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三十九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林灿开始着急了, 她刚才又说错了话!

谢燎原那么问的时候, 自己应该否认的!

她刚坐下, 下一秒又站起身说:“还是我一起帮忙吧。”

傅简易:“既然是你老师,那一定没问题的, 刚才你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再说了,不是还有谢燎原帮忙打下手,我们就等着尝味道就好。”

林燦:“……”

傅简易:“快坐着啊, 不是走得腿都酸了。”

姜寶看了眼林燦,兩個人交換了個眼神,她這才坎坷的坐了下來。

———

不就是一个樱桃酱,这能有多难, 自己能搞定得了,姜宝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她對比櫻桃和櫻桃醬的不同,思考著兩者在物質轉變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生的物理、化學的反應。

櫻桃醬是沒有核可以直接食用,姜寶皺眉。

那第一步不是開火是去核,姜寶展眉。

小樱桃甜度不高,糖分加热后会乳化,口感会酸涩, 姜宝皱眉。

甜味剂从化学结构来看, 有糖醇类、苷类、氨基酸, 所以桌上有一罐冰糖, 姜宝展眉。

林燦找出來的檸檬要怎麽用?姜寶皺眉。

酸性可以加速果胶的反应, 所以要挤汁,姜宝展眉。

Ok,步驟和食材的用處有了輪廓,果然萬物皆可化學。

姜寶覺得自己是天才。

以上就是一衆人,看到大師關于‘美食的靈魂’最質樸的思考。

理論都對了,那麽問題來了:要怎麽拿這把刀給櫻桃去核?

這麽一大堆的櫻桃,不是一兩顆。

假如她不小心切到手,也不算太丟臉?

畢竟人都有失誤的時候,而且這總比表演粗糙的刀工好……到時候就可以用傷口不能‘沾水’的借口,讓林燦接手。

應該也沒人會懷疑。

雖然自己是個天才,未必不能做得很好,但是姜寶還是決定用‘金蟬脫殼’這個招,畢竟事事不用強出頭嘛。

她拿著那把大到可以去殺人的刀,看好時機就准備幹活。

現在倒真成了大哥嘴裏‘流血都不流淚’的女人。

其他人也很意外,拿著砍骨頭的刀去……切小櫻桃,會不會太誇張了點,而且畫面非常不和諧。

姜骁咳嗽了聲,強行的挽尊:“這你們就不懂,大廚不管切什麽都一把刀,這就是和普通人的區別了。”

衆人:“……”

真的是這樣嗎?

姜寶把心一橫,剛准備給自己放血,突然被人握住手腕。

她轉過頭就看到了謝燎原,姜寶眨了下眼睛,不知道這個家夥又要幹什麽。

“還是我來切吧,你去把那幾個要用的瓶子洗了。”

謝燎原從容的從櫥櫃拿了一把陶瓷的水果刀,開始利落的幹活。

他一個人在國外生活過幾年,刀工也算湊合。

姜寶:“……”

等等,原來還能用其他的刀?難怪說剛才那把這麽沈!

“謝總還搶著幹活啊,不錯啊。”有人調侃道。

謝燎原看了眼姜寶,聲音淡淡的說:“我突然來了興趣,想試著自己做,讓林小姐來指導,希望你們不要嫌棄我的手藝。”

一群人笑了起來,說有了這心意,那自然不會的。

調侃謝總還真是一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好男人,哪怕不好吃也要捧場。

姜寶在實驗室洗過燒杯,洗東西自然不成問題。

她慢吞吞的把幾個小瓶子來回洗了三遍,對方還沒有處理完果核,只好走過去看著。

她從前倒是不知道,謝燎原還擅長切東西。

謝燎原處理完櫻桃,放下刀又問:“那接下來是放鍋裏嗎?”

姜寶點頭,看了眼對面的林燦。

對方在給自己比口型:水。

她連忙補充又說:“然後放水。”

謝燎原沒有表情的把切好的櫻桃,放到了白色陶瓷鍋裏,然後加入了水進去。

加了大概半鍋,轉頭又問:“這樣夠了吧。”

姜寶瞧了眼,裝模作樣的說:“也差不多,你畢竟第一次做,不能要求太多,憑著感覺走。”

“你說得對。”謝燎原收回了看著人的視線,邊攪拌邊說。

不一會兒,空氣裏就開始彌漫著果醬的香甜氣息。

其他人邊聊邊等,只是偶爾看一看,也不覺得無聊。

謝燎原:“可以加糖了。”

姜寶背著手:“這個你自己看,要想健康點就少加糖,喜歡甜一點就多放點。”

這個回答完美無缺!自己果然是天才!

謝燎原:“我懂了。”

半個小時後,鍋裏的櫻桃醬變得粘稠了起來,謝燎原關了火,又看著桌子上的幾個檸檬。

化學實驗的劑量非常重要,這個不能隨便的糊弄,姜寶有了主意,她冠冕堂皇的說:“姐姐,我以前教你的都還記得吧?那我現在考考你,這一鍋櫻桃醬要加多少檸檬?”

“……”

林燦愣了兩秒,回過神,連忙搶答:“一斤水果放一個檸檬的果汁,不過櫻桃本來就有些酸,要適當地減量!這一鍋要放四個檸檬!果醬等到涼了,撇去浮沫才能裝到晾幹的瓶子裏!然後封存起來冷藏可以放一個月!我說得對不對!?”

“很好,看來你都記得很清楚,下次我再教你其他的菜。”姜寶點頭表示贊許,轉頭又吩咐旁邊的人,“那我來攪拌,你去切檸檬。”

謝燎原:“……”

他把勺子遞給人,認命的去切檸檬。

其他人……倒是沒看出不妥。

傅簡易看著旁邊坐著的林燦,想著下說:“你回答問題真積極,像是個認真的小學生。”

林燦:“啊?有嗎?”

“有,怕被老師誤會自己是差生,搶著把會的都一股腦說出來。”

林燦有些懊惱,是不是自己又說錯話了?和這麽多聰明的人在一起,老是顯得她傻裏傻氣的。

傅簡易看出來對方的心思,小聲的說:“不傻,挺好的。”

有點可愛。

林燦:“啊?”

這有什麽好的?叔叔你說了這麽多話後,給我的評價一點沒有公信力!

算了吧,反正也就這樣了,幸好姜寶那邊一切順利沒有出意外,自己也能松口氣。

擠上檸檬汁後的兩分鍾,謝燎原關了火。

果醬熬煮的時間不長,能看到大顆粒的果粒,顔色看著非常漂亮。

大家都過來參觀,還挺像是那麽回事。

姜寶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謝燎原:“謝謝林小姐的指導,原來不是很難。”

姜寶臉色維持著假笑:“客氣了,你也很有天賦。”

她剛才被推出來做果醬,在心裏給謝燎原記了三、四筆,不過看在這家夥後面表現的不錯,那就暫時記兩筆好了。

既然來了跑馬場,那當然要活動一下筋骨,男人們都出去了,說是剛才看到姑娘們賽馬,他們也要比賽。

姜寶和林燦留了下來,等著果醬涼了裝罐。

衆人紛紛表示謝燎原親手做的太稀罕了,自己要帶回去一罐的。

林燦裝罐,姜寶試了下味道,居然還……不錯。

還是自己指導的好。

___

傅簡易上了馬,想了下說:“我從前只是遠遠的見過一次姜寶,現在發現她和印象中的不太一樣,你和她認識多,年又是高中校友,你覺得呢?”

謝燎原:“女人多變,更不要說一二十歲的姑娘了,這很正常。”

“你这样说也对。” 傅简易很快把疑问抛到了脑后,又笑着道:“待会儿的赛马,我可不会输给你,对了,你觉得我年纪算大吗?”

“三十歲都有了中年危機?不像是你的作風。放心吧,傅總你是黃金年紀。”

傅簡易當然不擔心,不過被叫了許多聲‘叔叔’落下了點陰影,聽人這麽說,徹底的開懷了。

謝燎原不動聲色的換了個話題:“謝律凡他媽還想撮合姜寶當自己兒媳婦,如果不是那件事。”

傅簡易一臉詫異:“不會吧?她還年紀這麽小?”

謝燎原:“現在翻了年,她十八了,等明年上大學訂婚,再過兩年結婚不是正好。”

傅簡易被驚到了,在心裏捋了捋,雖然有點早,但是也很正常。

他皺了皺眉說:“謝律凡算什麽玩意,他可配不上,想得倒是美。”

謝律凡和姜寶的那件事,雖然對外保密,但是傅簡易和謝家關系匪淺,自然是知道。

男人喜歡女人很正常,但是用強迫的手段太下作,而且做都做了,居然還被發現,那更是腦子進水。

傅簡易開始只是瞧不上謝律凡,現在對方和他很投緣的小姑娘扯上關系,那就變成了憎惡。

謝律凡算個什麽玩意!骨子裏爛透了!至少得給小姑娘找個心術正派的男人!至少!

謝燎原:“我是反對這門婚事。”

傅簡易:“我絕對不贊成!他們那是癡心妄想。”

謝燎原在心裏冷笑,原來那天是她。

謝律凡是該死,他是容不下那蠢貨再蹦跶一段時間。

剛才衆人圍繞著的‘姜寶’,謝燎原在一邊遠遠的看著,心裏猜測就跟明朗了。

對方因爲無措,一只手抓著裙子。

一年前的宴會,姜寶也穿了一條這樣絲質的裙子,當時她爲了保持裙子整潔沒有皺褶,踩著高跟鞋站了兩個小時都沒坐下來片刻。

哪怕是同一張臉,那也不是她。

謝律凡不是第一次懷疑了,只是兩個人見面少,有時候電話那邊姜寶顯得很正常。

這讓他很迷惑。

原來,那天在酒店的餐廳,把自己叫來的也是她。

當時她和幾個滿臉恭維的男人一起,還和謝律凡扯上關系,雖然自己不想管,但聽到對方嘴裏提到‘姜寶’,還是強行把人送走了。

那天在音樂廳……她坐在旁邊的空座是對的,本來就是她的位子。

兩年前他和姜寶一起去聽了她五哥的演奏會,她當時說以後有機會再一起捧場。

姜微言來了國內開獨奏會,他就一個人來了,定了兩張票。

謝燎原前面一段時間都很小心,他大哥和他父親前妻幾次設計他,仙人跳,不過沒成功。

突然湊上來一個完全陌生的女人,他自然態度不好。

對方不但知道自己在國外的事,還很了解姜寶。

姜寶一共就回國兩次,每次都才幾天,不但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也沒親近的朋友,能知道這些訊息太蹊跷。

那最有可能是他大哥的母親又想了什麽招,畢竟謝律凡私生活一直被诟病,如果他名聲也沒了,兄弟倆一樣,那對方做的事也就不算什麽。

他擔心謝律凡的生母知道他和姜寶關系不錯,不但設計自己,還設計她。

而那個幾次巧遇的女人,她的行爲太奇怪,目的性太強,但是又遮遮掩掩的不說實話。

謝燎原現在很懊惱,有那樣的父親和兄長,他哪裏算什麽紳士。只是在她面前,才做了一個溫和無公害的紳士。

苦心維持這麽多年,心裏想著也許姜寶需要男朋友、或者未婚夫,自己能憑借著好印象,往前面沖一沖。

然後突然暴露了……

他想到這幾個月的事,簡直要悔青腸子了。

他們兩姐妹其實很謹慎,但林燦是個普通小姑娘,難免有破綻。

這些不算什麽,其他人會忽視掉,畢竟姜寶是從外國回來的,和誰都不熟。

可是自己是一直注視著人的,自然會察覺不妥。

———

謝燎原心不在焉的跑完,也不在乎自己的名次。

他下了馬就看到姜寶被一群人圍著,正在說什麽,時不時爆發一陣的笑聲。

姜寶比起這群同齡的富二代,更喜歡他們父母的錢。

不是每個人都會騎馬,這些人看到她剛才馬術熟練,一個人開頭來問,其他人都湊了上來。

姜寶微笑著講解:“其實按照馬的性情分類,有熱血馬、冷血馬和溫血馬。這三個種類,最古老、血統最純正的,分別是阿拉伯馬、蒙古馬和汗血馬,我姐姐就又一匹汗血馬,在英國的莊園,你們如果去倫敦可以看看。”

“哇,汗血馬跑比賽肯定很厲害,是不是很帥?!”一個女生滿臉憧憬的問道。

姜寶:“沒有呢,很多時候,純血馬被禁止參加馬賽,不過的確很漂亮,現在這個牧場大部分都是英國的溫血馬,是雜交培育的,不但是性情溫順而且爆發力也很足,你們可以試著玩玩。”

一群小孩子被說得五迷三道的,他們都對姜寶印象很好。

現場氣氛不錯啊,謝燎原心裏放松了些,看來不是很生氣,這是個絕好的機會!

他走了過去,貌似隨意的問:“怎麽,你們在說馬兒嗎?”

姜寶看了眼人,沒好氣的說:“你來幹什麽!我還在生你的氣,給我走開!”

說完她就背過了身,然後帶著幾個小年輕換了個地方。

原地孤零零的謝燎原:“……?”

※※※※※※※※※※※※※※※※※※※※

姜寶:今天也是記仇的一天,來,翻開我的小本子……

隨機三十個紅包,摸摸哒~~大家要撒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