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十八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宝视线环视一圈正在笑的人:“笑的像鸭子叫, 难听死了。”

旁邊的人:“……”

拿着成绩表的班长被同学围了起来, 姜宝在包围圈外面, 她不太想和人去挤。

她等了两分钟,心想这些人真的够了, 看完了还不走,居然还原地讨论了起来。

“林灿,四班的, 不是同名同姓。”

“她居然考了這麽高?沒有搞錯吧?”

“我的天啦!”

姜宝听见有人念自己的名字,也有些急了, 她往前挤了两步:“我是第一吗?”

被她這句話嚇到,大家讓出一條路。

班长抬头,很自然的把成绩表递给人,小声说:“那个,林灿同学, 你考得很好。”

坐在最前面几排的资优生, 向来是以成绩区别待人。

他們現在看著姜寶,仿佛對方是發著光的菩薩。

姜宝低头看了一眼,排名首位的并不是“林灿”, 顿时觉得晴天霹雳。

對她來說,第二和最後一名並沒有實質的差別。

陆闵, 这个说她无知的家伙居然考了第一。

姜寶很艱難的視線往下移,再第二順位看到了“林燦”的名字。

她第一次遭遇考试滑铁卢, 非常沮丧的说:“烂透了。”

其他人:“……!”

全年级第二, 全班第一的排名叫烂透了?你让别人怎么活?

姜宝也没心思和搭话的人聊天, 她边走边耸着肩膀笑出了声音:“呵呵,第二名,真是太可笑了。”

她不但嘲諷別人,有時候還會嘲諷自己。

衆人:“……”

大神你別這樣行嗎?這是逼我們去死嗎?

第一節課是班主任的英語課,王珊在講試卷之前,先對這次期中考試做了個總結。

不過以安慰打氣爲主,畢竟大部分同學都考得不怎麽樣。

“這次試卷超過了你們學習的範圍,模擬了高考的難度,這也是爲了讓大家有目標奮鬥。考不好很正常,還有兩年的時間,同學們不要氣壘!”

話音一頓,她又說:“期中考試第一名總分675,我們班的林燦排名第二,她考了664分,理綜294、數學148,這兩科都是全年級第一,英語145和陸闵並列第一。”

班上的同學紛紛看過來,在許多人都沒考及格的情況下……林燦是怎麽做到幾門課接近滿分的?

要知道她平時都不怎麽來學校的!讓不讓人活了,學霸高二做高三的卷子都能超過一本線那麽多。

有些人反應過來,這不太對,姜寶幾門這麽高,但是她總分好像有點低。

下課後成績表在全班上傳閱,衆人恍然大悟,林燦的語文77分,格外的醒目。

大部分人語文都會及格,這分數低的太不正常了,特別是在她其他科目都是第一的情況下。

姜寶在國外長大,對于繞著彎的閱讀題和論述題都靠猜,文言文連猜都沒有方向了。

作文寫的一塌糊塗,還有錯別字。

她運氣好,這次蒙對了不少選擇題,不然分數更低。

“你語文就考了這麽點?”班長好奇的跑過來問。

自己這次考了全年級四十,全班第二,這已經很不錯了,畢竟學校有火箭班。

不過和林燦比起來,也不算什麽。

姜寶轉過頭,她語文成績是很差勁沒錯,但也不能容忍別人笑自己,“我總分比你高出一門課。”

班長:“……!”

他只能默默捂住胸口回到了座位。

姜寶記住了陸闵這個名字,排在她前面。

她大學的時候,有個男同學跑過來和她表白,說我好幾次考了第二名,你對我應該有印象,我的名字在你下面一個。

姜寶說我從來不看下面的名字,她向來都考第一,對方傷心而去。

這次期中考試,排名五百名開外的林燦,突然沖到了第二,很多人大吃一驚。

畢竟基本上全年紀前十就是固定那幾個人,每次換換名次而已,除了固定第一的陸闵。

普通人不好相處,那叫做自閉,普通人說話不好聽,那叫孤僻。

但是放在大神身上那很正常了,統一叫做逼格。

對于優秀的人,大衆允許他們的不同。

本來人緣相當一般的姜寶,數學卷子發下來後,課間桌子圍滿了七八個人。

班上的資優生都是誠心來請教她數學最後一個大題怎麽做。

據說全年級對了的才三十多個人。

姜寶很不喜歡別人麻煩自己,還是拿出紙筆。

她顯然不是好老師,只是把步驟列在草稿紙上,“就是這樣。”

一群人相互懵逼。

“那個……不太懂,這個公式有點陌生。”

姜寶:“我寫得很清楚了。”

數學老師走了進來,有人拿著姜寶寫出的答案去問。

這次數學最後的大題也超綱太厲害了,連著答案都看不懂!

老師看完後也很意外,姜寶步驟簡化很多,但是她用的是高等代數,這得是大學數學系的範疇……

他昨天批到這張試卷,當時就覺得很奇怪,對方每道題的答案都是對的,但是並不是用課本上的方法。

他以爲是火箭的學生,沒想到是四班,這個女生自己沒注意到。

對,好像是以前經常缺課不在學校。

“林燦的解題思路,一般大學才會接觸,同學們可以用其他方法。”

衆人:“……”

數學老師笑著問:“林燦你的數學很好,自己喜歡研究?”

姜寶點了點頭。

數學老師低頭看了下對方的其他科目,理科幾門都非常優秀,讓人詫異的高分。

如果不是語文考砸了,應該還能壓陸闵幾十分。這是清北的好苗子,也很適合學科競賽。

數學老師和藹的又說:“你晚自習來我辦公室一趟,老師有話和你說。”

這句話下午其他幾門理科老師也都說了一遍,讓林燦晚自習來辦公室一趟。

畢竟是單科第一,而且還是殺出來的黑馬,關鍵對方很多解題思路都很有意思。

———

中午。

姜寶從食堂走了出來,她覺得已經習慣了這邊難吃的飯菜。

不過今天不是她一個人吃,班上好幾個同學都主動來坐在她旁邊。

學校也就是那麽回事,有無數的小團體,基本上成績好的一個圈子、家室出衆的一個圈子,喜歡打架逃課的一個圈子。

姜寶一躍成爲了成績好圈子中心人物,畢竟一般全年級三十都在火箭班。

她的試卷被反複的傳閱,扣分的原因也不是主觀性的,而是沒有按照規定步驟,省略公式沒寫才扣了幾分。

四班的班長張哲開始看不慣林燦每天請假,現在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

他還約姜寶一起去自習室,共同進步,然後被對方無情的拒絕了,還附帶一個白眼。

周紫怡晚上才來學校,畢竟上次的事讓她丟了臉,所以暫時低調了幾天。

她遠遠看著被衆星捧月的人,心裏非常不忿。聽別人說姜寶考了第二,這怎麽可能?

畢竟她讓火箭班的人傳答案,也沒有考這麽高的分數……所以這一定是作弊,只是別人不知道而已。

姜寶注意到旁邊目光不善的人,她交代一邊喋喋不休的家夥:“你現在把陸闵給我叫過來。”

張哲緊張的問:“你要幹什麽?不會又要打架吧?那可是男的”

對方上次在校門口打架,才受了處分。

姜寶:“少啰嗦,快去。”

“哦,好的。”

這是場大神之間的厮殺?張哲想一想還有些激動呢!畢竟林燦好像對排名第二很不滿意。

不過她完全有第一的實力。

作爲迷弟的張哲連忙朝著教學樓跑去,他一定會把陸闵叫來。

姜寶帶著剩下正懵逼的幾個人,朝著周紫怡走過去。

周紫怡皺了下眉,轉頭就想走。

姜寶上前一把拽住了手腕,“往哪裏跑?”

“你這個神經病,放開我。”

姜寶:“真是一點耐心都沒有,我們不是好同學嗎?”

旁邊的人面面相觑,這兩個人絕對不是好同學,周紫怡經常在班上嘲笑林燦,說對方的是非。

比如說林燦爲了錢去做……

因爲這樣,前面幾排成績好的同學對林燦印象很不好,坐在後面兩排平時不讀書的,也不想得罪周紫怡那個小團體,也不怎麽搭理林燦。

這樣造成了林燦被全班孤立的局面。

全班去孤立一個人,那在外人肯定是對方有錯,接下來整個年級都有了傳言。

不少女生跟風去嘲諷,還有無聊的男生故意攔住林燦,問她還是不是處|女?是不是有過很多年紀可以當叔叔的男朋友?

如果是姜寶會直接讓Alva撕爛人的嘴,但是林燦卻被迫陷入了漩渦中,一直沒走出來。

———

陸闵正在教室睡覺,被人叫醒後,一臉的不耐煩。

他再聽說是林燦有事找他,猶豫一秒後,站起來走了出去。

這次對方居然考了第二,真是讓人非常意外。

火箭班的幾個人面面相觑,這是什麽情況?難道是叫出去表白?

林燦?不是說名聲不好嗎?不過這次那個人的成績進步可真大啊,他們一個班的人很意外。

顧時也收到消息,從籃球場跑了過來。

林燦爲什麽找陸闵啊,她不應該找自己嗎?

考試成績出來後,他在倒數第一看到了自己,卻沒有在倒數第二看到林燦,當時就覺得非常失望。

林燦開挂了吧,居然比陸闵就低了十幾分?

那個叛徒,難道和他齊頭並進不好嗎?

陸闵走了過來,他後面還跟著幾個火箭班的男生。

顧時也帶來的籃球隊的人。

畢竟陸闵和林燦,目前都是名人,這樣的熱鬧誰不想看?

很快這邊就浩浩蕩蕩的圍了一大群人。

姜寶看著陸闵,開門見山的問:“你他媽喜歡我嗎?”

陸闵:“……?”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氣,這告白也太直接了吧!好剛啊!

“你不喜歡我,嗯,我也不喜歡你。”姜寶把周紫怡拽了過來,又問:“陸闵,那你喜歡她?”

陸闵:“不喜歡。”

姜寶笑了起來,她憐憫的看著周紫怡:“現在你都聽見了吧。”

周紫怡仿佛心髒被狠狠的拽住了,她想跑卻掙不脫,對方的力氣很大。

姜寶又說:“陸闵她喜歡你,因爲這樣才诋毀我,你應該早點和她說清楚,比如沒有我你也不會看她一眼。”

陸闵看著周紫怡:“你太過分了,我很討厭這樣的行爲。”

旁邊的人也竊竊私語。

“難怪說一直有林燦不好的傳言,原來是因爲這樣啊。”

“天啦,她以爲自己是誰?”

周紫怡一瞬間仿佛産生了耳鳴,她就算再囂張,也是個17歲的女生。

沒有什麽比被喜歡的人當衆說‘討厭’更錐心。

她慌亂之間,大聲的說:“林燦這次考試是作弊的!說不定她提前拿到了試卷。”

這句話惹來了哄堂大笑。

如果成績才出來這麽說,可能有人還會懷疑,可是各科的老師都誇了人。

說林燦腦子靈活,功底紮實,這可不是作弊就能寫出來的答案。

姜寶看著人:“我是不屑作弊,不過你倒是抄了別人答案吧,賊喊捉賊。”

周紫怡:“你憑什麽說我?”

姜寶:“這還用我說,你每天不是勾心鬥角就是玩樂,腦子能裝得下有用的嗎?”

有人小聲的說:“是啊,每次都給別人錢作弊。”

“讓別人發答案。”

圍觀的人議論了起來。

周紫怡的臉都紅了,姜寶看她的那種帶著戲谑眼神,讓她覺得猶如芒刺在背。

她梗著脖子說:“就算你成績好又怎麽樣!我以後未必比你混得差!比爾蓋茨他可是世界首富!還不是中途退學了!”

姜宝笑出了声音,不可置信的看着人:“你这个蠢货到底有多无知? SAT 满分是1600,他考了1590,排名在0.001%以前,还有,你先考个哈弗再说吧。他可不需要作弊。”

周圍爆發出哄堂大笑,主要是姜寶說話的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簡直太氣人了。

姜寶:“考試作弊的是你,作風很奔放的是你,在背後诋毀人的是你,哪怕再愚蠢也適可而止吧,不然會傳染別人的。”

話音一頓,她靠近對方耳朵,小聲的又說,“這次換你被孤立。”

顧時本來就偏心林燦,這下更看周紫怡不順眼,他冷著聲音說:“以後有活動,都不許帶這個女的。”

姜寶在那樣的圈子長大,自然不會多善良。

對這個人來說,沒有什麽比被孤立更殘忍,再說了,她都沒有故意诋毀這個家夥,說得全部是事實。

現在的林燦成績好,又有姜家小姐這個富貴朋友,情況完全被逆轉。

姜寶沒有再看哭著跑掉的人,轉頭看著陸闵,想到這個家夥還算配合,開口說:“算了,你走吧,這次放過你了。”

所有人:“……”

大小姐,你怎麽能這麽理直氣壯?

姜寶看到了陸闵就來氣,這個人居然比自己考得好。

不過不要緊,這只是暫時的。

她離開後,馬上拿出手機給Avla打電話,“你去給我找幾個語文學家給我補課,我要最好的,越快安排越好。”

Alva:“好的。”

姜寶悻悻然挂斷了電話,轉頭就看到跟在自己後面的兩個人,她皺眉問:“怎麽你們跟來了,是想找麻煩嗎?”

陸闵、顧時:“……”

顯然不是啊,這個家夥說話可真是別具一格。

還好他們都習慣了。

很多和姜寶相處的人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犯賤故意找氣受。

不過仿佛有種魔力,還是忍不住去和人親近,精神不斷的拉扯。

讀書的時候,分到和姜寶同組的同學,雖然過程會無數次懷疑人生,但是最後能一定拿到A,下次也不由的想和對方一組。

工作以後,下屬會常常覺得在自取其辱,人格受到诋毀,但是看到工資和獎金也沒人提出離職。

陸闵小聲的說:“你要補習語文,不過語文學家不一定管用,或許我可以幫你。”

姜寶懷疑對方在諷刺自己,不過觀察他的表情又不像,這才說:“暫時不需要。”

陸闵:“我們可以交換個聯系方式,你下次找我……會方便很多。”

姜寶猶豫了下,把手機拿了出來,“可以。”

陸闵松了口氣,他很擔心對方一口回絕掉。

顧時舉起手:“我也要!我也要!”

姜寶已經把手機收了起來,“你就算了,你話太多了。”

顧時:“……?”

怎麽還搞歧視?

姜寶走了以後,顧時慘兮兮問旁邊的人,“我要抑郁了,憑什麽區別對待,你能把她號碼給我嗎?”

“這是當然了。”陸闵說。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陸闵很爽快的把號碼給了人,這才轉身離開,顧時存好了號碼,興高采烈的撥了過去,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他故意壓低聲音說:“嘿,猜猜我是誰?”

回複他的是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正經又不缺親和力。

“你好,這裏是全國24小時危機幹預熱線,本次通話免費,可以高效解決你的心理問題,請問您有什麽困惑?”

顧時:“……”

老陸爲什麽給他這個號碼,這次自己真的抑郁了。

———

姜寶當天晚上去了辦公室。

數學老師和物理老師同時問她,有沒有興趣參加競賽,這麽好的腦子。

不過有點晚了,這都高二了。

姜寶最終選擇了物理。

數學老師很失望,不死心的問:“你爲什麽不選數學?”

姜寶回答的坦然:“因爲物理更加簡單。”

她拿過物理國際賽的第一名,走過的路,自然覺得更容易。

旁邊的物理老師有些笑不出來了,是因爲覺得容易才選的嗎?

姜寶查過mit每年的招生,國際生大概全球有100個左右,但是大陸地區錄取的就一兩個,有時候沒有。

這不但需要學習好家庭背景不錯,還需要很苛刻的簡曆,現在開始准備難度很大。

不過mit每年還會錄取部分競賽金牌得主,自己也不是沒機會。

不能上麻省,還有其他的滕校可以讀,總之那些學校都很重競賽獎牌,如果能拿到國際賽第一。

姜寶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如果自己很長一段時間只能當‘林燦’。

圈子裏學曆很重要,頂級名校優秀畢業生的頭銜,和富二代的身份一樣的稀缺管用,都能錦上添花,獲得人脈資源。

考慮到這個方面,她必須要讓林燦的簡曆變得優秀起來。

物理老师把几本竞赛的入门《專題精编》、《程书》给了姜宝,“现在参加比赛有点晚了,不过你有兴趣先看看吧。”

姜寶:“這些我不需要,今年的競賽已經過了,等到時間你通知我吧。”

物理老師看了很久人,想了下找出兩張試卷遞過去,“這個你周末做完,下周給我。”

“也好。”

———

Alva很高效率的找來了語言文學家,對方是z大的中文系教授,這個周末開始上課。

才一個上午,姜寶就和那個教授大吵了起來。

這位請來教授參加了很多文學類的書籍編寫,本來想著能高價請他上課,一定是很有文學造詣,哪怕是個高中生。

事實完全不是這樣。

一個小時後,教授一臉震驚的問,“你怎麽什麽都不懂呢?我讓你寫作文,你這是什麽?”

姜寶的脾氣更大,這個老師什麽都不說,一來讓她做閱讀理解和寫作文,而且比上次的語文試卷還難。

“這就是我的作文!好了你不要糊弄我,快用最高的效率教會我!我可以加錢!”

教授雖然拿了高薪,但也自持文人身份,頓時覺得受到了羞辱,他皺眉說:“你這是什麽態度,你的文學素養太差了,初中生都比你好!真是太好笑了。”

姜宝:“你才好笑,You are fired!”

林燦在旁邊看著,眼見教授氣沖沖的走了,也沒能勸住。

她也不敢說,她也不敢問,低頭接著做數學試卷。

姜寶覺得思路不太對,又讓Alva去輔導班找老師過來。

不過高中的輔導班很少有針對語文的名師,基本都只是補習作文這一項。

姜寶想了下,拿出手機打給了陸闵,開口問:“你這次語文考了多少。”

陸闵看到來電提醒,就猜到了對方的目的,一點都不意外。

“140分,全年級第一,被我說對了吧,語文學家不管用。”

姜寶:“ok,把你的老師介紹給我。”

陸闵笑了起來:“我沒有老師,語文學習都是平時的積累,老師只能起一個輔導作用,你要多看文學書籍、多聯系思考,語文這門課就是要求文采和分析能力,其實並不難。”

姜寶:“說人話。”

陸闵:“……我可以介紹一些書給你,好像你的底子不太好,不然我們見一面?我也不知道你程度怎樣,我會帶兩套卷子給你做”

姜寶想了下:“可以。”

她能考第一名,除了有極高的天賦、十二分的努力,也從來不故步自封。

除了會請最頂尖的名師,也經常和優秀的同學交流,方法很科學。

姜寶把人約在了酒店附近的咖啡廳,剛好對方離得也不遠。

下午五點半見。

———

這個月底就是數學競賽的決賽,最近陸闵周末都在集訓。

下午結束課程,陸闵收拾好了書本往外走。

同班有幾個人約他去吃晚飯,都被他回絕了,培訓班一樓就有家書店,有賣教輔資料。

他挑了一套高中語文試卷,想了下,又挑選了套初中的試卷。

兩個約好的店在市區,人流量很大,陸闵走進店裏的時候就覺得奇怪。

咖啡廳當街,但是裏面沒有客人。他也沒有多想,挑了個一樓靠窗的桌子坐了下來,這樣對方一進來就能看到自己。

陸闵沒有等來姜寶,倒是等來了培訓班的幾個女生。

她們路過看到了坐在落地窗邊的人,眼睛一亮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不過剛推開門,就被服務生攔下來了。

“對不起幾位客人,今天晚上這裏被人包了下來,暫時不對外營業。”

爲首的女生愣了下說:“可是,他怎麽能進去?”

聽見有人叫自己名字,陸闵走了過來,開口問:“有什麽事嗎?”

爲首女生有些尴尬的說:“服務員說這裏被包場了,是你包下來的嗎?”

“不是我啊?不過我進來的時候,好像沒有人攔著。”陸闵說完,用詢問的視線看向服務生。

店長走過來解釋:“這樣的,包場的客人給我們看了你的照片,說只能放你一個人進來。”

陸闵:“我的……照片?”

幾個女生也愣住了,聽起來怎麽怪怪的。

就在這個時候,玻璃門‘嘎吱’一聲開了。

姜寶推門走了進來,她今天沒有穿平時校服,上面是軍綠色的飛機服,下面黑色的工裝褲和高幫皮鞋。

平時披著的頭發紮了起來,背著一個黑色的包。

看起來既簡潔又有些酷。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是我包的咖啡廳。”姜寶擡手看了下時間,“五點二十八分,我沒有遲到。”

店長笑著說:“您好客人,請問這些都是你朋友嗎?”

姜寶看著陸闵,開口問:“這都是你帶來的嗎?ok,她們在一樓,我們可以上去聊。”

幾個女生都不敢說話,對方走進來氣場太強,看著不好惹,而且還顯而易見的很有錢!

這個女生包下咖啡廳叫來陸闵,真是奇怪,兩個人是什麽關系啊?

陸闵:“也好。”

他剛想解釋不是他帶來的,不過對方顯然不怎麽在意,只好作罷。

姜寶挑了一個有遮擋的卡座,坐下來後從包裏拿出筆和本子,她一點都不浪費時間。

“那麽開始吧。”

陸闵點了下頭,他先把高二程度的試卷,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這個你先來做下,試一試難度怎樣。”

半個小時後,姜寶擡起頭看著人,她也不說自己不會,不過意思就是:我做不下去了,你他媽自己看著辦吧。

陸闵又把一張初中畢業會考水平的試卷,放到了對方面前。

“那你試一試這張。”

這次姜寶覺得順手了很多,果然,這個家夥比那個教授有用多了。

她剛做了二十分鍾,就聽見下面有人喧嘩,停下了筆。

店長走了上來,猶豫了下說:“您好,有人來找你,她……說是你媽媽。”

來的人……看起來怎麽都不像這位小姐的母親啊。

陸闵微笑道:“伯母來了麽,我要不要下去打個招呼?”

姜寶面無表情的說:“你坐在這裏不要動,我馬上回來。”

她怎麽到這裏來了?

陸闵微微意外,然後點了下頭,或許是兩個人還沒有熟到那種地步。

他總覺得這個女生身上,仿佛有無數的謎團,怎麽也看不透。

所以才會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他走到窗邊,看到林燦站在咖啡廳前面和一個中年女人說話。

那個女人穿著灰色的衣服,兩個人看起來格格不入,交談的感覺並不像母女,不過五官卻依稀能看出相似的地方。

陸闵站了幾秒鍾,就坐回了座位。

可是他等了一個小時,面前咖啡涼透了,說馬上就回來的人也沒出現。

※※※※※※※※※※※※※※※※※※※※

隨機五十個紅包

大家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