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六十二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兩個人各站在一邊。

陆闵想了下, 硬着头皮说:“你们要不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 好好聊一下, 或许有什么误会。”

女孩子吵架真的好可怕……他實在沒辦法處理這個狀況。

林燦聲音有些哽咽:“我和她沒什麽好聊的,反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

姜寶的火往上竄:“你這麽說什麽意思?”

林燦:“既然你也說了那是我朋友!你就一點不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嗎?!”

姜寶:“你的朋友?你和徐璐玲認識多久?別忘了!她開始還以爲你要和她搶男人!另外一個是高價請來的老師!你們不過是雇用關系!”

话音一顿, 她讽刺的看着人:“朋友?那两个人不和你说他们在一起的事就算了?为什么我看出来了,你还没有?”

林燦:“我是沒有你聰明!我也對別人的私生活不感興趣!”

她說完轉頭往前走。

姜寶:“你走去哪裏?你給我站住!”

她上前一步拽住人,林灿甩开对方手的时候,她握在掌心手机不小心抛了出去, 落到了草丛里。

林燦也很意外,本來想去撿,不過卻站在那裏沒有動。

姜寶:“我看你真的是瘋了!”

陸闵眼見兩個人又要湊在一起,連忙站在中間。

见人又要走, 姜宝大声喝道:“你今天走试试看!以后就别回来了!”

林燦走了兩步沒有動,背過身去,眼淚往下掉。

她失望又憤怒。還有對另外兩位的愧疚。

畢竟王老師一直教的很盡心盡責,徐璐玲又經常來看自己。

姜寶真的是氣糊塗了,幾乎不能保證理智還在線。

“我告訴你,要是他們能在一起算我沒用!我就是這麽的不講理!你等著看吧!他們的事是和我無關,誰讓我不開心呢!我就是這樣的惡毒!”

姜宝深呼吸了口气,平复情绪, 转头对陆闵又说:“能麻烦你送我去个地方吗?”

陸闵回過神:“當然可以。”

听了这么半天, 他也大致知道姐妹俩争吵的原因了。

姜宝又对林灿说:“走吧, 敢不敢去看看你的两个朋友?”

林灿犹豫了几秒, 还是打开门, 她一个人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

姜寶報出一個地址後,車裏安靜了下來。

陸闵擔心的握住對方的手,發現姜寶的手冰涼,他想了下,最後什麽也沒有說。

甯市就這麽大,圈子裏人大多都相互有來往的。

陸闵有心想陪著人進去,不過被姜寶制止了。

“謝謝你,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

這種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陸闵笑著說:“那我在外面等你好了。”

姜寶點了下頭。

她和林燦下了車,一前一後的走了進去,中間隔著幾米。

徐夫人有些意外兩個人的半夜來訪,不過人都來了,總不能拒之門外。

雖然如今她心急如焚,卻還是盡量保持著禮儀不出錯。

姜寶:“深夜打擾很抱歉,我還是有些擔心,她人呢?”

徐夫人的態度倒是很客氣,歎了口氣說:“已經找到了,在回來的路上了,我還得多感謝你們告訴我!璐玲身邊有你們這樣的朋友,那是是她的福氣!”

話音一頓又說;“只是要拜托你們,務必對這個事保密才行。”

姜寶:“我當然知道,阿姨您放心,畢竟這樣的事情對女孩子來說,總是要吃虧一些。”

林燦腦子裏一團糟,除了開始打了聲招呼,她就再也沒有說話。

她覺得自己沒有顔面看到要來兩個人。

心裏非常擔心。

兩個人陪著徐夫人坐了半個小時,前面就有了動靜。

人被帶回來了,不只是徐璐玲,還有……王攀文。

徐家查到了他們的航班信息,去機場逮住的人。

徐璐玲顯然是已經哭過一場,滿臉的淚痕。

她看到了姜家的兩姐妹,一臉難以置信。最後把視線定格在了林燦身上,憤憤不平道:“又是你!我哪裏對不起你了!”

王攀文苦笑了一聲:“姜寶,難道我在你眼裏……就是那樣的人嗎?我好歹是你半年的老師,你以爲我是人販子?”

林燦張了張嘴,一句話說不出來。

她很想說,事情不是這樣的,可是卻不能反駁。

——

“這麽多人啊?這都到齊了。”

語調輕松的話,說有視線都一瞬間看向走進來的人。

謝燎原視線環視一圈,徑直的走到了姜寶身後,這才開口和衆人打招呼:“晚上好啊,不用太嚴肅。”

出了這麽大的事情,徐夫人通知了謝燎原,畢竟對方一直知情的。

當初姜家小姐,還是通過這位提醒自己的。

謝燎原當時就說了,如果有情況可以說一聲。

這些年,徐家很多生意也都依靠謝家。

謝燎原對別人的家長裏短絲毫不感興趣,無非是那些破事。

不過他一聽這次是姜家的小姐,來提醒那對男女可能離開甯市,就知道壞事了。

姜寶和她妹妹,百分之百會因爲這件事吵起來。

他擅長處理人情世故,自然看得更清楚了,而且本來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姜寶說話太狠,又太強勢不肯低頭。

她出發點是好的,費了功夫,但是到頭來,可能落不到一點好處還有埋怨。

別人都說姜家的六小姐鐵石心腸。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爲什麽姜家其他幾個人都沒管老四,就姜寶把人一直帶在身邊。

至于林燦……她就是一個普通姑娘。這半年來除了姜寶,接觸最多的人是她的那位老師,自然會本能相信對方。

林燦的想法和這個圈子的規則完全相悖。

那個男人既然能哄得住徐璐玲,騙過林燦簡直不要太容易。

而且在大多數人看來,三個姑娘裏,會和同齡人格格不入的,反而是姜寶。

姜寶很苛刻,她拿自己作爲衡量的標准,哪怕是放寬了要求也不會容易。

比如說擁有漂亮的學曆的確是有很大的加成,以後的路也順利很多,姜寶是爲了人考慮。但是對于林燦來說,考上好大學這未必很容易。

姜寶看了眼謝燎原,沒有說話。

王攀文一直垂著頭,他已經求過了好多次徐璐玲的父母,也保證過自己會好好工作賺錢。

誠意拿了出來,但徐家的人都不見松口,執意反對兩個人在一起。

現在進來的那個男人,看著自己的目光……帶著點玩味,這讓他很不舒服。

王攀文也沒想到,會遭到這麽大的阻礙。主要是兩個人在一起沒多久就被發現了。如果時間再久一點,等兩個人感情深厚,他哄著徐璐玲先生個孩子……

那情況自然會不同。

徐夫人一臉厭惡的說:“你以後不要見我女兒了,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你真的喜歡她,就更應該爲她考慮!”

徐璐玲邊哭邊說:“媽媽你太過分了!你不能這樣!”

徐夫人一臉恨鐵不成鋼:“明天我就送你回法國,最近兩年都別想回來了!我也懶得看你!”

徐小姐跌坐在地上,捂著臉放聲哭了起來。

王攀文一聽要把人送走,頓時心涼了半截,要是這樣的話,自己這麽多天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嗎?

他把心一橫,上前‘撲通’跪在了兩個老人面前:“我是真心喜歡璐玲的,哪怕是我現在不是很有錢,一定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奮鬥,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

“我真的很愛她,求你們給我一個機會吧。”

姜寶滿心冷意的看著,臉上卻笑著說:“奮鬥?十年裏你能奮鬥出來嗎?你要知道徐小姐今天提的行李箱都是幾十萬,就更不要說她這一身衣服了,我真爲你擔心,壓力會不會有些大了。”

徐夫人轉過身,不肯去看人,“你站起來吧,哪怕跪著我也不會答應,聽說是你在國外讀的碩士,那應該知情識趣才對。”

王攀文的臉僵了下,低下了頭。

林燦轉頭看著姜寶,‘你別說了,你們……’

姜寶心裏冷哼一聲,你不讓我說,我就偏要說!

“這位先生,你可要理解,畢竟阿姨辛苦養大的女兒,不想她吃苦應該沒問題,這沒有觸犯法律也很合情理,希望你能理解。”

這既是對地上的人說,又是對林燦說。

王攀文腦子嗡嗡的響,半天才吐出一句:“你也未必太勢利眼了,不就是因爲我窮嗎?”

謝燎原:“我要糾正一下,這個順序錯了,正是因爲你窮,才把別人看作勢利眼。”

王攀文:“……”

他被搶白了一句,說不出來。

徐夫人想了下說:“這樣吧,我一定會把女兒送出國的,如果你兩年後有所作爲,兩個人還有感情,那我會重新考慮的。”

這麽說,也不過是爲了彼此面子上好看。

那位如果真的有責任有魄力,也不會幹出今天的事。

姜寶:“我覺得這樣很好,那也不是沒有機會。”

王攀文從地上站了起來,視線環視一圈,最後定格在姜寶的臉上。

他垂下了視線,眼裏閃過一絲怨毒,聲音很輕的問:“你們就是不肯相信我?無論我做什麽。”

徐夫人冷哼一聲:“你這樣說,那就很沒意思了,你現在什麽都沒有,要怎麽養活璐玲?你還是走吧。”

徐璐玲:“媽你……”

徐夫人高聲喝道:“你住嘴!如果這兩年裏你再和他來往,那就永遠在法國不要回來了,你要和他在一起,那就別叫我媽。你以後和徐家就再沒有關系,一件衣服一塊錢都不准你帶走!我就當沒生過你,我一心一意的爲你,什麽不是順著你?到底哪裏對不起你?爲了個外人連著父母都不要了!”

徐璐玲徹底懵了,沒想到一直疼愛自己的母親會這麽說。

她既震驚又害怕,低下頭沒說話了。

徐小姐開始認爲哪怕男朋友沒什麽錢,但是自己又不缺零花錢,可以問父母要就行了,這並不是大問題。

王攀文看了過去,兩個人四目相對,從徐璐玲閃躲的眼神,他就能知道對方退縮了。

再留在这里,不过是让人看笑話。

他沒有說話走了出去。

自己本來可以通過娶妻跨越階層,現在算盤徹底打空了。

憑什麽有的人出生就站在終點。

王攀文從小就讀書很厲害,背負著全家的希望。他大學讀的是喜歡的專業,畢業後發現每個月的工資很少,資曆難熬。

于是轉行做了培訓班老師,專門給要出國的富二代上課,錢來得快了許多。可是比起他上課的那些學生,自己還是太窮了。

本來以爲有了希望,只是沒想到……到頭來什麽都沒有,還被這麽羞辱。

徐璐玲看著對方的背影,嘴張了張,卻始終沒開口留人。

徐夫人扶著額頭:“讓小姐上樓休息,鬧騰了一天。”

等着徐璐玲离开后,徐夫人对来的三个人说:“让你们看笑話了,真的很抱歉。”

謝燎原:“只不過誤會一場,解釋清楚了就好。”

話音一頓,他看著林燦又說:“如果他剛才不跪下來,我倒是不會看不起,男兒膝下有黃金,爲了這點事去下跪太沒有骨氣,我瞧著他剛才,倒是更緊張女朋友父母的意見。”

姜寶不屑道:“能當衆下跪的,那都不是什麽善茬。”

林燦一臉震驚,其實她也很意外,怎麽突然就下跪了……

姜寶走到了林燦身邊,小聲的說:“我之前給了那位三倍的價錢,那天我去找你的時候又給了一百萬,你們是朋友,我也沒想到他會收,這件事你知道嗎?”

林燦:“……”

姜寶都不用猜就知道答案,“我要回家,我知道你不想和我一起,我讓Alva派來了兩輛車,我先走。”

她說完和幾個人告別,徑直的走了出去。

謝燎原看了林燦一眼,心裏歎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大小姐就總是這樣,事情都做完了,幾句狠話又讓把別人感激收回去。

姜寶才走出大門,就看到站在那裏的陸闵,她有些意外,開口問:“你還沒有回去嗎?”

陸闵:“我有些擔心你,都忙完了?要我送你和你姐姐回家嗎?”

姜寶:“不用,我已經叫了車過來。”

謝燎原怔了下,這小子從哪裏冒出來的,好像有點眼熟。

這是什麽情況,兩個人關系看起來很近。

姜寶和陸闵說話,謝燎原就不遠不近的在後面跟著,心裏不太是滋味。

走出了徐家的大門,他看到兩個人抱了一下。

……他整個人石化了。

臥槽!這個臭小子哪裏冒出來的!

———

陸闵猶豫了許久,開口說:“你能不能陪我……再走一段路。”

姜寶:“你有話要說?可以。”

陸闵:“剛才我在車上等了太久,想看看你在幹什麽,所以去找你。”

姜寶立刻反應了過來,聲音淡淡的問:“你聽見了什麽?還是都聽見了。”

陸闵沒有回答,開口問:“你覺得錢和家室很重要嗎?”

他看到那個男人,失魂落魄的跪在那裏遭受冷言冷語,沒有繼續看下去就轉身走了。

結合姐妹倆的爭執,也知道是姜寶告訴的女方父母。

其實有些不太理解,姜寶何必這樣咄咄逼人。

姜寶:“當然了。”

陸闵:“那我呢?如果我家室很普通,你還會當我女朋友嗎?”

姜寶:“我不回答假設性問題。”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就這麽安靜的走了一段路。

謝燎原開著車,慢慢的跟在後面,好在這裏是小區裏,並不是主幹道路。

他心裏五味雜陳,既想沖上前把兩個人分開,又想看還能搗鼓出什麽花樣。

最後醋瓶子徹底打翻了,他咬著牙想:你們盡管在一起,老子倒是要看能維持多久!

走出了小區,姜寶停下了腳步:“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我也困了。”

陸闵:“好,我們下周見。”

姜寶上了車,整個人松懈了下來。

車子裏除了她,就只有開車的Alva,非常的安靜。

姜寶想了下問:“我是不是真的很讓人討厭?不近人情?”

Alva:“小姐你想多了,哪怕是別人對你現在有誤會,以後也會明白的,你沒有做錯。”

姜寶點了下頭:“我也覺得,我沒有做錯。”

--

林燦有些失魂落魄,她發現自己完全不了解那兩個人。

至少還沒有姜寶了解。

所以剛才自己站在什麽立場和人爭執。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回過神。

現在已經是深夜十點了,打電話來的是……劉惜玉。

怎麽會是她呢?

林燦本來想按掉電話,但是轉念一想,能有個人說話也好,她實在是六神無主了。

劉惜玉已經洗漱完躺在床上了,爲了保持好的皮膚狀態,她都堅持十一點之前睡覺。

現在還有點時間,可以聽聽睡前讀物。

再精致的女人也是喜歡八卦的。

“徐璐玲和他的男朋友今天私奔了哦?”劉惜玉開門見山的問。

這個事雖然徐家有封鎖消息,但是哪裏有密不透風的牆。

林燦:“也不能這麽說。”

劉惜玉:“哦,那我說對了。”

林燦:“……”

劉惜玉:“沒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她更沒想到,兩個人會聊天。

林燦愣了兩秒,才明白對方知那位是自己老師,她想了下又說:“他……當老師的話,還可以。”

劉惜玉聳了聳肩:“好吧,我也不知道你突然對中國詩詞感興趣,還特意找了老師,不過那個男人可真的惡心。”

林燦去上課,姜寶對外一直說是學習中國文化,這樣可以打消別人的疑慮。

劉惜玉見那邊沒有說話的聲音,又說:“好了,我去睡美容覺了,真有意思。”

林燦:“等等……你真的覺得那兩個人在一起問題很大嗎?”

劉惜玉:“你這不是廢話,這問題誰問的?一定不是你,哦,你的那個妹妹?”

林燦:“……”

劉惜玉:“算了,天真點也是好事,畢竟有你這個姐姐。我本來准備睡了,想起來自己忘記塗身體乳,那就再和你說一會兒吧。”

那邊一陣翻東西的動靜後,才又傳出來聲音。

“徐璐玲花錢可一點不省,開的車都幾百萬,便宜點的包也都幾萬吧,看著比你還有錢。她這樣的做派,一般的男人哪有勇氣去追求,再說了你也知道她是大小姐脾氣,底氣不足的男人,就更不敢靠近了。要是家世一般的去接近,十有八九是心懷不軌了。”

林燦:“難道不能是真心喜歡?”

刘惜玉翻了个白眼,姜宝这么问是消遣自己 ?

“拜托你別開玩笑了,雖然現在都宣傳男女平等,相信真的是平等那才腦子有問題,別的不說,你真的不如我了解男人。”

“男人大多數都有掌控欲,畢竟社會的大環境是這樣,不過這也沒什麽,只要有相對的責任心,但想著靠女人發家的……百分之百的都是賤男人,鳳凰男有所求的時候是百依百順,如果有天真的飛黃騰達了,想到以前那些事,還不各種折騰。”

林燦:“……”

劉惜玉:“姜總你在聽我說話嗎?你知道鳳凰男的意思嗎?你去搜索一下就能知道,說到底男人比女人惡毒多了,你以後可別被騙,不過你也不會。”

林燦:“我知道了。”

劉惜玉嬌滴滴的說:“晚安,我可當不了女強人要睡覺了,姜總。”

挂斷了電話,劉惜玉躺在床上想,以後自己得避著點徐璐玲,名聲倒是其次,主要是太蠢了。

和太蠢的人在一起,自己腦子也會變笨。

姜寶真是變了許多,以前她不和笨蛋來往的。

劉惜玉閉上眼睛,心裏感歎,怎麽都沒想到,自己有天會和姜寶成爲關系一般的朋友。

她最開始因爲什麽討厭對方?

哦,她想起來了。

劉惜玉從小是嬌慣長大的,但是在她十六歲那年,家裏的狀況一年比一年嚴重。

父母期望她能嫁一個好男人,能夠聯姻保證家族榮光。她享受著劉家帶來的福利,當然有自己的責任。

所以她非常嫉妒姜寶,什麽都可以自己做主,雖然以前過得苦一些,但是以後可以靠自己……不用依附男人。

所以那個人很驕傲,驕傲的讓人恨得牙癢癢,想給人使絆子。

她當然不知道,姜寶曾經羨慕她是在全家人的關懷下長大,可以底氣很足。

劉惜玉現在釋懷了,至少姜寶不能睡美容覺,每天累死累活,不如她過得精致。

家裏人不准她去闖事業,覺得這樣不如嫁得好,有很大的縫隙。

但是就算是允許,她自己也沒多少的信心,畢竟她不是姜寶。

劉惜玉恨早知道,就知道自己和姜寶的不同。

姜寶和她一樣學小提琴,對方只是上午學,下午還有其他的課程。

努力才會有回報,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住。

在沒有看到成果之前,要走的是一段很長的路,那看不到希望,還需要刻苦。

她也學過法語,覺得太難太枯燥,不過幾個月就放棄了,姜寶也是學了兩年才開始嶄露頭角,她堅持住。

其實當時一起的還有許多人,大家都信心滿滿的報了許多個班。

數學、法語、物理、計算機、小提琴……

一年後,全部課程都沒有放棄的,只有姜寶一個人。

別人都挺不住的時候,只有她挺了過來。

所以如今姜總能在昔日一群人中,站的最高,這可不光要家世背景。

劉惜玉歎了口氣,正是因爲這樣,同齡的男生在姜寶的襯托下,都顯得非常平庸,讓人難以入眼。

沒有了傅簡易和謝燎原,她得物色新的目標啊,畢竟一群備胎都不太滿意。

自己嫁入豪門的業務,還是不能荒廢,早點睡吧,明天早上還得瑜伽課和練琴。

※※※※※※※※※※※※※※※※※※※※

姜寶就很像……不講理的家長

放一個下本預收,突然覺得惜玉姐姐很好玩,目標明確的想加入豪門,寫個她的人設主角

婊裏婊氣放飛自我

季玉一心想嫁入豪門。她的臉時刻精致,衣服永遠是親和十足的力馬卡龍色系,說話輕言細語,永遠得體,絕對不會讓人難堪。

而她勾搭的對象和備胎,也都是家室最好,能力最強的。

就差凌门一脚嫁入豪门,她发现自己是本小說里的炮灰,绝症死于26岁。

剛過完25歲生日的季玉:……?

季玉撕了苛刻的婚前協議書,老子要放飛自己,都要死了誰要哄著你們!

———

圈子裏的人盛傳季玉瘋了,那些防備著老公(男朋友)被人挖角的太太小姐們終于松了口氣。

不過好像有點不對。

大佬A看到門口的盆栽:“你不是說你只喜歡稀有品種的春劍蘭草,因爲它品行高潔?!!!”

季玉:“賣了,現在種香菜和蔥花,都是綠色的還能吃、好養活,你要帶一把回去嗎?”

大佬B:“你不是只吃素食嗎?”

季玉:“改了!無肉不歡謝謝!”

大佬C:“好久沒看到你,想看看你的照片。”

季玉:“哦,那你好好的想吧!”

衆人發現,放飛自我的季小姐過于迷人……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猪精女孩 ;投出[地雷]:燎燎的小朋友 2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青青子衿 1个;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印花染 39瓶;懒猫 30瓶;晴枫雅韵 20瓶;爱吃肉的小狐狸、落玲潇潇 10瓶;爱吃火锅的王局长、今天也是一条咸鱼、珠珠 5瓶;我家有只蠢金毛 3瓶;zoey、23107798、米多宝、瑞瑞、你快睡快睡、一只小蚯蚓、凤凰花又开、北洛、百里灼华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