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五十七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姜宝不知道睡了多久, 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 有三个未接电话是谢燎原打来的, 她睡前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怎麽,這是心懷不滿想罵回來啊?

還有一個未接電話是Alva。

姜宝叹气, 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找自己,真是不省心,她不想下床,直接拨了号过去。

沒想到那邊的聲音卻不是Alva。

“你快开门, 我们就在你的房间门口。”

姜寶愣了下,謝燎原不滿足光罵她,還沖上門想打她嗎?

都這麽囂張了嗎?

姜宝有些着急的说:“Alva你快把这个找麻烦的人, 给我丢出去。”

謝燎原:“……”

Alva:“小姐,他不是来找麻烦的,还带了医生来看你, 我可以把门打开吗?我也担心你。”

姜宝睡了一觉醒来, 还是感觉到很不舒服。

现在是还可以忍受, 如果明天情况继续恶化, 那就不好办了。

“可以,你和医生进来,让他在门口守着,不, 让他走吧。”

Alva:“好的, 我知道了小姐。”

謝燎原:“……”

姜宝考虑到好歹对方带了医生来, 缓和了语气又说:“谢谢你能看我, 不过我有点不方便。”

謝燎原無話可說,只能讓Alva帶著醫生先進去。

醫生用溫度槍測量了下,38.4度,差一點就達到高燒的程度,是有點危險。

姜寶有氣無力的說:“醫生你快想辦法,幫我把溫度降下來,我明天還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吃藥多久了?”

姜寶:“大概快四個半小時了。”

醫生:“這麽久了都不見緩和,你想要效果明顯的話,我建議打針。”

姜寶臉色變了下,打針?

Alva:“既然這樣的話,小姐你還是聽取醫生的建議吧。”

大小姐什麽都不怕,唯獨抗拒打針。

姜寶:“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不如你再給我開點藥?”

醫生:“我建議輸液。”

姜寶猶豫了十秒,這才艱難的開口:“那就只能這樣了,好吧,我答應你!”

醫生:“……”

不就是打針,怎麽這決心聽起來像是很嚴重的手術一樣……

醫生回去車上拿工具箱,就看到了坐在外面走廊上的謝燎原。

謝燎原陪著人一起去拿了東西,回來後,他又和裏面的人申請:“我能進來一下嗎?”

姜寶:“你走吧,你又不是醫生。”

怎麽,想看自己打針出醜啊?

謝燎原:“……”

醫生准備好東西,低頭看到把枕頭放在臉上的人,怔了下。

姜寶:“不要管我,我有尖銳恐懼症。”

Alva:“是的呢,小姐不喜歡尖銳的東西。”

其實不,就是怕打針。

醫生:“這樣啊,很快就好。”

聽到人說可以的時候,姜寶把枕頭移開,她歎了口氣,希望快點沒事情。

醫生囑咐說:“這瓶輸完差不多三個小時,我到時候來給你抽針。”

姜寶:“不用,醫生可以回去了,Alva服役過,簡單的醫療護理沒問題,多少錢你告訴他就可以。”

醫生笑著說:“不用了,我是謝總的朋友,他半夜打電話把我從床上叫起來,打完針應該就沒事情了,如果有問題隨時通知我。”

他說完從衣服口袋裏,拿出一張名片遞給旁邊的保镖。

“麻煩你晚上跑一趟。”姜寶話音一頓,又問:“他還在門外嗎?”

醫生突然來了精神:“在的呢!我就去叫進來。”

他反應非常快,姜寶就這麽一問,還沒有反駁,對方就已經沖了出去……

她只好什麽都不說了。

謝燎原走了進來,看了眼靠在床上的人,開口問:“你還好嗎?”

姜寶:“我很好。”

想到這個人好心請了醫生過來,姜寶雖然心虛,卻依然理直氣壯的說:“那幾條消息,是我高燒……手誤發的,你就當沒看過吧。”

謝燎原:“沒有,你說得都很對。”

姜寶:“……?”

謝燎原:“謝律凡是個混蛋,我父親也管教不嚴自然有過錯,你說謝律凡是個狗日的,那他就是狗日的!”

話音一頓,又說:“不過還是有點問題,我和他們不同,我和你……的姐姐是朋友,人品絕對沒問題。”

絕對是個好男人,最後這句話沒出口。

姜寶不可置信的看著人:“你居然說髒話?這也太沒有風度了。”

謝燎原:“……”

不是你先說的嗎?我只是複述一遍!

姜寶:“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她都有些懵了,到底是自己發燒,還是這家夥發騷?

“那你好好休息,我最後有一個提議,你能不能把我微信加回來?這樣方便聯系。”

姜寶在對方的注視下,拿起了旁邊的手機。

“好了,再見。”她開口送客。

謝燎原松了口氣,終于啊!

這大小姐的脾氣,還必須哄著。

姜寶看著關著的門,微微皺了下眉。

Alva倒了一杯熱水過來,放在了床頭:“小姐你喝點水,這裏有我看著的,你休息吧。”

姜寶喝了水,鑽到了被子裏。

以前謝燎原不突出,混在那麽多對她溫和的男生裏面,畢竟她一直以爲對方是個對誰都很體貼的紳士。

然後發現不是,錯了。

當有一個人很關心你,甚至不嫌棄麻煩的順著你,那就要警惕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一定是有所圖謀。

所以是因爲她們是姜家的女兒,二哥又頗爲看重,謝燎原想爲以後奪權做准備,爭取更多的砝碼。

還是……對林燦的臉,見色起意?

被人利用並不是壞事,只要是對彼此都有利就行。

謝燎原以後前途無量,如果他要娶林燦……大概包括她二哥的幾個兄長都會同意。

不過林燦的性格……未必會管得住對方吧。

而且她本人好像挺害怕謝燎原,對方家庭也有些複雜,這也是問題。

姜寶模模糊糊的考慮以後的事情,她沒有想明白就犯困睡了過去。

Alva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看著輸液瓶。

第一次見,大小姐才八歲,梳著辮子,穿著粉色的裙子,非常漂亮的一個小姑娘。

那天是姜寶大嫂家裏宴會,他的第一件事,就是送六小姐過去參加。

才下了車,姜寶還沒走幾步,就被舒家同齡的男孩從背後推了把,摔在了草坪上。

Alva趕快把人拉起來,六小姐沒有在意手掌被磨破了,也沒有在意對方嘴裏的‘□□養的’,而是看著被劃破的裙子。

怎麽辦,宴會馬上要開始了,她這樣很不體面,父親一定會不開心。

Alva當時借來的針線,把六小姐帶回車,幫她把裙子縫了起來。

他的針線不好,不過還好裙子是蕾絲質地的,其實看不出來。

大小姐這才表情放松了下來,又問,你會在這裏等著我回來嗎?

他說,這是當然。

我會一直等著大小姐,你放心去吧。

他當時想,這孩子雖然穿的光鮮漂亮,物質條件很好,但是未必比普通人家過得好。

有個年邁且歇斯底裏的父親,幾個兄長也差了太多歲,基本上忽略了這個妹妹。

那個推人的男孩會罵‘□□養的’,肯定是聽到大人說了什麽。

Alva看著對方長大,越來越有力量,別的人開再高的價想挖他過去,也沒同意。

他對大小姐的感情很複雜,既把對方當妹妹看,又當成女兒……輸液瓶滴完了最後一點,Alva走過去小心的抽了針。

掖好了被子走了出去。

———

姜寶第二天早上醒過來,溫度已經退了下去,雖然依然有些疲乏,但是精神好多了。

她吃完了早餐,這才慢悠悠的出門去考場。

姜寶本來想定今天的機票回去,但是連軸轉,決定還是休息一天,免得到時候又出問題。

這是林燦的身體素質不行,才不是她的問題。

姜寶從考場出來,時間還很早,她這會兒也不想回酒店,總覺得很郁悶。

Alva:“我聽說故宮和長城不錯,你要去看嗎?”

姜寶:“也行吧……去看看。”

Alva開車送人過去,姜寶就去故宮的門口,長城的城牆下,遠遠看了幾分鍾,當做是來過了。

人太多了,她討厭去人多的地方。

姜寶想了下問:“你想去看看嗎?我可以在車上等你。”

這輛車的空間很大,完全可以休息,左右也不累。

Alva:“不用了,小姐。”

姜寶:“那好吧,我們可以回酒店了。”

這麽轉了兩個小時,至少她現在心情好多了。

不是因爲參觀了景點,而是看到了擠來擠去的人。

這個比較有趣。

———

姜寶剛回到酒店,就接到了林燦的電話。

雖然她目前不太想和人說話,不過還是按了接聽鍵。

林燦小心翼翼的問:“你什麽時候回來?”

姜寶:“我就不能玩兩天嗎?我偏就不回來。”

林燦:“……當然可以,那你慢慢玩,不用著急回來。”

姜寶:“你什麽意思,巴不得我一個月別回來,你就可以爲所欲爲?”

林燦:“……”

姜寶:“算了,我聽說傅簡易住在我們酒店,我真得好好謝謝他,你不是做了草莓醬,給他送點過去吧。”

林燦:“那是我給四哥做的,而且不太好吧。”

姜寶:“什麽不好的,我看他挺喜歡果醬的,不是果醬的其他也行,去刷個存在感,讓他下次有好事記得我們。就這麽點事你應該沒問題?再說了,孝敬長輩不是應該嗎?”

你都叫上人叔叔了,還得我也得改口!不過裝小輩也好,能受長輩的照顧,享受紅利。

林燦:“……沒問題。”

姜寶也沒有其他要交代的,挂了電話。

———

林燦雖然覺得不太好,不過姜寶都說了,那自己也只能去辦了。

她發了短信,問了傅簡易什麽時候在,她可以送過去。

不過等到下午六點,那邊也一直沒有回複。

林燦于是打電話,問了酒店的經理,確認傅先生在房間裏,她就過去了。

不光是她,還帶上了姜玉,畢竟要避嫌。

傅簡易有不少房子,不過最近被他媽媽催的有些煩了,這就躲到了酒店。

總不能把那些姑娘帶到酒店來吧,這多不好看。

林燦按了門鈴,站在走廊上等了一分鍾,剛想著人不在下次再來,門就開了。

不是傅簡易,是一個黃色頭發的少年。

對方穿著一件很大的襯衫,剛好遮住了大|腿根。

這顯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非常不合身,一雙腿非常白,晃眼睛。

少年看到了門外的兩個人,也是一愣,稍微掩了下門。

姜玉:“咦?你都不穿褲子嗎?”

少年笑了下:“啊,不好意思,我剛才在洗澡,以爲是Bowen回來了,你們找他有事情嗎?”

林燦確定了沒有走錯樓層,這才偏過頭,把手中的紙袋遞給人:“你把這個給他,就說是姜寶送來的。”

少年接了過來,又問:“好的,還有什麽要說的嗎?”

林燦搖了下頭,非禮勿視,得趕快走才行啊。

真是一雙美腿。

少年點了下頭,轉頭又對姜玉說:“對不起帥哥,我不是故意不穿褲子的,嚇到你了。”

姜玉認真的說:“沒關系,不過你下次要穿褲子,這是不對的。”

既然你道歉了,那我就原諒你了。

“我記下了。”少年笑了下,關了門。

林燦非常後悔今天自己過來。

好像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她一點也沒有窺探別人秘密的愛好啊!

所以說她懷疑傅簡易是……完全有道理,畢竟那位劉惜玉小姐漂亮又溫柔,姜寶不喜歡算了,傅叔叔沒理由不動心啊!

而且不喜歡劉小姐,當時燕肥環瘦那麽多姑娘!

想到剛才的少年,林燦腦補了許多,趕快打住了開始不健康的畫面。

兩個人的年齡相差有點大,對方還是外國人?

不過也不是問題,真愛沒有界限……

反正和她無關。

———

傅簡易是臨時有事情,才到酒店就離開了,他再回來已經是三個小時後了,自然對發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傅簡易推開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人,挑眉問:“你怎麽還不走?”

這位是他遠嫁國外堂姐的孩子,今天不知道爲什麽跑來了這裏。

“我明天就回法國了,別那麽絕情,你在酒店躲你媽媽,我就不能借宿一下躲我媽?”少年說得理直氣壯。

“那隨便你,反正有兩個臥室。”傅簡易走了幾步,就看見了被扔在地上的襯衫又問:“你幹嘛亂扔我衣服?”

少年正在打遊戲,頭也不擡的說:“你自己撿一下。”

他沒有換洗的衣服,剛才叫了客房服務來拿髒衣服,這不是還沒洗完送回來,就只好用傅簡易的將就下。

雖然說浴袍也可以,但他本來是准備下樓溜達一圈的,沒想到傅簡易衣服這麽大,完全不適合自己,只好作罷了。

也沒關系,自己才十五歲,以後一定比人長得更高。

兩個小時後,衣服送回來,他就換下了襯衫。

傅簡易收好了衣服,看著一邊的紙袋又問:“這是什麽?你的?”

“是一個姑娘給你送來的,哦,她身邊還跟著一個大帥哥,天啦,長得真帥。”

傅簡易翻了下東西,想了下問:“她是不是叫姜寶?”

“好像是的,和她一起的帥哥是誰啊?你能介紹給我嗎?”

“你死心吧!腦子裏想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別帶壞別人!”

少年有些遺憾,想了下又問:“那個美女呢?介紹給我當朋友啊?”

“這就更不可能了。”

傅簡易教訓完了人,拿出手機看了下。

現在這麽多垃圾短信,他也沒有及時看到對方發來的短信。

傅簡易沒耐心打字,直接撥了過去。

林燦看到來電顯示嚇了一跳!已經被發現了!自己會不會被滅口?!畢竟傅簡易還沒有出櫃!

好吧……想多了,應該不至于那麽凶殘!她非常忐忑的接了電話。

傅簡易:“東西我看到了,謝謝你啊,剛才我剛好不在。”

林燦:“都是小事!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傅簡易:“說什麽?”

林燦腦子轉了一圈,對方這麽問,那自然不能直說了,應該假裝什麽都不知道。

她故作鎮定的說:“沒什麽,時間不早了你休息吧,不耽誤你事情了,再見叔叔。”

傅簡易:“……”

今天怎麽說話這麽著急,是因爲還有其他事情?不會說出去……是不會把他住在這家酒店告訴別人?

這個小孩子還真是有意思,現在年輕人都在想什麽啊?

傅簡易踢了一腳沙發上的人,心血來潮的問:“喂,你覺得我們有代溝嗎?”

少年終于擡起了頭:“那是當然了!也不看你比我大多少歲!我又不是老頭子好嗎!”

傅簡易的臉瞬間黑了。

“……你現在就給我滾,馬上。”

他這個年紀……都算老頭子了?中年危機都直接跨成了老年危機?

完全、完全不能接受。

※※※※※※※※※※※※※※※※※※※※

隨機五十個紅包

大家晚安啊,這麽勤快的我,難道不值得你誇一句嗎,╭(╯^╰)╮

推薦基友唐宓的快穿新文:《渣女改造手冊[快穿]》

文案:

所謂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位面三千,甯潇需要改造正是這樣的壞女人們:

僞裝白富美的綠茶校花與她的殺馬特學渣;

放不下初戀的野心女與她的殘疾總裁;

謀害親夫的心機皇後與她的偏執皇帝;

嫌貧愛富的知縣小姐與她的重生首輔;

美豔白蓮的反派之母與她的高冷影帝;

忘恩負義的小白花與她的乖戾大佬,等等。

而甯潇穿越的目的,也不過就是爲了給那些被“她”辜負了的可憐人送出獨屬于他們的一段情話罷了。

本書又名《壞女人改造手冊》、《渣女洗白一百零八法》、《反派女人們的忠犬男友錄》以及《我有特殊的戀愛技巧》。

可戳:手機版

網頁版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vanvan、vivienne 10瓶;爆豪胜己 6瓶;道听途说的玲子、╰内些尐甜蜜、仔仔仔在干嘛 5瓶;大河 3瓶;一只小蚯蚓、透明的雨、凤凰花又开、若希小辰、疯子、长安、zoey、米多宝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