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二十五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宝带着林灿折返回来, 一群人这才进了末端的办公室。

律师站在两边, Alva拿来一把椅子放在最前面, 又从西装口袋掏出手帕,贴心的给垫上。

“小姐你坐這裏。”

姜宝从善如流的坐在了男人的桌子对面, 原来就是这个家伙。

她的視線很有壓迫感,向東本來被一群人的架勢嚇住了,現在更是內心忐忑。

几个保安都守在门口没进来,不过四个律师加上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人, 也让空间拥挤起来。

要不是认识林灿,向东都要坐不住拔腿跑了!他吞了下口水,问: “你这是……”

“你閉嘴。”姜寶打斷人,示意旁邊的律師去交涉。

这几个律师都是业内拔尖的, 真金白银请来,自然是业务能力一流。

要說是交涉不如說是單方面的碾壓。

簽約合同擺在桌子上,只是三分鍾,對面就已經潰不成軍。

向東的手心全是汗,林燦是從哪裏找來的人,而且都對她恭敬有加。

律師幫他解答了疑惑,這位是姜家的千金小姐。

向东恍然大悟,找了豪门作靠山, 难怪突然变了性格。

姜宝:“我签约的时候未成年, 完全是你和沈荷香设计。”

向東連忙否認:“不是啊!我不知道名字不是你簽的啊!”

姜宝:“狡辩, 谁会相信你。”

向東:“……”

他一向构陷别人, 没想到有天会被人设计还百口莫辩, 有些懵了。

姜寶:“我贊成和解,是想低調處理不讓新聞鬧開,我和你不同,要臉面的。”

“……”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什麽,如果你敢拿我的身份去炒作,我保證你們公司以後80%的外部合作都會有問題。”

向東:“……”

姜寶:“網絡上的我的央信息,我會全部把清理掉,你們要敢把放新的資料放出來,那我會追究到底。”

在她看來那些東西是不利的,如果是正兒八經的演員倒是無所謂,不過姜寶了解過那個女團。

換一句話,未成年的女孩子穿比基尼是沒問題的,但是靠著穿比基尼的照片賺錢,那就值得商榷。

若是放在普通人家,那倒是不打緊,但是他們這種家庭注定要被人拿著放大鏡看看。

“……”

姜寶不耐煩:“怎麽不說話,不是你求著我來的嗎?真是難以交涉,浪費我時間和精力,你都聽明白了嗎?”

“……”

你都把話說完了那還要我說什麽?

那種高高在上命令的語氣,讓人十分的不快,向東好歹長期居高位,倒是沒有立刻妥協,聲音有些嘶啞的說:“你不要太過分了!”

姜寶:“你居然不願意?”

向東心虛,沒有否認也沒說話,雖然再生氣,但他也不想和對方硬杠。

“ok,我知道了。”姜寶轉頭問律師,“上了法庭,對我的影響很大嗎?”

“姜小姐是受害者,應該不至于,我們會想辦法控制引導輿論。”

這位是豪門小姐,本來就自帶熱度,又有這樣離奇的身世經曆,從前還和娛樂圈搭了邊,這樣一來,新聞報道出來自然會引來各方的關注。

姜寶點了下頭,她伸出了手,Avla把准備好的文件遞了上來。

姜寶翻閱了一頁,聲音淡淡的說:“做外貿,這種公司的賬目很容易出問題,真好奇稅務齊全了沒有。”

她翻到第二頁,“美容院,這就更容易出狀況了,美容産品來源可以探究一下,有沒有出過醫療事故啊?”

向東開始不以爲意,聽到第二句的時候怔住了,這明顯是在說他大哥和老婆!

姜寶擡起頭:“你的父母經營一家餐廳,如果有人舉報,衛生局的人去幾趟應該沒問題吧,確定各項合格才能吃得放心不是麽?”

向東聲音晦澀的說:“我和你的問題,不要牽扯到別人,我父親身體本來就不好,你小小年紀居然就這麽狠毒。”

姜寶聲音冰冷:“你父親關我什麽事,我又不認識,被你逼迫的姑娘她們父母身體不好,不也沒有見你網開一面。”

她轉頭又吩咐旁邊的人:“現在人手有點少,去在負責公司在美國事務的律師所裏抽調幾個國際律師過來協助,最遲明天要飛過來。”

“好的,小姐。”

“通知我二哥,眼前這位,還有他親屬朋友有合作企業都要重點排除,不管是我們集團有股份的公司,還是有戰略合作關系的夥伴都要避開。”

姜寶邊說邊站了起來,一錘定音後往外走。

向東:“……”

他就說了一句,這才三分鍾吧,怎麽就發展成了這樣?這也太狂暴了吧!

“你等等……”

姜寶:“沒這個必要。”

“不是的!我願意和解!馬上和解!”男人這會兒也顧不得什麽面子了。

姜寶腳步停頓了一下:“我和你無法溝通,你和我律師談吧,三百萬的賠償一分不能少,還有我剛才說得那些事,做不到也不用勉強。”

“賠這麽多錢……”

姜宝点头:“钱是有点少。Avla你拿到赔偿款,再从我的个人账户里划三百万出来,一起捐给关爱智障兒童的慈善机构,毕竟有的成年人虽然有正常的脑子,但也不经常用到。”

這樣一來,就算這件事曝光出來,也會因爲捐款得到大部分人的認可,對自己更有利。

Avla:“好的,小姐我記下來。”

姜寶走了出去,林燦才反應過來,合上了因爲震驚張開的嘴。

向東把注意力,放到了旁邊沒有說話的另外一個姑娘……好像聽到那些保镖也叫她小姐?

這個看起來好像更好說話一點,他心裏委屈,開口抱怨:“剛才那是你的姐妹?她怎麽這樣啊。”

林燦不知道怎麽回答,她想到了那句‘萬金油’台詞,重新把臉板了起來,冷淡的說:“你算個什麽東西。”

說完唯一的台詞她就溜了,爲了避免待會兒接不上話尴尬。

向東:“……?”

這一家人都這麽囂張嗎?這個一直沈默的家夥比林燦更可惡!

惹不起惹不起。

林燦當初會簽女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很向往當個演員,雖然有些不切實際,她覺得自己還是有表演天賦。居然的兩次唬住人。

最近幾天,她和心理醫生通了幾次電話,如今開朗了很多。

別人會覺得姜寶不可接近,但是林燦覺得不是那樣。

因爲對方和自己以前的‘親人’不同,她沒有向自己索取任何的東西。

只是自己一個人,和有人站在你身邊,可以依靠的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

姜寶前腳坐上車,後腳就收到了律師的電話。

那個男人怕晚一點她真的有所行動,迫不及待的表示同意和解。

姜寶對這個結果毫不意外,所以說早點答應不就好了,一定要搞這麽多事。

她讓Alva重新安排一輛車,去接趙清淵來會所吃飯。

對方今天有演出,不在公司這邊。

趙清淵也想和林燦見面聊聊,畢竟如果拿不出三百萬,那對方只能繼續留在女團了。

林燦發消息說,派了一輛車來門口准點接她,趙清淵有些疑惑……是找的朋友過來嗎?

雖然說林燦要請自己吃飯,不過她倒是沒上心,滿腦子都在想那300萬。

她轉念又往好處想,對方上次當翻譯一天都有幾千,也許也不算很難。

林燦真厲害啊。

趙淵清一邊感慨,一邊等著對方說好的車

已經到了時間,來往也沒有小車停下來,難道是前面那台電動車嗎?

坐在上面抽煙的大哥是林燦的朋友?趙淵清剛想上前詢問,一輛加長的勞斯萊斯停在了她前面。

甯市不少有錢人,趙淵清以前見過這種車,聽別人說這要一千多萬呢。

她站在原地愣了幾秒,車門突然被打開了,讓她嚇了一大跳,條件反射的退後了一步。

穿著西裝的司機下車鞠躬,開口問:“趙淵清小姐嗎?”

“……”

“是我們就小姐讓我來接你去吃飯,請你上車吧。”

“……”

趙淵清上車已經過了十分鍾,還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不是做夢?我突然覺得有點口渴。”她喃喃自語道。

“林小姐如果渴了,在您右手邊的位子有個小冰箱,裏面有酒水。”司機提醒道。

趙淵清被嚇了一大跳,說了聲好的,卻沒有敢動。

她剛才是稀裏糊塗的上了車,也沒有和姜寶確認一下,畢竟誰會開著這麽貴的車騙她。

所以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車子平穩的開進了私人會所,姜晧峥平時很少住這邊,所以車不多。

姜寶今天把比較低調的車都征用了,管家只能讓那輛勞斯萊斯去接人。

這邊下了車還得走上一分鍾,傭人帶著趙淵清進來,姜寶聽見動靜,放下了手中的平板,擡眼說:“你來了。”

趙淵清吞吞吐吐的問:這不會是你家吧?”

“不是。”姜寶在對方沒來得及松口氣之前,又說:“這是我二哥的住處,他的産業,我只是暫時住在這裏。”

趙淵清:“……”

有很大區別嗎?

姜寶坐在了餐廳的一邊,“你說想吃日料,最近飛去日本有點不方便,所以我把那邊的廚師找了過來,聽說從業二十年很有口碑。”

“蓝鳍金枪鱼和神户牛肉因为运输限制不能现杀,是冷链运来的,和厨师一起刚到,应该还是挺新鲜的 ,你可以尝一尝,当然也可以点其他的。”

“……”

趙淵清覺得每個字在都聽清了,但是合在一起怎麽就那麽夢幻呢?

畢竟人均四百的日料在她看來已經非常貴非常好吃了!

她也不敢問,她也不敢說,雖然內心忐忑不安,不過還是沒有影響頂級的食材帶來的美味享受。

姜寶晚上不吃高脂肪的食物,不過現在的身體太瘦,自然不用克制。

她視線掃過去,林燦自覺在吃海藻沙拉,爲了表決心,她悄悄看了姜寶一眼,開始邊吃邊說:“我就喜歡吃這個。”

姜寶:“……”

吃完了飯,餐具被撤下去,廚房上了差和點心。

趙淵清:“對了,那個三百萬你賠了嗎?”

知道對方不缺錢,她才敢問。

姜寶:“剛才收到了短信,他們已經把錢轉了過來。”

趙淵清剛想說這樣也好,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不對,又問:“公司賠錢給你?”

姜寶:“當然,這是他們侵權的賠償。”

趙淵清徹底懵逼,這才一個下午怎麽就置換了,不過這顯然也不是幾句話能說清的。

她也不好問。

姜寶看著人:“你想離開公司的話,我可以幫你。”

趙淵清:“不了,我其實在哪裏挺好的。”

她也清楚,那裏女團其實和歌舞團差不多,除了有名氣的那幾位好一些。

不過哪怕這樣,自己勤快參加表演每個月到手也有一萬,她也沒有多高文化,很難找到同等工資的工作,所以覺得這樣也不錯。

對方都這樣說了,姜寶也沒有再勉強,兩個人坐了會兒,她就讓司機送對方回去了。

晚上姜晧峥回來,他倒是沒對這件事發表什麽看法。

畢竟都圓滿的解決了。

如果他讓人去處理,大概也就這個程度,他這個妹妹……比在美國的時候更厲害。

姜晧峥本來以爲姜寶換了個生活環境,能輕松幾年,今天的事情讓他明白不可能。

這倒不算是壞事,雖然和他想象的妹妹有很大偏差。姜晧峥考慮了一番,還是願意給對方想要的,畢竟某種程度上來說,兩個人性格的確有些相似。

姜晧峥喝茶的時候,讓傭人把姜寶叫了下來,他微笑著問:“聽說你最近在股市賺了不少?”

姜寶倒是坦然,畢竟二哥瞧不上自己那點錢,她聳了聳肩膀:“是有賺一點,不多。”

姜晧峥點頭,手指敲了下桌子,貌似無意的又問:“你眼光不錯,既然都從mit休學了,我和謝家在中國合作,你有沒有興趣?”

這個項目因爲謝律凡的事情,謝鴻主動讓出了十個億的利潤點。

姜寶怔了下,一瞬間懷疑自己産生了幻聽?還是二哥在說笑?

她當然求之不得。

要知道從前在她大學本科畢業,才讓她去接管了酒店。當時在她接手之前,酒店這條線是她大嫂在經營,業績慘淡,一度被董事會商議要對外低價出售。

姜寶當時是去抗雷的,誰也沒想到三年多的時間,她能讓酒店品牌起死回生。

雖然後來酒店依然轉賣了出去,不過價錢比當初翻了六倍,姜寶也拿到了通往董事會的一張直通卡。

當時她要經營酒店,又要忙于畢業的逐項事宜,根本沒時間去關注林燦。

一直到接到對方去世的消息。

所以這次爲什麽……

在明確自己剛才沒有聽錯後,姜寶狂喜的情緒在幾秒後冷卻了下來。

※※※※※※※※※※※※※※※※※※※※

端午節安康

前排五十個紅包,隨機一百個

大家一定要打卡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