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六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她們上去後,車子後排坐了四個人,雖然有點擠,但比公交車好多了。

如果換成從前,林寶無法想象這個場景。

開車的曹行笑著說:“你們看起來是外地人啊,沒坐過這麽好的車吧。”

他開得是輛寶馬x系列。

姜寶:“……”

平時接送她的是勞斯萊斯加長幻影,後來太高調才換成相對了親民的林肯,她有幾輛跑車,不過擺在車庫很少自己開。

趙淵清尴尬的笑了聲,心裏吐槽這個家夥說話真討厭。

兩個姑娘沒開口,倒是車裏幾個的男人一直捧場,姜寶只覺得吵得要死。

原來人的適應性很強大,才一周不到的時間,自己的忍耐力提高的不少。

算了,看在對方請客份上,她已經很久很久沒好好的吃飯了。

電梯抵達三樓的餐廳,他們在大堂落座後。

曹行點完菜就又來了,眉飛色舞的說:“你們很少來這麽高檔的餐廳吧,今天有口福了呵呵!”

趙淵清微了下,“謝謝曹總。”

姜寶也說了聲“謝謝”,她注重私密性,基本都是選擇包廂,避開嘈雜的大廳,只是這家酒店的包廂要加服務費,也不能曹行准備好的打折券。

其實這樣也好,大廳人多安全。

姜寶謹記自己來的目的,菜上齊後不說話埋頭開吃,保持優雅的同時盡量提升速度。

這裏的味道趕不上她家廚子,和保姆的水平差不多。

許多事業稍有成就的中年男人都愛好灌別人酒,仿佛這是一種自己身份的象征。看吧,我讓你喝你就得喝!

曹行舉起了酒杯:“今天辛苦大家了,咱們走一個,特別是兩位美女,要是不喝那就是不給我面子。”

趙清淵有些爲難:“曹總,這酒得有四十多度吧,我真不能喝,不然待會兒回不去了。”

“回不去怕什麽,不是有我們嗎?”一個男職員說完,桌上幾個男人紛紛暧昧笑了起來。

“……”

姜寶放下了筷子,她已經吃飽了,再留在這裏會消化不良,轉頭的趙淵清說:“我想去買個東西,你陪我一起去吧。”

“哦,當然可以!”趙淵清也站了起來,非常懊惱來這裏。

“這才多久你們就要走?太不給面子了吧。”曹行很意外,也站了起來。

———

謝律凡從酒店房間下來找東西吃,一眼就鎖定了大廳的兩個小美女。

特別是右邊穿白衣服的姑娘,是那種清純系的,和昨天晚上的女人不同。

謝律凡徑直的走了過去,搭讪說:“你好美女,我剛好要吃飯,一起嗎?”

趙淵清搖了下頭:“不用了,我們剛剛吃過。”

“你先別著急拒絕,其實我是……”他報出名字和家室,一半那些女人就會黏上來,只是謝律凡只話說到一半被人打斷了。

曹行激動的說:“謝總是你啊!真是好巧!”

“你是誰?”謝律凡有些不爽的問。

“我是‘‘多熱科技’的小曹啊!上次你見過的,您說會考慮給我們公司投資,現在您覺得怎麽樣,其實我們公司特別的有前途!”曹行激動的說。

姜寶:“……”

謝律凡不以爲意,打量姜寶的視線不加掩飾,又問:“這兩位是你們公司的員工,挺不錯的。”

“是和我們一起工作的同事。”歡迎一頓,曹行又催促說:“還不快和謝總打招呼,你們知道這是誰嗎?”

姜寶:“……”

她很少回國,所以國內認識的人寥寥,萬萬沒想到碰到的第一個熟人是這位。

當初她大哥還想把謝律凡作爲結婚對象介紹給她,不過兩個人只是在公共場合說過幾句話,姜寶對人沒興趣。

謝律凡名聲不好,喜歡玩女人還是個草包。

他大哥和二哥多年不和,大哥在爭權中敗下陣,卻也時不時的處理刷下存在感。二哥沒有子嗣,大哥認爲老二卸任集團得讓自己的兒女繼承。

可偏偏他二哥看重了她……于是老大就一直想把她嫁人打發走。

謝律凡是名人,弄出的動靜圈子裏無人不知,大學畢業後就開搞金融和地産,開始是投資一家香港的公司,金融業說白了是聰明人的賺蠢人的錢,謝少爺不出意外交了智商稅,被人做圈套虧了十幾個億。

第二年又不死心又投資房地産,然後又虧了二十多億……

不過最厲害的還是謝律凡能和他爸在董事會打了起來,所有人驚呆了,也因爲這樣讓老謝對寄以厚望的長子徹底失望,老二成功上位。

說起來姜寶和謝家的老二是高中校友,倒是一直關系不錯。

國內的計劃生育很有意思,很多富商最多只能有兩個孩子,很多都是獨生子女,養歪了得完蛋。

不像是他爸生了五個兒子,在數量上有絕對優勢,還心大的放任兒子爭權。

姜寶不想理會人,轉頭就要走卻被謝律凡攔住了,對方笑著說:“我才來你就著急走幹嘛,和我說說話呗。”

曹行也連忙說道:“是啊,這是謝總擡舉你!”

姜寶沒想到這家夥私底下這麽不檢點,她幾次走都被人攔住了,頓時臉色挂不住,壓低聲音說:“請你讓開。”

“我就是不讓。你和我喝酒,以後來這家酒店吃飯開放都可以挂我的賬。”

姜寶:“我和謝燎原是朋友,請你放尊重點。”

她也是對這個潑皮無可奈何,只好搬出對方弟弟的名字,期待人能理智一些。

謝律凡先是怔了下,然後笑了起來:“你是謝燎原是朋友?你爬過他的床?,剛好他也在,我把叫出來。”

姜寶:“……”

果然是瘋狗。

謝律凡對旁邊的曹行使了個眼色,讓他看住人,兩分鍾後他再回來就拉了個年輕的男人。

姜寶沒想到謝燎原真的這個酒店。

她和對方關系還過得去,但是現在林燦的臉對人是陌生。

謝律凡也不嫌棄事情大,笑嘻嘻的又說:“這個女人你認識嗎?”

他仿佛抓到了對方的痛腳,十分得意。

姜寶快人一步說:“您好,我和姜寶是朋友……我見過你。”

謝燎原掃了眼,差不多能猜出來大致發生了什麽,畢竟同父異母的兄長一直似他爲眼中釘。

“走吧,我送你們出去。”謝燎原說。

謝律凡:“他媽的誰讓你走的?”

“你如果想把事情鬧大我無所謂,要我通知更多的人嗎?”謝燎原聲音有些冷。

謝律凡還是有些忌憚,到底沒有攔著人。

出了酒店,姜寶說了聲‘謝謝’要溜,卻被謝燎原攔住了。

“你等一下,我有事情問你。”

姜寶想了下,讓趙淵清先走。

謝燎原又問:“你在哪裏見過我?”

“……一張學校背景的照片,你和姜寶的合照,我猜你們關系不錯?”

謝燎原愣了下,原來她還保留著那張照片,開口又問:“是在美國的看到的嗎?”

他打量著眼前的女生,對方不太像姜寶會交的朋友類型。

姜寶猶豫了兩秒,硬著頭皮說:“不是,是幾年前她去甯夏旅遊,我們意外認識的,之後聊了一段時間,她發給我的照片裏……有一張是和你的合照。”

謝燎原想了下,姜寶倒是去過甯夏一周,也不是沒可能。

“哦,原來是這樣。”

姜寶松了口氣,又問:“對了,她現在怎麽樣……我有次手機不小心丟了,沒了她的聯系方式。”

她心裏有疑惑,畢竟最近發生的事太過于詭吊,也懷疑……會不會真正的自己出了意外。

謝燎原:“她應該挺好的。”

“哦,這樣啊。”看來這個人什麽都不知道。

姜寶開始糾結,要不要找這個人聯系自己二哥,這樣或許事情馬上有轉機。

她不相信任何人,這次因爲她自己搞不定,所有人裏面,相對起來更傾向于二哥和五哥。

她和謝燎原有點交情,但是關系沒到可以完全信賴的地步。

謝燎原打量著眼前思索的人,念頭一閃,覺得表情莫名熟悉,“今天的事情不好意思,讓你受驚了,你要去哪裏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謝燎原堅持:“還是送你吧。”

這件事有些怪怪的,總覺得有隱情。

姜寶想了下,選擇她坐上了車,然後給對方戴高帽:“姜寶和我說過你很有熱心,謝謝。”

謝燎原又問:“她和你提起過我?她還說我什麽?”

姜寶:“不多……也就是順口一提。”

“這樣啊。”謝燎原應了聲,就再沒有開口,車裏變得安靜了起來。

姜寶糾結了一路,還是沒決定好要不要和人求助。

或許她可以給謝燎原許諾,以後會勸服二哥盡量支持他……姜家和謝家也有不少商業往來。

但是這家夥和她大哥的關系,好像也不錯。

謝燎原靠邊停了車,開口問:“你看起來心事重重。”

姜寶回過神,想了下說:“我害怕那個人再找我麻煩,你可以留個你的聯系方式嗎?我可能會有事情拜托你。”

謝燎原看著人,像是在思索對方說這句話的目的,兩秒後他還是鬼迷心竅的報出了一串數字。

十一個數字排列的組合,姜寶聽了一遍就記住了,但她還是掏出手機保存了起來。

她下車和人道謝,這才走進了學校。

姜寶晚上躺在床上,再次打開了郵箱。

雖然說她打不進去自己的手機,不過卻申請了新的電子郵箱。

她發了郵件給自己,今天是第六封信,而前面的已發送的五封依然顯示是‘未閱讀’的狀態。

姜寶再次思考要不要賭一把去請求謝燎原幫忙。

她把利弊都分析了一遍還是沒主意,決定還是等這次的工作結束再說。

三天後,姜寶拿到了11700的工資,也還清了問趙清淵借的錢,並且讓對方轉交100給經紀人,還了替自己教的話費。

手裏好歹有了點錢,總不至于生活成爲問題。

姜寶思考了兩天,終于想了一個折中的法子,她可以不告訴謝燎原實情,而是請求對方幫忙搞定自己去美國的簽證。

只要見到二哥,接下來一切就都好辦了。

姜寶根據謝燎原的號碼,加了對方的微信,這是她好友列表第二個聯系人,還好對方通過了驗證。

她倒是發了幾條消息,對方也都回複了。

姜寶早上突然腦子靈光閃現,問了對方一個問題:你覺得姜寶人怎麽樣?

那邊幾乎是秒回:臭屁又謙虛。

姜寶點進去對話框就愣住了,這算是什麽回答?而且有這麽形容女孩子的嗎?

她沒有再理會人。

幾個一起來做兼職的姑娘拿了工資都很興奮,雖然只有姜寶的四分之一也很不錯了!

趙淵清笑著說:“這樣我就可以去看姜微言的演奏會了。”

姜寶懷疑自己聽錯了,又問:“你說什麽?”

“姜微言啊,長得賊帥的混血鋼琴家,明天就是他的演奏會,我們沒有買到票不過找好了黃牛,而且票價不貴。”

“是啊,而是手超級漂亮,不去演偶像劇可惜了。”

幾個姑娘一秒進入迷妹模式。

姜寶拿出手機在網上搜索了下,果然明天有她五個的演奏會!而且就在這個城市!

她的五哥雖然是正兒八經音樂學院畢業的,但不出名,基本上舉行演奏會也是家裏出錢支持。

在國外門票賣的相當一般,基本都選擇幾百人的小型演奏廳。

沒想到在國內居然小有人氣,靠著一張臉還有應援團?這次的幾百張門票不但平台全賣完了,還能有黃牛!?

姜寶心裏燃起了希望,如果能見到五哥也許一切就能迎刃而解!首先她要進入演奏廳!

“那個……黃牛票多少錢,還有嗎?”

趙淵清說我幫你問問,兩分鍾問到才又說:“還有,你明天直接和我們過去就行了,門票480塊錢。”

姜寶怔了下,居然這麽便宜?

這個時候手機震動了下,有人發來了新的消息,她微信總共就兩個好友,找淵清和她在說話,只能是另外一個了。

謝燎原: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求我?

姜寶秒回:沒有,你是個好人。

收到消息的謝燎原:“……?”

對方幾次找他聊天,明顯是有意圖,現在是發了好人卡?

※※※※※※※※※※※※※※※※※※※※

謝燎原:是個臭屁的人

姜寶:友盡

大家晚安

隨機二十個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