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七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寶回學校後,去了教室上晚自習。

這次她去請假,班主任倒爽快的答應了。畢竟只有半個月就期中考試了,林燦說過考試結束會自己退學。

姜寶坐下後拿了書本開始翻閱,之前林燦缺了太多的課,這些書本都是新的。

姜寶翻得很快,她不是複習,而是了解高二學科的深度和範圍。

MIT是理工科名校,每個在校本科生除了自己相關的專業課,還必須修單元微積分、多元微積分、生物學、電磁學、化學、力學六門課。

姜寶的所有評級都是A。

網絡上傳聞中整亮燈的自習室有些誇張,一般就到淩晨兩、三點而已。

這些學科和高中理的物理化都有關系,只是專業度更高,難度加大。

姜寶的基礎打的好,所以高中的知識點很簡單。

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她有信心在期中考試拿高分。

畢竟她擅長應付各種考試。

姜寶的父親年輕的時候,精力都用在生意和女人上,老了半退休狀態反而對子女苛刻了起來。

他不允許姜寶說否定的“我做不到”,或者是模棱兩可的“我盡量”。

回答必須永遠是“我可以”。

不過這在其他人看來,姜寶簡直就是走馬觀花的在‘玩’書,這是來自一個學渣的裝逼。

姜寶有喝咖啡的習慣,基本上每天要喝兩杯,第一節晚自習下課,她就去了一樓的自動販賣機。

她一般都喝埃斯美拉達莊園産出的咖啡,要保持在水溫93度的手沖,不過現在只有雀巢速溶灌裝。

姜寶也沒有挑,自從吃了兩天燒餅,她覺得好像所有的食物都可以嘗試下,人的適應性很強。

周紫怡這幾天一直心裏不安,她害怕林燦真的會去舉報是自己推她下水。

如果鬧大,那她可能會被學校勸退。

當時她們幾個人,也只想讓對方變成落湯雞出糗,沒料到林燦居然不會遊泳。

後面對方被送去醫院,幾個人也嚇得不輕。

幾天過去了林燦都沒有行動,周紫怡這才緩過神,她要給人厲害看看,畢竟從前的林燦都是罵不還口的。

周紫怡拉了姐妹來找麻煩。

“是你啊,central park girl.”姜宝转头看到人,脱口而出。

鴨子今天穿了bbr的襯衣和同品牌的老爹鞋,看起來像是銷售業績很差的櫃員。

周紫怡頓時炸了,“你什麽意思啊,你這是不是在罵我?”

她聽不懂,就往最壞的詞去猜,頓時恨得牙癢癢。

姜寶轉過頭,背對著人。

她不願意和對方說話,吵死了鴨子。

周紫怡氣得不輕,要想和朋友抱怨對方的惡劣,就看葉瑩很認真盯著林燦。

“她喝東西居然口紅不沾杯?沒有弄花了唇妝,太厲害怎麽做到?”葉瑩一臉震驚的說。

她又在心裏補充,唇形也很好看。關鍵是靠著牆喝咖啡,居然氣場十足!這個pose也很棒!

作爲顔控,葉瑩簡直忘了自己是來找人麻煩的。

周紫怡提醒人:“那天陸闵可是和林燦親在了一起,給她做了人工呼吸!”

姜寶愣了下,開口問:“等等,你說我那天獲救,是因爲有同學對進行救助?”

周紫怡冷笑:“你現在知道是陸闵,心裏很爽是不是?”

姜寶用看弱智的眼神,瞟了眼人,聲音淡淡的說:“人工呼吸是對無自主呼吸能力人最常見的搶救手段,這不是親吻,就像是有很多外科手術會要求病人□□,這是爲對方安全著想,而並不是爲了觀察裸|體。”

周紫怡:“強詞奪理!”

“是你自己見識淺薄,那個同學肯對我進行緊急救助,只能說明他是很聰明而且熱心的人。”

葉瑩咳嗽了聲:“……其實我覺得她說得有道理,陸闵是挺聰明熱心的。”

她很喜歡聽人這樣的誇陸闵,而且林燦好像也和傳聞中不太一樣。

姜寶對人點了下頭,“你明白就好,那我走了。”

她還要繼續去看書,不想和鴨子說話。

周紫怡是當初在學校霸淩的幾個主犯之一。

根據對方今天的行爲,姜寶不難猜出這位曾經是怎麽樣煽風點火,讓學校裏的人孤立林燦。

他們的所作所爲,讓林燦在多年後,依然會抵觸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女,沒辦法和人正常交往。

林燦死了,這些殺人犯並沒有任何處罰。

他們背景清白,像是沒犯過錯誤,多年後因爲成績不錯,有的還上了很好大學,甚至家庭幸福。

要說去原諒和讓對方忏悔都是沒有意義的,姜寶喜歡公平,那種感同身受的公平。

所以來日方長。

————

演唱會在晚上七點開始,姜寶吃完飯從學校出來。

她心裏抑制不住的激動,說不定馬上就能通過五哥回去。

自己已經受夠了捉襟見肘的日子。

她這次終于不用擠公交,預算充裕,她打了計程車。

姜寶在等車的時候,看到前面五米的地方,好像有人蹲在地上在寫字。

字體寫的很大,她看得很清楚:我好餓迷路了,求給點錢吃飯吧。”

女人的衣衫整齊,但看著倒是有幾分可憐。

要是從前看到,心裏不會有任何的波動,但是姜寶餓了兩天後能感同身受。餓肚子的滋味不好受。

她去經常光顧的攤位,買了兩個煎餅和一瓶水放在地上。

姜寶不是一個富有愛心的人,這樣做已經算破天荒了。

寫字的女人看了她一眼,聲音僵硬的說了聲“謝謝”,這姑娘是不是傻,誰要你買東西啊,給我錢啊!

姜寶轉頭上了計程車,她這樣的大小姐,自然沒見過這樣的騙局。

一群競賽班男生路過,剛好看到這一幕。

四中的學生家境都不錯,特別是火箭班的,更是比一般人傲氣。

“這不是上次陸闵救得那個女生嗎,她是不是有病啊,這樣的騙局都信?”

“買吃?估計那個要錢的人懵了。”

“不過長得倒是挺漂亮的,陸闵你說是吧?”

走在最後的男生被點名,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

他個子很高,眉星目朗,讓這條街的很多穿校服的女生頻頻看過去。

———

姜寶從的士上下來,天已經暗了下來。

她和趙淵清聯系上,幾個人就去找黃牛拿票。

約定的黃牛是個三十歲的中年男人,她們過去的時候,那個角落已經有二十多人了。

基本都是年輕的小姑娘。

姜寶覺得不太對,對方手裏有這麽多票嗎?畢竟這是個小型的演奏會,座位一共都才幾百。

……趙淵清說對方在黃牛界很有口碑,她們已經預付過欠款了。

如果被騙了怎麽辦?姜寶是無論如何都要見到自己五哥的。

中年男人清點人數,都到齊了,笑著說:“你們放心,我有自己的特殊通道,一定能帶你們進去。”

他這麽說,本來騷亂的人群漸漸安靜了下來。

距離開場還有五分鍾,黃牛帶著一群人從音樂廳的後門偷偷的潛了進去。

黃牛有工作人員做內應,但姜寶還是覺得不太對。

這是做賊吧。

三十幾個人躲在了安全通道,領頭的黃牛時不時的冒一下頭觀察情況,隨時伺機而動。

“現在大家要聽我講,還有一分鍾演奏會就開始,我喊‘沖啊’你們往前跑,我會給你們拖著保安!!如果沖不進去也不要著急,我會全額退款,下次和我買票九折!”

其他人紛紛表示了解,並且屏住呼吸做好了准備。

姜寶:“……?”

不不不,她不想這樣,只是准備買張票而已。

她還沒有來得及提出異議,黃牛已經喊了暗號,姜寶被人群裹挾著往前走了幾步,然後被趙淵清和另外一個同行的女生拉著往前狂奔。

……姜寶一臉懵逼的被拉入了演奏廳。

趙淵清喘著氣問:“你剛才一點都不積極!還好我拉著你。”

姜寶:“這樣沒問題嗎?”

趙淵清:“沒問題,不過只能站著聽演奏會了,現在都開始了,也不會再趕我們出去,哇,他彈琴真的好帥。”

全場燈光暗了下來,只有舞台上的區域是亮著的,姜微言穿著合體的白色西裝,音符從他指尖傾瀉了出來。

姜寶:“我覺得你們想得太簡單了。”

她的五哥这个人,真不好評价,去年还花钱买了个音乐野鸡奖,又让家里贴钱开巡回演奏会。

還有個很厲害的的經紀人。

姜寶沒有多想,她的氣還沒有喘順,突然進來了十幾個安保,在激昂的《克羅地亞狂想曲》中,開始對站著的人挨個的查票。

估計只要一首曲子的時間,就能把沖進來的人趕出去。

姜寶摸著黑往前走,她今天不能被帶走的,或許這裏有人沒來有空座。

姜寶走到了第一排,終于看到了中間有個空位。

她慌忙的走了過去,就要接近的時候被旁邊伸出的腳絆了下。

姜寶摔倒的刹那拽住了對方的衣領,然後屁股坐在了對方的皮鞋上。

好疼!

姜寶憤怒擡起頭,意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謝燎原聲音冷冷的問:“你居然敢跟蹤我到這裏?”

姜寶:“……?”

※※※※※※※※※※※※※※※※※※※※

以前

陸闵:“成績差的花瓶,呵。”

以後

陸闵:“爸爸,不不不,我要叫你祖宗。”

隨機三十個紅包

大家晚安,明天雙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