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 81 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傅简易就这么问了一句, 林灿整个脸都红了。

她现在又羞又恼, 那些人怎么能这么说……这也太过分了。如果只是自己被误会也罢, 但是现在还累及了傅叔叔的名誉。

傅简易提醒人:“好了,灯变了, 开车的时候别胡思乱想。”

林燦回過神,等車子過了十字路口,這才開口問:“難道你不生氣嗎?”

“不生气。”傅简易话音一顿,又说:“倒是很少看到你这样生气, 嘴巴都嘟起来了,倒是很新鲜。”

“不許拿我開玩笑!我正在生氣。”

傅簡易大笑了起來:“幹爹……我問你,我是不是看著很老?”

林燦:“這倒是沒有。”

三十多歲哪裏能算得上老,傅簡易又保養的好,這倒是不是哄人的話。

傅简易:“我如果看起来不老, 那你怎么叫我叔叔?像你这样年纪的小姑娘, 都不这样叫我。”

林燦:“有嗎?那他們叫你什麽。”

“叫我傅總啊,還些有人想叫我哥哥,但是我不喜歡這個稱呼,不過別人不可以叫,你不同。”

話音一頓又說:“畢竟哥哥比幹爹好聽多了。”

林燦:“……你不要開玩笑了。”

傅简易笑了起来, 心底却有些诧异。自己怎么会和对方说这样的话, 不符合长辈的身份。

转念一想,林灿二十五岁了, 也不是小姑娘, 再说了自己算是哪门子长辈。

不过是由着人叫一声叔叔而已, 把辈分抬了上去,虽然叫‘傅叔叔’很好,但是哥哥好像……更好。

傅簡易被跳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他什麽時候動了這樣的心思?要知道林燦不是普通的人,不但是姜晧峥的妹妹,還是自己一直照拂的晚輩……

___

謝燎原簡直要氣暈了。

他和姜寶是正兒八經的夫妻,怎麽過得和火包友一樣,還是那種沒有半分感情的那種,過完夜就散,連著約會的程序都不用走的。

嗯,半個月約一次,平時不見面。

謝燎原懷疑姜總只是看上了他的□□,垂涎他的腹肌,真是可惡無情的女人。

他要抗議,他要投訴。

謝總要的是神交,不是單純的肉|體關系。

只可惜這世界上只有婦女協會,沒有男人協會,仿佛男人天生就應該被冷暴力一樣,他于是更加憋屈了。

簡直要憋壞了。

姜寶進門,看著臉黑的像炭的人,開口問:“你看起來心情不好。”

謝燎原轉過頭:“哼,沒有的事情。”

姜寶:“那就好。”

她自顧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很人晾在了一邊。

謝燎原左等右等,不見對方來哄自己,他有些坐不住了,于是走過去問:“難道你沒有什麽和我說的嗎?”

姜寶很爽快的說:“最近我的確是很忙,等過了這段時間應該就會空閑下來。”

謝燎原:“然後呢?”

姜寶:“是我不好,你和我助理去說一聲,我送你禮物賠罪吧,你去挑一款五百萬左右的手表。”

謝燎原:“……你把我當什麽了?寵物?”

姜寶:“沒有這麽貴的寵物,你多慮了。”

謝燎原:“你太過分了!你是故意的嗎?”

姜寶:“你不開心嗎?是我誤會了,我五哥和他的男朋友每次有不愉快的時候,他就會讓對方去店裏挑一件首飾珠寶,然後兩個人就會和好如初了。”

謝燎原:“……我和他怎麽會一樣。”

這都是什麽鬼東西。

姜寶:“是不一樣啊,所以我五哥只讓他男朋友挑五十萬的首飾,我舍得讓你選五百萬的。”

謝燎原簡直要被對方振振有詞的話氣笑了,那他是不是要感謝對方的擡舉了?

姜寶:“你也別生氣了,我叫廚房做了宵夜,你陪我一起吃嗎?”

謝燎原今天是氣都被氣飽了,哪裏有心情吃。

不過二十分鍾後,謝總還是走在了餐桌的另外一邊坐了下來,姜寶只是吃了兩口,她約對方一起吃東西,不過是給彼此一個台階下。

她晚上很少吃東西的,夜宵更是碰也不碰。

剩下的食物,倒是都進了謝燎原的肚子,只是他話依然很少。

姜寶晚上換了睡衣躺在床上,謝燎原開始還在生氣,不過一想自己吃了這麽多東西,是應該運動下。

他們是合法的夫妻!沒必要委屈自己,本來就過得一個月裏有二十五天都過得像是個鳏夫一樣。

他靠了過去,姜寶倒是沒有推開。

兩個人的夜生活倒是很和諧。

每次雙方有小矛盾,第二天早上起來就會關系有所緩和,等過了幾天關系恢複過來,姜寶便又消失不見了,然後謝燎原又炸了,只是他也有一身的工作,不能追過去。

如此周而複始。

姜寶比謝燎原起得早,對方從下樓的時候,她已經在吃早餐了。

看到人停下了動作,開口說:“今天會送來了衣服,你要試一試嗎?”

謝燎原:“不用了。”

姜寶:“嗯,那我直接讓人挂去衣帽間。”

每個季度品牌都會送來成衣的畫冊,供他們選擇,然後送貨上門。

這是平時穿的衣服,只有高定才會量體裁衣,這一批衣服都是姜寶選的。

二樓有兩間臥室,一個書房,三個衛生間。

主臥有個六十平的衣帽間,用來放兩個人的衣服,姜寶在家的話,興致來了會幫謝燎原挑挑要搭配西裝的領帶。

她只會看花色,又不會打領帶,之後還得要謝燎原親自動手。

倒是謝燎原服務更周到,會幫她挑高跟鞋,從鞋櫃拿出來替她穿上。

傭人把兩個人日常相處看在眼裏,倒是覺得非常的恩愛。

畢竟夫人不在家的時候,謝總都是板著臉,對什麽都不滿意。

夫人回來了,第二天臉上就開始多了笑容。

真是可在意對方了,每次夫人去花園坐一會兒,謝總都要跟著去說幾句話,裝作不經意過去的,其心思都放在臉上,一眼就能看穿,嗯,恨不得二十四小時把自己綁在夫人身上才好。

可惜兩個人是異地戀,聚少離多。

——

今天是謝洪的生日,剛好是六十歲的大壽,姜寶作爲對方的准兒媳婦,自然是要去恭賀。

謝燎原親自來接她,爲了配合她裙子的顔色,深藍色的修身西裝裏是條紅色的領帶。

還帶著金絲框的眼鏡,倒是十足的騷包。

姜寶倒是不意外,這個人向來會把自己拾掇的漂亮好看,最近還開始偷偷用她的護膚品,說是臉上抹點什麽,這樣就不會太幹。

不光是在家裏用,還偷偷帶了瓶去公司,說是可以塗手。

謝總的身材管理很好,每天都花一個小時來健身,而且個子高腿長,如果不是定制,很多西裝褲都只能腳踝處。

倒是姜總不喜歡運動,平時維修身材全靠精確的控制攝入食物的卡路裏。

兩個人到的時候,謝家已經非常熱鬧了,這還是姜寶第一次以准兒媳婦的身份參加家宴。

她的身份擺在那裏,別人自然不會給她難堪,長輩勸酒都被謝燎原擋了下來。

兩次之後,再也沒人和她敬酒了。

“你這個兒媳婦,倒是性格不太合群啊。”一個謝燎原伯伯身份的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謝鴻:“沒有的事情,是你和年輕人有代溝,姜寶很優秀。”

話雖然這麽說,謝洪其實不太喜歡姜寶,礙于兒子喜歡他沒有辦法。

如今也是違和的保持著笑容,被迫營業‘一家人很有愛’的假象。

手心手背都是肉,謝洪知道姜寶的慫恿,他的大兒子才去了印度,就這一件事,讓他如何能對人有好印象。

謝洪覺得女人不用太精明,出身背景好,娘家能帶來利益,性格溫柔能相夫教子就好了。

姜寶顯然不符合他的期望,太強勢,不過這也沒辦法,都怪謝燎原的審美口味太重了。

他當初會答應兩個人結婚,還親自上門遊說……那都是小兒子逼得。

謝燎原可真是個大混蛋。

謝洪的大兒子不成氣候,小兒子倒是很精明優秀,想法很多,是能跳起公司大梁的人,讓他覺得很欣慰。

然後有天,小兒子提出了個要求……

謝洪開始很憤怒,等自己冷靜下來,思前想後發現只有妥協這一條路。

他怕自己不答應,那個小混蛋真的說到做到,幹脆倒插門去姜家……那自己不得一頭撞死。

兒子都是要債的!

謝洪不能讓自己有出息的兒子去倒插門,只能把謝律凡送走,又跑去和姜寶說了許多好話。

嗯,他心裏苦。

“燎原年紀也不小了,你們准備要孩子嗎?”一個長輩開口問,衆人的視線齊齊的看向了姜寶。

姜寶:“最近五年應該不會生,我們還年輕,想等彼此做好准備再考慮。”

什麽?五年不生孩子,聽到這句話好多長輩就炸開了。

謝洪咳嗽了聲:“你們關心我兒媳婦生不生做什麽,我也覺得五年內不考慮生很好,不要說五年,十年都是可以!”

所有人:“……”

謝總很累,還要營業‘好公公’的形象,不情不願的在線幫兒媳婦怼人。

自古以來,婆媳或公媳的關系處理,都是世界難題,不過謝燎原破解了。

他早和老頭說了,如果姜寶被氣跑了,他肯定也跟著一起跑的。

姜寶很滿意,讓謝洪去解決那些催生和想訓誡的人太合適了,畢竟年紀相當更好的交流。

老謝總大戰四方,殺得片甲不留,姜寶落了個空閑,提前退場。

最近天氣冷了,回家的路上謝燎原提議兩個人可以去泡溫泉,雖然開車過去得三個小時,但是環境不錯。

兩個人可以在那邊酒店住兩天回來。

姜寶同意了,左右她這兩天也不忙,兩個人回家一趟拿了泳衣,雖然只是住個一兩天卻還是收拾了不少的行李。

謝燎原拿了個手提箱。

姜寶覺得好奇,打開了對方的箱子……掃了一眼問:“你帶這麽多護膚品幹什麽?還有面膜?”

“用啊?我們都可以用。”

姜寶:“那你還帶著跳繩?”

謝燎原:“跳繩是很好的健身方式,我們都可以用。”

姜寶:“……”

你他媽的可真是一個寶藏男孩。

姜寶又翻了下:“你居然帶了十盒?”

謝燎原:“這個也我們都可以用。”

十盒聽起來很多的,但是沒盒也就三個,其實不多吧,有備無患。

姜寶還發現兩個去兩天,寶藏男孩帶了五條不同花色顔色泳褲,還有香熏蠟燭?

騷的她不知道要說什麽好,畢竟作爲一個女人,她就帶了兩件泳衣……還覺得完全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