖頭:“才不是我男朋友!”

“行了,別跟我扯了,我還沒見過你跟哪個男生這麽要好呢,還領來給我看,下回我們一起吃飯吧,告訴他別戴那個熊的帽子了。”

周元霜辯解不過,也不准備越描越黑,只是發短信給邊曉,跟他約時間一起吃飯。

Chapter 6

邊曉在周元霜以及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個十分正常的一個人,沒有一絲癡漢的端倪,唯獨見到周元霜的姐姐時,會緊張得說不出話來,擡不起頭,甚至不想以面示人。

對于這一次聚餐,邊曉依舊表現得極爲緊張,第二天就將周元霜叫了出去:“陪我逛街,選身合適的衣服。”

“第一次在正常情況下跟你走在一起,終于有一種挺直腰板做人的感覺了,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周元霜說著還伸了一個懶腰。

“說得我們之前好像是一起扛磚的工友一樣。”邊曉抱怨了一句,走到了一家飾品店裏,“幫我挑件小禮物。”

周元霜用腳丫子都能猜出來,他是准備挑選給姐姐的見面禮。

兩個人逛了好幾圈,才選中了一款手鏈。

边晓美滋滋地去结账,周元霜则是在一旁等着,等他走出来之后,将一个盒子递给了周元霜:“这个送给我工友的,感谢她幫助了我这么多。”

周元霜打開盒子,拎著那串碧玺珠子的手鏈,當時就震驚了:“你這是大出血啊。”

她選禮物的時候,想著別太貴,選的手鏈不過百來塊,這手鏈相當于工薪族兩個月的工資了。

“我看你當初看了挺久,就買了。這也變相地證明,我是一個沒有圖謀癡漢,至少不會謀財。”他說著,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土豪啊,早知道我就蹲在門口金獅子雕塑那流連忘返了。”周元霜也沒矯情,當即將手鏈戴在了手上,“等哪天你成了我姐夫,我一定到家人面前力挺你。”

邊曉沒回答,只是一個勁地“嘿嘿”傻笑。

Chapter 7

聚餐當天,邊曉與周元霜早早就到了,姐姐姗姗來遲,姐夫幹脆遲到了半個多小時。

“你們小兩口可真夠不守時的,這算不算是物以類聚?”周元霜開始數落姐姐。

“我看你們兩個人都神秘兮兮的,是不是也是物以類聚?”

“哪裏神秘了?”

“在一起那麽久了,都沒公布你們的關系,我可是看到你們倆在一塊好幾次了!”姐姐說著,開始吆喝服務員點菜。

周元霜與邊曉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有些尴尬。

姐夫匆匆趕來,與邊曉簡單聊了兩句,也將他視爲了妹夫,弄得邊曉越來越不自然。

“陸棕,這是邊曉送我的手鏈,漂亮吧?”姐姐亮出手鏈給姐夫看。

“嗯,一看就知道是小霜的眼光。”

邊曉當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這個時候,姐夫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取出手機,避開所有人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隨後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出去接個電話。”

“我們都不是外人,在這裏接也可以。”周元霜突然開口,說得頗爲不客氣。

“別胡鬧,有客人。”姐夫說了一句,還是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姐姐的表情也開始變得不好看,似乎也感覺出了些許不對勁。

邊曉見了,也不知是哪裏來的勇氣,突然對姐姐開口:“我不是小霜的男朋友,其實……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跟她在一塊,只是想要接近你罷了。”

姐姐當即一怔。

周元霜心口咯噔一下,雖然這是她早就料到的事情,卻還是……有了些許異樣的情緒。

姐夫從外面走回來,坐在了姐姐身邊。

姐姐傻傻地扭頭對姐夫說:“邊曉說他……喜歡我……”

姐夫先是一怔,隨後竟然很輕松地笑了起來,伸手揉了揉姐姐的頭發:“不錯嘛,還是這麽受歡迎。”

這種遊刃有余的態度,讓邊曉當即有種挫敗感,心中也在感歎,自己果然不如他。

周元霜注意到邊曉落寞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當即幫腔道:“邊曉他說笑呢,我們在玩誠實勇敢的遊戲。”

姐夫明明不信,卻沒揭穿:“哦?兩個人還能玩啊。”

“嗯,姐夫不也喜歡玩多人遊戲嗎?”

姐夫的表情變了變,最後也只是微笑。

這頓飯,算是不歡而散。

走出飯店,依舊是周元霜與邊曉一同。

“不好意思哦,打亂了你的表白。”周元霜首先開口。

“沒,該謝謝你才對,不然我只會更加狼狽,其實能把心意說出來,我就滿足了。”他說著,看向周元霜,猶豫了好一陣,才開口問:“其實你也知道吧,關于你姐夫……出軌的事情。”

周元霜能夠猜到,邊曉尾隨過姐姐,對姐夫的事情也能有所知曉,便也不隱瞞:“我知道,所以我才會接近你,想要看看你對姐姐是不是真心的。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就是不讓她受傷。”

“原來是這樣啊……”

Chapter 8

周元霜並不像姐姐一樣粗線條,卻極爲喜歡姐姐的個性。

在她上初中時,成績並不優異,難得有一次考了好成績,居然被班主任誣賴成作弊,這讓周元霜心灰意冷,甚至不願意去上學。

然後,她的姐姐跑到她的教室門口,一遍一遍地喊:“小霜,你是最棒的,姐姐永遠相信你。”

沒有驚人的謀略,沒有深深的城府,只有一腔熱血,永遠那麽單純直接。

周元霜被感動得淚眼朦胧。

在發現姐夫出軌的初期,她也很迷茫,糾結著是該告訴姐姐,長痛不如短痛。還是瞞著她,讓她繼續做幸福的小女人。

然後她遇到了邊曉,從他那一雙澄澈的眼睛,她就能斷定,這個人對姐姐是認真的。

如果……在姐姐失戀悲傷的時候,很快有人替補姐夫的位置。

這個人恐怕是合適的人選……

周元霜開始尾隨邊曉,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一觀察,就是兩個多月的時間。

他尾隨姐姐沒有惡意,完全是想要多看姐姐幾眼。他甚至會去娃娃機前,換光口袋裏面的錢,只是爲了抓那只姐姐覺得可愛的娃娃。

周元霜因爲這些細節而感動,甚至,産生了羨慕的心情。

她也只能羨慕。

想到這裏,她終于對邊曉微笑起來,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工友,我只能幫你到這裏了。革命尚未結束,同志仍需努力!”

“嗯,我會繼續努力的!”邊曉重重地點頭。

Chapter 9

回家的時候,周元霜故意在外面走了一圈,確定自己沒有破綻了,才回到了家裏。

姐姐正坐在沙發上啃著冰棍,看著娛樂節目,注意到周元霜進來,當即拄著沙發靠背與她宣布一件事情:“小霜,我跟陸棕分手了,就在一個小時前。”說完,還漏出了大大的笑容。

周元霜的身體一僵,愣在了當場。

“你……沒事吧。”

“我沒有你想得那麽脆弱啦!放心吧,你姐姐我是女超人。”

“既然這樣,不如再找一個男朋友吧,邊曉他就不錯……”

“小霜!你這樣跟媽安排我相親是一樣的,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真的!”

周元霜抿著唇,又安慰了姐姐好一陣,才出了家門。

走到人少的空地邊,取出手機,給邊曉發了一條短信:“姐姐已經跟陸棕分手了,趁機而入吧,少年!”

發完,自己卻突然哭了起來,且越發不可收拾。

真是偉大得令自己感動。

突然的,她覺得有人在砸她,扭頭看了一眼周圍,才看到邊曉抱著一堆紙巾,正一包一包地往她身上砸。她伸手撿起了一包,抽出一張紙巾來擦了擦鼻涕,這才問他:“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

“我們是工友啊!”

“你不該跟著我姐姐才對嗎?”

“其實,就在之前,我在路上偶遇了你姐姐,她說,她跟陸棕和平分手了,讓我不必擔心。”

周元霜點了點頭:“然後呢?”

“當初,我只是覺得她哭時十分柔弱,心中有個聲音在跟我說,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女生,不能讓她再受傷。所以我才會偷偷跟著她,歪打正著地知道了陸棕出軌的事情。我就想著,如果她還有其他男生喜歡的話,或許就不會那麽傷心了,我就……”

“這樣很好啊,你有希望了,可以去爭取了。”

“可是你姐說了,她沒事,也不需要善意的欺騙。”

“你這人真差勁,不知道女生都是口是心非的嗎?”隨後又撇了撇嘴,“不愧是凡事只知道喝熱水的種族,粗心大意可見一斑。”

她說完直接站起身,大步流星地往家的方向走。

邊曉突然追上她,在她身後問:“那你讓我去追你姐姐,是口是心非嗎?”

周元霜當即回頭,然後看到了一雙在看著她時會閃閃發亮的眼睛,澄澈幹淨。

好似從那淺棕色的瞳孔,就能分辨出他的真心。

她的心口輕顫。

或許,屬于她的那一份感動,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