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 第七十八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宝从车上下来, 就看到等在酒店一楼的二哥助理。

这一家酒店都被姜晧峥包了下来, 门口足足增加了五倍的保安, 不断的有人进出,比派出所还忙碌。

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媒体那边已经被封锁了消息,暂时还没有见诸于报纸,让事态再度扩大。

姜宝被助理直接带到了五楼,这里是酒店的会议室, 现在作为临时的指挥中心。

姜晧峥看到进来的人,站了起来,开门见山的说:“我已经锁定了绑匪藏匿的地区, 在附近的一个镇子上。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他原本是准备在交赎金的时候抓住人, 已经布置好了, 没想到姜宝和林灿换回来了。

事情有了新的轉機,這是好事。

一边的助理补充又说:“那个镇有四万多的居民, 要想短时间找出来,怕是很不容易。”

姜寶:“我心裏有數,現在就出發。”

上来的时候, 助理已经三言两语告诉了她母亲的状况。

助理:“啊?”

姜晧峥:“你有把握嗎?”

“差不多,还有要带上那些被请来的家属。”话音一顿,姜宝又对助理说:“我去本市一中查个人, 要带照片的, 范围锁定在全年级三十名, 嗯, 高中没读完就半路退学,往前推六年,家庭条件应该不太好,厚嘴唇,单眼皮。”

成績能排在全年級三十名,還半路退學的實在是屈指可數,估計問一圈老師就能很快的鎖定目標,加之姜寶又描述出了外貌,範圍就更小了。

謝燎原從旁邊走了過來,姜寶擡眼,兩個人視線短暫的交接,他愣了下說:“回來了?”

姜寶怔了下,這句話不太對,對方不應該說‘回來了’而是‘過來了’……

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她也沒時間計較更多,只是模糊的“嗯”了一聲。

姜晧峥:“既然寶兒你有把握,那今天的事情交給你處理?”

姜寶:“嗯,我會處理的很好的。”

傅簡易從外面進來,就聽到了這一句,他怔了下,怎麽就把事情都交給姜寶處理了……

雖然對方很聰明,但這也不合適吧,姜晧峥不會是病急亂投醫吧?

傅簡易:“我覺得這樣不好,她一個小姑娘這麽能處理。”

謝燎原:“我也覺得她可以。”

傅簡易:“……”

這一個兩個的怎麽回事?怎麽能這樣不負責任?

他看向了姜寶,兩個人視線相接,對方輕輕的點了下巴,眼神很堅定。

傅簡易整個人怔住了,他覺得今天的寶兒和以前……完全不同,不管是眼神還是表情,甚至于氣質這種微妙的的東西。

難道是因爲這件事受到了驚嚇?這也太奇怪了吧,明明還是那一張臉,卻仿佛換了個人。

姜寶怕開去的車太多,引人注意,所以找到了兩輛運輸的大巴車,可以僞裝成普通的客運車輛,只是乘客換了。

姜晧峥坐下後,四處看了下說:“好多年沒有坐這樣的車了,挺好的,新奇的體驗。”

车子还没有开到目的地,去学校调查的人就有了反饋。

那邊發來了一張檔案上的證件照。

姜寶掃了眼,地下室和自己說話的就是這位了,只是照片上看起來眉目更生澀。

她馬上讓人去查這位,要把所有的過往都挖出來,包括家庭住址還有哪些親戚,吩咐下去後才接著畫畫。

同車的警|察有些緊張,他們沒有處理綁架案的經驗,這又是綁架豪門後人,勢必要被各方關注的,不容有失。

這位姜先生……自己帶了四支專業的保镖團隊,居然還有身材高大的外國人,都是直升飛機運來的。

這群人動作迅速,看著就是好手……也是國內禁槍,不然還不知道成什麽樣子。

果然是有錢人的做派。

“我說……姜小姐你怎麽知道這些?”同車的警|察忍不住問,有些心裏狐疑,都什麽時候了還有什麽畫畫?

“我和我妹妹是雙胞胎,有心靈感應。”姜寶專注的看著鼻尖,頭也不擡的回答。

“……”

這算什麽回答?會不會有些荒唐?心靈感應能強到這樣的地步?

雖然這樣想,卻沒有提出反對的質疑,畢竟別人言之鑿鑿。

姜寶:“我妹妹應該被關在比較偏僻的地方,但是離菜市場不遠,附近有商店,他們今天有買過啤酒,去查一個叫‘趙記’的店鹵牛肉,那家店去的晚了就買不到了,本地人應該有印象,他們今天買了三斤牛肉。”

“好的。”姜晧峥的助理應了聲,然後豐吩咐下去。

後面那輛車停住了,下來了十幾個人。

其他的人:“……”

還能心靈感應到關在什麽地方?

姜寶畫了一個半小時,終于完成了帶自己上廁所的女人的素描頭像。

女人的五官沒有太大的特點,但是眉上有一顆紅痣。

另外她當時被關起來的建築,面積的簡易輪廓圖。

這些也被傳到了全部人的手機上,都是悄悄的,不許打草驚蛇。

旁邊的警|察都驚呆了,哪怕是雙胞胎也太神了吧,這些細節都知道……

而且關鍵是姜總居然深信不疑,還讓他們配合,不像是胡鬧。

姜寶在車上等了半個小時,那邊就有消息傳來,說是鎖定了嫌疑人,嗯,也找到了那一棟房子。

畢竟線索已經這麽多了,好像是姜家的大小姐親眼見過,親口聽到一般,簡直是不可思議。

姜晧峥:“那我們去看看?”

寶兒回來了,他也松了口氣,姜寶和林燦在他心裏的重要程度是不同的。

而且姜寶親自體驗過,肯定能遊刃有余的處理才對。

姜寶:“要小心了,那些人有槍。”

Alva:“我可以先帶幾個人,悄悄潛進去,把二小姐帶出來。”

姜寶:“那我畫一張地圖給你們。”

“這個太胡來了!萬一有事情怎麽辦!”

姜寶看著人:“那不如你們去?”

“……”

幾個人安靜了。

姜寶只讓幾個人潛進去,不過帶著人不方便,所以不用先急著出來。

只要保證守住地下室的門,不讓那些人闖進來對林燦不利就行。

等著外面清理幹淨了,這一支人再出來,畢竟好戲才上演。

潛入進去的這支隊伍都是各中好手,自然對得起雇傭他們的價錢。

姜晧峥等了二十分鍾,這才開口說:“我覺得差不多了。”

姜寶:“嗯,把後面那輛車開過來。”

後面的大巴車全是這次七個綁匪的親人。直屬的四代,還有旁支比較親近的來湊數,可叫一個熱鬧。

他們被叫了下來,去勸說躲大樓上裏的人,雖然一萬個不願意,卻不得不做。

還有幾個女人抱著孩子,一家人齊全了。

“這樣……好像不太好吧。”有人提出了異議,畢竟這樣危險的場面居然還有孩子,有一句話叫做禍不及妻兒。

這些家屬都是被騙來的,還多虧了謝燎原,一個一個的把收羅了起來。

開始是說他們的兒子或者老公發大財了,要接他們去旅遊,等到了目的地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姜寶:“我覺得這樣很好,那些悍匪可是有槍,萬一發起瘋來往外面掃射怎麽辦?你就不心疼你的同僚?”

“……”提出質疑的人,這下沒話了。

姜寶冷笑一聲,對下車的那些人說:“好好勸說你們的家人,如果投案自首,可能還能會減刑,這是爲了他們好。”

下來的二十多個人,其中有幾個膽子小的已經嚇哭了,不過倒是聽從指令,開始隔著三十米叫人,此起彼伏的叫聲。

正在喝啤酒的幾個人開始以爲是幻聽,不過不能幾個人同時産生一樣的幻聽吧,于是派了人去看。

這一看不要緊,居然被團團的圍住了,而且還在人群裏看見了自己的老母親!

有這些人在前面,哪怕是有槍也不敢拿出來用啊!萬一誤傷了怎麽辦!

後面的人讓綁匪的親屬打頭,躲在後面,不斷的接近了房子。

“真他娘的卑鄙,讓女人和孩子擋在前面!”何智勇怒火中燒,沒想到發財的美夢就這樣被戳破了。

他的眼睛都紅了,惡狠狠地說:“我現在就把地下室的女人上來,這些人要是敢再上前,我第一個斃了那個女人!”

他轉身往後走,剩下的幾個人卻有些不知所措,特別是看到朝著自己走來的親人都徹底慌了神。

深深的明白這下是跑不掉了,沒有好的下場。

“我錯了,我自首!”其中有一個人扔掉了武器,舉著手從房子裏跑了過去。

這是一個開頭,幾個人不過是因利才聚在一起,現在東窗事發,眼見無力扭轉,在親人的呼喊聲中都扔下了武器跑了過去。

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就只剩下帶頭的人。

日料店的老板左等右等,都不見何智勇回來,也開始慌張了。

主要是對面他兒子哭得撕心裂肺,讓他六神無主。

“你們可真卑鄙!小孩子都不放過。”

姜寶:“這都是跟著你學得,你們也不算對孩子和女人下手,我是把他們請來的,還是和綁架犯有很大區別的。”

沒有人能將心比心,只有事情落在自己頭上,謝燎原把這些人搜羅起來,幫了她的大忙。

日料店的老板覺得怒火中燒,這個眼神……沒錯和地下室被關著的女人一樣!果然是親姐妹,都是一樣的討厭。

事情到這一步,已經沒有回旋了余地了,可是他不甘心了。

姜寶余光看了眼,狙擊手已經找了角度,在制高點准備好了,只是一直磨磨蹭蹭的不動手。

她從車子裏走了下來,就在對面的男人舉起手中的木倉的時候,一聲木倉聲提前響了起來。

男人的右手被擊中,血流如注,手中的木倉也掉在了一邊,失去了傷害人的能力。

現場一片尖叫,一直在准備著的警|察沖上前把人按在了地上,這些人看著凶狠,但其實是一盤散沙。

姜寶快步的走了過去,看了眼地上的人,“下輩子就在牢裏呆著吧。”

剛才下去的何智勇早就被打暈了,林燦體力不支已經暈了過去,被人背了出去。

姜寶:“快點送到車上,醫生已經等在了上面。”

現場哭鬧聲一片,姜寶可沒有興致看,一起上了送林燦去醫院的車。

事情總算是了結了,這次的教訓真的慘重,林燦和姜玉都進了醫院,事情的源頭因爲她。

謝燎原看著問:“你在想什麽?不用太內疚。”

姜寶:“我爲什麽要內疚,我又沒有做錯,不過是我做得不夠好才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如果是我二哥,肯定就不會了。”

謝燎原:“嗯,你四十歲的二哥不會,但是二十歲的二哥那就說不定,你比他好太多。”

姜寶:“總之我以後不會這麽愚蠢了。”

一邊給人問診的醫生哆嗦了下,這還叫做得不夠好?剛才氣場兩米八了!現在的小年輕真是不得了!

謝燎原:“……”

他突然不知道說什麽呢?

本來以爲姜寶會大受打擊,可是現在看來,還暫時不知道人有沒有更柔軟,但的確更堅強了。

姜寶看著人又問:“對了,你什麽時候知道的?”

謝燎原:“……”

這是個死亡問題。

姜寶想了下:“賽馬場的那次?算了,回頭再和你算賬,我現在要休息會兒。”

謝燎原:“……”

姜寶靠著車廂,雙手抱在胸前就這麽睡著了,也不嫌棄顛簸。謝燎原看著看著,把手伸了過去墊著,這樣讓人不至于磕到後腦勺。

姜寶再醒來,就發現已經到了甯市自己的房間裏。

時間也到了一天以後,她睡了整整24個小時。

※※※※※※※※※※※※※※※※※※※※

七夕快樂

今天把這周的更新都補全了。應該有五更到七更,晚上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