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短篇合集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短篇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女汉子最近有点矫情

《短篇合集》拒絕

文/墨西柯
推薦閱讀: 繁枝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太過分了,難道她不知道該給自己的男朋友留些面子嗎?她怎麽不分青紅皂白就發脾氣?這樣的女生太任性了。”姜韶何一邊說著,一邊幫潘越余擦幹濕漉漉的頭發以及衣裳。

潘越余反而十分淡然,他扯著嘴角,露出幹巴巴的笑來,面容之上全是自嘲。

當一個男人的外表不再光鮮,那麽,留下的一定是一種無奈。出于無可奈何,然後做出無可奈何的事情,到了無可奈何的處境,最後,也只有無可奈何。

“也沒什麽,只是濕了頭發。”潘越余說著,扯了扯自己的大衣,那裏濕得並不嚴重。他將圍巾解下來,捧在手心裏,似乎是在用手掌的溫度烘幹那一條圍巾。

“我只是好奇,你爲什麽會選一個這樣的女朋友?”

“她追我追了很久……”

“P先生。”姜韶何突然極爲鄭重地開口,“其實我之前對你的印象不錯。”

*

微博裏面突然出現了一個話題,就是大膽@出自己的男神。然後,潘越余的微博難得地熱鬧了起來。

其实姜韶何上一条长微博的时候,独独回复给他一句“谢谢”,已经让不少人开始胡乱猜测了,这一次,姜韶何竟然单独发了一条微博,@出了潘越余的微博名字,并且配上一行字:感谢你上一次在浓雾之中出现,且幫助了我。在看到你的那一刻,仿佛天神出现。

因爲女神發了微博,以至于不少粉絲好奇地進入了潘越余的微博,然後他們翻出了他的相片,豁然發現,原來英雄救美的英雄,也是一名男神。

于是乎,網友們瘋狂了,他們開始起哄,打開微博的回複,成片成片的“在一起”看起來就好像複印機出現了問題,複印出了一堆堆一模一樣的東西。

潘越余覺得自己好無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于是他也發了一條微博,附上了一張相片,那是他與姚甜甜的合影。他只附上了一句話:我們很幸福。

這一條微博就好似一劑強心劑,讓姚甜甜頓時幸福感倍增,也難得地安生了好一陣。

潘越余原本以爲,這件事情就會這樣過去了,可他低估了女人們的戰鬥能力。

姚甜甜在姜韶何出現之後,熱衷于發她與潘越余的合照,不要錢一樣地秀恩愛。在一條提及他們相戀兩年的微博下面,姜韶何竟然回複了:你有沒有注意到,他一直十寶貝的手織圍巾已經有些年頭了,怕是用了五六年了吧,那應該是他心愛的人送的。

于是姚甜甜爆發了,在微博裏面瘋狂地將這一句話秀出來,指責姜韶何是第三者。

女人對細節真的很敏感,這讓潘越余佩服不已。

盯著電腦,他冷眼旁觀,過了好一陣,衆人才發現回複姚甜甜的微博是一個小號,只是起了與姜韶何很類似的名字,然後換了一個一樣的頭像而已。很快,就有人指責姚甜甜是自導自演一場無聊的鬧劇。

他看著震動不停的手機,只是從煙盒裏面取出一根煙來,點燃,將煙霧深深地吸進肺裏,任由其在自己的身體之內肆意徘徊。

他突然開始想,自己是不是該換一個安安靜靜的女朋友,這樣自己還能偷得悠閑。

在他發呆的期間,他收到了一封私信。是姜韶何發來的,她說:攻擊你女朋友的微博是我發的,那個小號也是我創建的,女人都是敏感的,我知道她一定會想到是我。我這麽做只是不希望你與這樣膚淺的女人在一起,你該碰到更好的,你們並不合適。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氣。

潘越余扯了扯嘴角,笑了出來,肩膀劇烈顫抖。他將這一條私信截圖,然後發了一條微博,只放上這一張圖片,什麽也不說。

瞬間,質疑聲四起。

過了許久,他收到了姜韶何的回複:算我看錯了你。

這算是姜韶何承認了。

潘越余則是很做作地回複:或許你在別人看來是女神,可是,在我看來,只是欺負我女朋友的女人。

他知道,這樣回答,會讓姚甜甜安靜許久。他也知道,鬧出這件事情,會讓衆人眼中的女神,成爲令人唾棄的小三,還是未成功的小三。

隨後他關掉了電腦,一個人躺在床上抽煙,一根接著一根。

*

第二天一早,他開著車子,行駛了六個小時,回到自己的老家。在路上買了一束花,是純白的百合,代表最爲聖潔的友誼。

車子再次遠離市區,去到了郊區的墓地。在他的車子開進去的時候,他遠遠地看到了一輛銀色的跑車,他知道,那是姜韶何的車子。

低垂著眸子思量了片刻,他還是行駛了進去,最後捧著花束走入墓碑群中,尋找他熟悉的位置。看到那一塊墓碑前放著一束鸢尾,這證明之前姜韶何來過。

他扯著嘴角笑了起來,笑容慘兮兮的,這個女人,被其他人傷害了,才能想起還有人曾經真誠地對待過她。說來也是呢,只要被這個人愛過,與其他人在一起時,就會絲毫沒有被愛的感覺,失去了之後,才發現,這個人愛得是那樣的深。

潘越余走到墓碑前,看著墓碑上的清秀照片,與墓碑上的名字,眼中突然出現了一絲暖意。

潘越余很早就知道姜韶何,因爲她是自己鐵哥們肖楠追求的女孩子。肖楠爲她做飯,爲她織圍巾,對她無微不至。可惜,姜韶何卻不肯接受,因爲肖楠個子不高,家庭條件也一般。可是肖楠就像一個癡漢,對她至死不渝,不肯放手。

潘越余至今還記得,肖楠躺在血泊之中,手中還握著姜韶何的手機。他在給姜韶何送手機的途中遭遇了車禍,年紀輕輕,就這樣沒了。後來他才知曉,肖楠已經去過了姜韶何的公寓,卻又折返回來。也不知是不是看到了什麽,或者是被姜韶何冷嘲熱諷了什麽,肖楠這樣堅強的男人,才會在眼角挂著淚水。

心口狠狠地痛了起來,讓潘越余的表情變得扭曲,很快恢複平靜。男人最深的悲傷不是眼淚,不是瘋狂的發泄,而是平靜。

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沈默了良久,終于從自己的口袋裏面取出了一個手機,與花一同放在墓碑前,這是姜韶何的手機,一直在他的手裏。

他,做出了這一切。

“我讓她在意你了,她意識到你的好了。”

寂靜的墓地,飄蕩著寂寥的風,吹落了一地的敗葉殘花。高大的老槐樹伫立在紅塵一偶,長年注視著這裏最悲傷的風景。

安息吧,這一場單方面深愛的戀情。

潘越余錯愕地看向姜韶何,良久沒有說出一句話來。時間的沈寂,就好似尴尬的開啓,讓姜韶何漸漸有些不自然。她也是衆星捧月的人物,很少主動與人示好,對于潘越余還是第一次。

她只是突然想起,在自己最爲彷徨無助的時候,看到的是潘越余那俊朗的模樣。她險些傷害了他,本以爲潘越余會撒手不管,誰知,他還會幫她,之後卻表現出對她絲毫不感興趣的模樣。

她突然意識到,潘越余在女人的世界裏面,等同于男神的存在,他是受歡迎的,與自己一樣。

“好不容易才習慣與一個女人在一起,輕易地換一個,會讓我有種半途而廢的挫敗感。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

這算是委婉的拒絕嗎?

姜韶何笑了笑,點頭:“好,我下次再約你吧,真是不好意思,這一次造成了你不美好的回憶。”

之後,姜韶何還了錢,潘越余則是請客。從始至終,兩個人都保持著友好的微笑。

潘越余回到酒店,在走廊裏面,遠遠地看見姚甜甜蹲在他房間的門口等他。見他來了,她突兀地站起身,直直地看著他,卻不說一句話。

潘越余走到門口開門,隨後問道:“要進來嗎?”

姚甜甜跟著進屋,剛剛進入屋中,就撲到了他的身上,給予了他濃濃的一吻。

姚甜甜比他矮一頭多,她只能拽著他的圍巾,這個奇怪的姿勢讓他有些不舒服,推開了她,這一舉動讓姚甜甜再次誤會,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她眼眶之中奔湧而出,就好似開了閥門的水龍頭。

潘越余忍不住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扯掉圍巾,脫掉外套,隨後將她圈在自己的懷裏,吻著她,直至移動到屋中的床上。

一夜雲雨,幾乎未眠。

初遇姚甜甜的時候,他還是一名大三的學生。

寒假過去,他拎著一堆特産回來,下了出租車,他將大批的行李放在校門口,打電話給自己的室友,讓他們來接自己。

這時,有個女孩子突然拎起他一包東西,拔腿就跑。潘越余十分錯愕,好在他長腿長腳,不出片刻就抓住了她。那個女孩就是姚甜甜,她說:“如果我不這麽做,這麽帥的學長恐怕永遠不會注意到我,我會十分遺憾的。”

潘越余覺得哭笑不得,在衆多追求自己的女生之中,在姚甜甜名字的旁邊特意做了記號,這個女孩子比較有趣。

那時的姚甜甜還是一個十分甜美的清秀女孩,與他在一起之後,她漸漸迷失了自己,開始迷戀上了化妝,前一陣子還去美容院隆了鼻子,腫了好久的臉,鬧得他們兩個人好久不能見面。

歸根到底,與男神在一起,也會覺得自卑,所以拼命補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