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二十九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宝既然决定了就要去做, 于是敲开隔壁卧室的门。

她强迫林灿背下了自己瑞士银行的序号和密码, 折腾完自然又花费了一番功夫。

时间已经很晚了, 她明天还得早起,这边床也挺大, 姜宝就直接睡了。

同床的是自己身體,這也沒什麽好見外的。

隔天早上姜寶醒來摸了把自己的胸,手感依然是A,不是C……

好吧, 并没有换过来。

姜寶皺了皺眉,他媽的果然沒那麽簡單,還是得另外想辦法啊。

最近她說髒話頻率直線的飙升。

林燦倒是一夜沒睡好,雖然她明白對方不是試探自己……可還是覺得慌張的很。

姜宝从床上起来, 开口又说:“看着我干什么,马上收拾完下楼吃早饭,我最近没时间看着你,已经帮你找了一个老师,还算可靠,你九点就过去上课。”

林燦低下了頭,心裏歎了口氣。

兩個人同齡,但是姜寶比她厲害太多……她不敢也不想反駁對方。

姜晧峥很意外, 这两个人感情居然非常, 听佣人提起。昨天晚上还一起睡来着。

他吃完了早餐, 边擦手边说:“对了, 明天是分公司的例行会议, 我准备到时候宣布让你接手酒店,我过两天就回美国。”

姜寶:“我都安排好了,會讓林燦和你去。”

畢竟她現在的身份是才認回來姜家的女兒,太不合時宜。

姜晧峥:“其他都沒什麽要緊事情,還有謝鴻的夫人下周45歲生日,發了請柬過來,你自己決定去不去””

姜寶點了下頭:“嗯,我知道了。”

“不要出差錯,有什麽解決不了的就告訴我。”姜晧峥拍了下姜寶的肩膀,又看了眼對面眼睛有些紅的林燦,笑著走了出去。

他覺得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還真是有趣。

傭人把煮好的兩碗燕窩端了上來,姜寶看著在發呆的人提醒道:“喝了它。”

林燦回過神,低頭用勺子攪拌了下。

她每天早上都要跟著姜寶喝燕窩,今天不知道怎麽的,突然反抗意識開口:“我聽人說這個和雞蛋的營養差不多。”

姜宝声音淡淡的: “听谁说的?比鸡蛋好吃就行,燕窝养发。”

林燦:“……”

這一碗能買一個廚房的雞蛋,但是對姜寶來說不算什麽。

所以存款兩億四千萬……到底有幾個零。

姜寶放下了筷子:“你明天去公司,按照我告訴你的去做就行,我會全程和你保持聯絡,還有從今天開始,你不准吃零食,晚上六點以後不許吃東西。”

林燦:“……上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們還要去嗎?”

姜寶:“謝律凡是謝鴻和他前妻生的,謝燎原是如今謝夫人的孩子。兩邊本來不和睦,我討厭那個賤人,于情于理都應該和謝夫人維持和睦關系,明白了嗎?”

就比如謝鴻和他大哥關系不好,但是和他二哥卻是戰略合作關系。而且姜寶明白自己接管酒店後,也需要社交。

林燦點了下頭,又問:“那爲什麽我不能吃飯?”

她最近學習壓力太大,偶爾吃點零食緩解下,但是一直控制數量,所以也沒長胖多少。

姜寶:“你要穿禮服,我半年前就訂好了,是量身定制,多吃一點就穿不下,禮服要60萬美元。”

林燦從來沒想過一件裙子能這麽貴,震驚後連忙說:“我知道了!我不會多吃!”

姜寶看了眼人,想到那個神棍的建議,都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

她都願意分享自己存款,難道做到這樣的程度還不夠嗎?

反正‘不分彼此’這四個字總結來,說就是對人好點沒錯了,姜寶斟酌了下說:“不用太辛苦,一切都有我,還有……你沒事情不要亂摸頭發。”

“……好。”

姜寶:“剛好你要去上課的地方和我順路,我會讓Alva先去接你,今天我不上晚自習。”

一直到人走了,林燦還沒有從對方突然間的‘和顔悅色’裏緩過來。

———

姜寶最近也挺閑,所以才能每天去學校,她昨天交代的事情律師也都辦妥了。

甯市的文廣新局和市場綜合執法局的領導非常重視,今天聯合幾個部門,進行全市範圍的打擊非法出版活動。

那家民營醫院就是排查的重點對象,而且上午因爲衛生不合格舉報被查,下午就被勒令整改。

交錢的病人一看不對都要求退款,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律師說醫院的領導打聽到了是得罪了貴人,想賠錢私了,價錢好商量。

姜寶想了下說也行,畢竟誰能和錢過不去?

上次謝律凡的事,謝家主動分割了近十個億的利潤,這次可以打個折。拿出一個億的賠償金就私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醫院算是踢到了鐵板。

仗勢欺人慣了的人,遇到更有權勢的,那也只能自認倒黴。

姜寶算著時間,讓林燦在校門口等自己。

她剛出學校的門就看到了對方,此時自己身後還跟著幾個小尾巴。

于娜娜、周紫怡要有另外兩個女生,她們的表情都不好,看起來非常焦慮。

這幾個人一直仗著家裏在學校有錢作威作福,如果有天家裏出來問題,自然是要坐不住了。

于娜娜父母是做建材生意的,剛才她媽媽打了電話過來,說本來有合作的人都說不再來往。

還明說了原因,你女兒在學校欺負姜家的小姐,這事情不能善了。

姜寶也就和她二哥的助理打了個招呼,他們姜家在甯市的基業不深,但是謝家卻已經盤盈了許多年。

謝燎原知道是姜寶授意,倒是也沒問什麽,只是交代‘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下面的人自然知道怎麽做。

于他們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對別人卻是驚天巨變。

于娜娜聲音顫抖的說:“林燦你太過分了,我和你有過節,關我家什麽事?”

姜寶:“你們在學校裏這麽欺負我,那我爲什麽還給你們家的人飯吃。”

周紫怡:“你太過分了。”

“我沒有再學校诋毀你們吧,也沒有陷害你們,這樣就受不了啊?”話音一頓,姜寶冷笑了聲又說:“馬上滾,我不想看到你們,每天課間都吵得像鴨子。”

于娜娜:“你憑什麽這麽做?”

姜寶說:“憑我是姜家認回去的小姐,比你們有錢。”

人還是不理智比較開心,既然能教出你們幾個東西,那有天被‘受霸淩者’找麻煩那也不算冤。

人來人往的校門口,很多人駐足圍觀。

今天之後所有人都知道林燦是姜家才認回去的大小姐。

這也就能解釋,爲什麽對方變了這麽多,因爲有了底氣。

當然,明天開始也沒有人再拿非法刊物說事,畢竟姜家小姐這個身份已經自帶光環。

周紫怡的腦袋一片空白,反反複複都在想家裏的生意不能出問題,她聲音晦澀的問:“你到底想要在什麽?以前是我不對,我知道錯了。”

姜寶覺得好笑,到了現在終于知道做錯了。

“要我原諒啊?跪下啊。”看到幾個人臉色都變了,她又說,“開個玩笑,就算你們下跪,我也不會原諒你們。”

有一天,被逼的走投無路的林燦說,你們要怎樣才能放過我,跪下嗎?當時回應她的是嘲笑。

姜寶不願意再搭理人,讓Alva隔開她們,然後上了車。

一邊圍觀的林燦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姜寶把對方叫來看這一幕,當然是有目的,不然她才懶得理會那幾個聒噪的蠢貨

她不動聲色的說:“明白了嗎?你要比對方強大,才有資格說原諒,不然都是爲懦弱找的借口。”

“你現在是姜家的小姐,可以高高在上,再沒有人能隨意踐踏你,我不會放過他。”

林燦沒有答話,她太震驚了。

姜寶:“明天去公司的會議也是,你是姜家小姐,沒人能有權利質疑你。”

林燦的視線漸漸找回了焦點,先是猶豫的點了下頭,然後肯定的點頭。

姜寶松了口氣,她就是爲了給林燦樹立信心,這樣明天的場合能更遊刃有余。

這才用那幾個聒噪的鴨子作筏子,而且她事情多得很,懶得聽鴨子叫。

今天的事會讓她們知道謹慎做人。

她努力賺錢和經營,就是爲了遇到這種情況能夠碾壓過去。

林燦很討厭那幾個人,自然覺得對方是咎由自取,她震驚的是姜寶的做事方式,感覺每天都在被刷新認知。

原來還能這樣啊?好吧……她是永遠做不到了。

第二天早上,林燦要跟著姜晧峥去公司,她雖然還是很緊張,但是比以前好多了。

姜寶幫人整理了下外套,把藍牙耳機給對方戴上。

會議的實時畫面會傳在她的電腦上,她也會通過藍牙耳機告訴對方要說什麽,做什麽。

林燦穿著格紋的西裝,裏面是白色的高齡毛衣,下面是七分的西裝褲,八厘米的銀色高跟鞋。

人靠衣裝,她這樣打扮,看起來非常的幹練和氣場強大。

林燦深呼吸了口氣,又問:“我要注意什麽嗎?”

姜寶:“板著臉就行,別人的問題,你不知道回答就不要說話。”

“好。”

林燦和姜晧峥一輛車過去的。

身邊的人在低頭竊竊私語,姜晧峥仔細聽發現是‘不要怕、我肯定沒問題’之內爲打氣的話,頓時有些意外。

林燦和姜寶……還真是一點不像。

還剩下一分鍾的路程就到終點了,姜晧峥說:“你可以不用勉強。”

林燦搓了搓臉:“……我覺得我能行。”

兩輛車停在了大廈前,坐在後面那一輛車的保安先下車,確保沒問題,才有人來開前面車門。

姜晧峥躬身從車上下來,林燦則是從另外一邊下車。

兩個人走在前面,助理和四個安保跟在後面。

才進了大廈,馬上又跟上了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和姜晧峥做彙報。

姜晧峥邊聽邊往前面走,偶爾會點下頭,林燦目不斜視,臉上沒有表情。

從電梯出來,走進會議室,所有人都一瞬間看過去。

姜晧峥很少參加這種會議,今天來是爲了宣布一件事。

想到這裏,他們把視線放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怎麽說……不苟言笑的樣子,看著就不好惹。

據說這位六小姐是個天才,美國長大,從小考試都是第一,對數字非常敏感,16歲就考上名校學國際商管,擅長法語和德語。

不知道爲什麽突然休學,進入集團接管酒店業務。

高管們更多的不以爲意,讀書再厲害也是紙上談兵,畢竟還是個小姑娘。

各部門彙報的時候,那位六小姐倒是穩重自持,臉上表情淡淡的像是什麽都不在意,真是高深莫測。

真實的情況是林燦聽懵了,而且她覺得這些高管好可怕……不過她還是竭力的保持面無表情,

大多數看過來的眼光並不友善……

姜寶還在和自己保持通話嗎?爲什麽這麽久,一句話都沒說。

林燦已經開始慌了。

一個小時後,終于說到了最後的酒店業務。

目前掌管這一個板塊的人是姜寶的大嫂,對方是富家千金,但是經商才能一般,今天也沒有出席,而是讓酒店的副總裁來彙報情況。

副總裁秦宇對這位走馬上任的六小姐很抵觸,一個小姑娘能成什麽氣候,有的只是家世帶來的光環罷了。

他笃定對方不能服衆,大約堅持不了多久,難免瞧不上。

秦宇站起來後,先是視線掃了眼對面的六小姐,清了清嗓子這才說:“我們今年酒店的營收很穩定,平均房價1200,入住率在75%,客房收入兩億四千萬,餐飲收入兩億三千萬,附加服務收入七千萬。”

話音一頓,他看著六小姐依然沒反應,心裏更是輕視了幾分,接著又說:“接下來是支出,我們的客房餐飲綜合成本率是40%。行政、能源成本、維修保養支出八千萬,各種稅收占了年收入的8%。幾家酒店地皮投資了20億4千萬,所以每年有四千多萬的攤銷折舊,綜合所有年盈利在2.8%左右。”

林燦徹底暈了,不過耳機那邊的人,終于有了反應。

姜宝放下手中的咖啡杯:“Gross Operating Profit数据不对。”

林燦:“……好吧。”

所以是什麽意思?

按照之前說好的,姜寶說一句,林燦就重複一句。

“數據這麽清晰,不該出錯。”林燦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看過去。

這麽多雙眼睛,她的心跳如鼓槌,但只能硬著頭皮,保持面無表情繼續往下說。

“客房、餐饮、附加服务收入三亿七千万,成本率 40% 、行政、维修成本率 20% 、管理费和税费在 12% ,酒店地皮每年折旧摊销 4337万 、年净利润 7379万,酒店地价每年摊销4375万,这样算下来年收益率是3.1342321%。”

林燦原模原樣的把話說出來,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

這是心算嗎?精確到小數點後的那麽多位??

不過這位六小姐……和姜總的風格好像啊,都讓人喘不過氣。

林燦聽到姜寶的下一句話有些意外,但還是說了出來。

她看向剛做完彙報的男人,翻了個白眼:“這麽低級的錯誤,秦副總經理大約是最近太勞累,我會放你半個月的假,今天會議的這裏結束了吧。”

姜晧峥站了起來:“那就到這裏吧。”

所有人也跟著一起站了起來。

不過短短兩個小時,再也沒人敢輕視六小姐了,對方有真本事才能空降的啊,不只是花瓶。

秦宇一個手心都是汗,心跳加速了起來,自己走了一步錯棋!他張嘴想說話,發現那位六小姐沒有看自己,已經踩著高跟鞋走了。

———

林燦走出了大廈,這才松了口氣。

她剛才緊張到腳底都是汗,高跟鞋都差點打滑了,剛開始那些人像是要吃掉她一眼。

“你要放假的那個秦總,他眼神好可怕。”林燦和人告狀。

姜寶:“我會放他長假,以後你都見不著了。”

“你要把他開了?”

姜寶:“他是我大嫂的心腹,我怎麽可能留著他添堵,不光是他,另外幾個家夥都要給我滾蛋。”

雖然一上任就開人,會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但是走完這一步以後就順利了。

姜寶也早就和她二哥打過招呼了,也都是找到正當理由辭退的,哪怕不滿,程序上也無可挑剔。

林燦:“那這樣不是空缺……很多位子?”

姜寶:“只要待遇好有前景,不怕找不到人,我已經聯系好了其他酒店的四個高層,會挖過來和我一起空降。”

她大嫂的人,既沒有才又不能爲她所用,自然是不能留,姜寶也不准備從酒店直接提拔幾位上來。

整個酒店內部管理混亂,都想著鑽空子撈錢,一個企業居然官僚主義嚴重,關鍵是還都沒做好自己分內的事。

年利潤才3.1342321%,這和銀行定存幾年的收益差不多,後者還不用擔風險。難怪一直被董事會商議轉賣掉酒店業務,把資金回籠。

姜寶這次挖人花費了不少錢和精力,除了學校,時間就是撲在這上面了,她親自溝通去說服,畢竟高管是稀缺人才。

這是她新的起點。

※※※※※※※※※※※※※※※※※※※※

姜寶:理科學霸的發際線,你們不懂

隨機五十個紅包

這個酒店數據可能有偏差,只作者偷懶……懶得算。

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燎燎的小朋友、今夕不吃鱼 1个;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阿森 151瓶;我听说你、红斗篷绿蓑衣 20瓶;罗大晨北、猫的姿态、我愛看文、麦子、毕欧 10瓶;LUCK、澍鱼 6瓶;不见长安、26437994、不吃胡萝卜 5瓶;韵贤 4瓶;香香、黄昏夜雪 3瓶;冲天炮、萖萖、凤凰花又开、长安、啻、五里、庄、萧萧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