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恐怖懸疑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 88 章

《當白富美成爲貧困女》第三十八章

文/西淅
推薦閱讀: 家有悍妻怎麽破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林灿虽然才被认回来, 但毕竟也是姜家的小姐, 身份摆在那里, 别人也不能小觑。

更何况现在是顶着林灿脸的姜宝,她虽然情感缺失, 但认定一件事对自己有利,那就会尽力去做。

可以用智商去彌補。

姜宝很感谢父母的遗传基因,让自己和林灿都有张漂亮的脸。毕竟皮相一流, 无论男女那能获得实际的便利和好处。

陋室明娟绝不少见,但是和大数据相比, 那就太稀缺。

大部分情况下, 富贵人家的孩子, 无论是长相、还是下功夫培养的气质,都能在人群中能被清晰分辨出来。

姜寶善于應對這樣的場合,她稍稍示好,就能讓人産生好感。

她的目的性強,卻遮掩的好,而且哪怕是對方察覺出來也不會不悅。

他們這個圈子私下不睦,表面也會一團和氣,爲了彼此體面會給對方足夠的尊重。

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 突然置换生活环境的姜宝,分分钟都在暴走的边缘。

有錢人和普通人眼裏的世界截然不同。

对普通人来说, 城市是钢筋混泥土的冰冷森林, 可是有钱人的眼里是五彩缤纷的醉酒笙歌。

他們的生活在鈔票的流逝中精彩起來。

普通人是遥远梦想, 有钱人确实已经可预见的目标。

自然不需要爲了那一點錢暴露人性最黑暗面。

不会为了两万块去逼小辈拍泳装, 去下药。

有錢不等于好人,也許心腸更黑,但他們表面掩飾的很好,不會把龌龊放在台面上。

姜寶遊刃有余的世界,對于林燦來說,卻是全然陌生的。

這些男人看起來都不好相與。她怕出差錯,只能少說話。

林燦害怕和自己同齡、性格又外向的男生來往。她已經接受了一段時間的心理輔導,情況好轉了許多,倒不至于當場失態。

好幾次想開口都沒有成功,林燦歎了口氣,和應付裕如的姜寶比起來,自己仿佛一個冷酷的魔鬼……

姜寶很快注意到了林燦的局促,她讓對方下去,到處走走。

二樓的這群人要小心應付,但是下面的那些人和姜家的背景比起來要差了許多,不需要太花心思。

謝燎原的視線在離開的‘姜寶’和正在聊天的‘林燦’之間打量了一圈。

最後選擇跟著‘姜寶’下了樓。

姜寶自然不會放棄拓展人脈的機會,她和幾個人聊到了最近香港的股市。

那邊比內地可操作性多了去。

她擡頭,就看到離開才十分鍾的林燦出現在了樓梯口,臉上有幾分慌亂。

姜寶和同桌的人打了個招呼,站起來迎了上去。

她不動聲色的拽著林燦轉過身,這才小聲的警告人:“你必須時刻注意儀態,垂著頭,會看起來很矮!”

林燦聞到了姜寶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定下了心神。

“下面一群人起哄,讓我去騎馬。”

姜寶:“你沒說自己穿裙子不方便嗎?”

林燦:“上次的那位……劉小姐也來了,她說有備用的騎馬裝給我,一定要我和她朋友比一場。”

當時旁邊的人也跟著起哄,說就算身體不舒服,也可以指導別人,畢竟你都這麽厲害。

被七八個人圍著,林燦哪裏招架得住,竟然稀裏糊塗的沒拒絕。

姜寶皺眉:“又是她,等等,難道今天傅簡易來了?”

“嗯,是來了。”

姜寶:“哼!難怪她發騷了。劉惜玉在傅簡易的身上下了苦心,連著矜持都暫時抛在一邊了。”

林燦瞪大眼睛:“你、你說什麽?發、發什麽?”

姜寶:“我說她發騷,沒事找事,她真的好騷啊。”

林燦呆若木雞,這次聽得很清楚,她徹底淩亂了,

在自己看來姜寶是那種……很女神範兒的,高高在上有幾分疏離,除了偶爾暴走,其他無可挑剔。

嘴裏突然說出‘騷’字,完全和她整個人不搭!

林燦腦子裏都是那句‘好騷啊’的循環,一時無法接受。

這是姜寶在學校裏學的粗話,偶爾說起來還挺順口,舊的很能表達意境。

生活環境真的很重要,她密集的去學校上了半個月的課,耳融目染了許多,可不只這些,畢竟以前姜寶只會罵別人是討厭的鴨子,這方面的詞彙量匮乏。

姜寶見人像是失了魂,推了一把:“你發什麽呆。”

林燦總算回過了神,心情複雜的又問:“那要怎麽辦?”

“先看看她打什麽鬼主意。”姜寶對劉惜玉的感官很不好,雙方早就杠上了。

她肯定得給人找點不痛快,那自己才能舒坦。

——

兩個人下了樓,姜寶遠遠的就看到了劉惜玉被一群人圍在中間。

她臉色是慣有的笑,說話溫言細語。

當然,這個‘假笑’是特意練習過的,姜寶的禮儀老師也教過,必須起來真誠、甜美又有親和力。

姜寶不如對方表情管理好。

劉惜玉給人感覺就是隨性自然的大小姐,她的衣服永遠是淺色,臉上的妝也很淡,頭發披著沒有燙也沒有染。

溫柔又無辜,冰清玉潔的樣子會讓男人的保護欲暴漲。

總而言之,看起來就很像能當好‘溫柔賢惠有能體貼丈夫’的好妻子角色。

其他的那些年輕的小姐,在劉惜玉旁邊,那都只能淪爲陪襯的綠葉。

對方也能把一個特質發揮到極致,腦子自然是聰明,並不比自己差。

只是兩個人專營的方向不同,劉惜玉想要嫁給有錢人,姜寶更直接,她只想要從別人那裏掏出錢。

不管是名媛閨秀、或者是矜貴公子,被拉回了原生家庭,都會有各種的俗氣。

姜寶的自負背後是多年的崎岖和掙紮,她再不想受控于人,不屑于當個處處隱忍得體的好妻子。

而劉惜玉雖然出身于世家,但是最近幾年家裏沒落了不少,爲了保持一直生活在從前的圈子,她身負使命,必須嫁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

姜宝:“呵!super girl装成阿依莲女孩了。”

林燦:“……?“

這又是什麽!!!你怎麽會知道‘阿依蓮’這種東西…?!!

老姐你不需要學習課本,那在學校都學會了些什麽奇怪的東西?

姜寶:“劉惜玉交給你,騎馬交給我。”

林燦不懂就問:“我要做什麽?”

姜寶:“很簡單,你跟著劉惜玉,讓她不要和傅簡易有單獨相處的機會,這點不難吧?”

孤男寡女,幹柴烈火,要萬一有個什麽可不好說。

真讓劉惜玉真勾搭上了,那姜寶不得氣死。

你想支走我,我就偏偏給你安排個電燈泡。

林燦:“……有點難,我盡力吧。”

她也不能去騎馬,只能厚臉皮的試一試。

當一回討人嫌的電燈泡。

姜寶:“那我們走吧。”

———

一群人看到‘姜寶’去而複返,還帶來了‘林燦’,都有些意外。

劉惜玉笑著問:“怎麽沒去換衣服呢?我們一群人等著看你和王瑜的比賽。”

姜寶聲音淡淡道:“不用等了,她不喜歡穿別人的騎馬服,我姐姐去年拿了歐洲少年組錦標賽的第五名,兩個人層次完全不同,這樣的比賽不是難爲哪一方?”

話音一頓,姜寶又說:“她當教練的話,價錢再高也未必肯教,挑剔學生,不過姐姐倒是指導過我幾次。現在由我和你比好了,剛好也不用去換衣服,是嗎?”

衆人:“……”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是你都已經做好了安排。

這位看起來可難相處多了。

不過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自然也不好再反駁。

在足球和籃球尚未流行之前,賽馬是歐洲的第一全□□動。每次賽事准備時間很久,比賽卻不過一兩分鍾的事。

姜寶每周有空都會騎馬兩、三次,爲了保持運動量,她不喜歡室內健身房或者在室外跑步,騎馬能讓腰腹線條更流暢,也能鍛煉腿部肌肉。

這是一項不需要和別人交流的運動,她喜歡那種自在。

姜寶很快選了一匹馬,讓工作人員給牽了過來。

兩個人分別上馬,連著二樓的那些人,這會兒也都站起來往賽道方向瞧。

他們剛才和姜寶聊過,對人印象不錯,有人用調侃的語氣加油。

這不是專業的比賽,姜寶自然不用全力以赴,贏了就好。

劉惜玉找的人,看上馬姿勢就知道很業余,不過是爲了拖住自己……不打擾她好事。

姜寶在開賽前對林燦使了個眼色,讓她不要忘了任務。

槍聲響了後,姜寶控制著速度,最後到終點只是比人快了一點,不過她氣定神閑,從節奏就能知道是高手。

姜寶勒著缰繩,視線搜索了一周。

才兩分鍾的時間,傅簡易、劉惜玉、林燦都不見了。

姜寶也沒放在心上,她要求林燦一定要跟著,不需要那個傻乎乎的家夥做什麽,當一個稱職的電燈泡就行。

這樣也好,避免了林燦在這裏被其他人爲難。

姜寶很久沒騎馬,既然做完了熱身,也不急于下去。她和二樓的幾個剛認識的人揮了揮手,然後策馬往前。

這個跑馬場很大,除了有國際賽道,後面還有一片可以自由活動的區域。

姜寶只要有想法,就可以輕易的給人留下好印象。

並不是每個男人都喜歡賢妻良母類型,獨立的靈魂也會吸引人。

如今不少人覺得,這位姑娘騎馬的潇灑姿態,真是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

林燦看著走在前面的兩個人,非常無奈。

果然如同姜寶預料的那樣,賽馬剛開始,劉惜玉就邀請傅簡易去摘櫻桃……

說是問過了馬場的工作人員,最右邊有幾顆櫻桃樹,可以供客人采摘。

傅簡易還沒有答應,林燦就探出頭說,那我可以一起去嗎,我很想吃。

于是……就變成了現在的場景。

林燦還是沒有厚臉皮到三人同行,只是默默跟在兩個人的身後。

現在想起來,自己剛才又說錯了話,什麽叫‘很想吃’,這太像饞鬼,太不體面!

如果姜寶知道又得批評自己。

三個人走了大約有半個小時,終于看到了櫻桃樹。

這是本地的小櫻桃,果樹只要兩米多高,枝丫還垂了下來,陽光照射下,綠葉紅果的非常漂亮,伸手就可以摘到。

林燦在太陽下走了這麽久,這會兒也渴了,直接伸手摘了一個放到嘴裏。

今天的雙鞋子並不好走路,還有三厘米的跟,但是看到劉小姐穿著七厘米高跟鞋走了一路都沒說什麽,她也只好咬牙堅持了。

這些富家小姐也太能忍了!

“酸酸甜甜挺好吃的,你們嘗嘗嗎?”林燦爲了櫻桃走了一路,這次要吃個夠本才行。

劉惜玉一臉不可置信:“都沒有洗你居然就吃了?”

林燦又摘了好幾顆,邊吃邊說:“這是純天然的,沒有什麽農藥殘留,周圍也沒有工業汙染,爲什麽不可以?”

轉頭看向另外一個人:“叔叔,你也嘗一嘗。”

傅簡易:“……”

他每次聽到‘叔叔’都要愣半秒,可是對方一臉坦然,他也就沒好意思糾正。

劉惜玉見傅簡易都吃了,改變了主意,笑著說:“傅先生,我也想嘗嘗。”

傅簡易摘了一些遞給人,劉惜玉唇不漏齒的吃了一顆,微笑著說味道是很好的。

林燦覺得對方雖然人品不好,但是儀態一流,不由也放慢了吃的速度。

剛好劉惜玉也看了過來,兩個人四目相對。

劉惜玉簡直要氣死了,自己放下矜持抛出邀請,是想遠離人群,和傅簡易單純相處增進感情。

因爲姜寶的摻和,居然真的變成了單純的來摘櫻桃!還走了這麽遠!雖然說修了方便走路的小道,但是她的腳底板可疼了!

而且今天這雙限量版的紅底鞋,走了一路算是廢了!

姜寶這個小賤人!比以前還不要臉!

傅簡易怔了下,開口問:“你們在看什麽?”

兩個女人結束了火光四射的對視,各自移開了視線。

劉惜玉微笑:“我是看姜小姐的外套很漂亮。”

林燦接著吃櫻桃:“劉小姐的鞋子很精致呢。”

傅簡易看著吃得開懷的小姑娘,笑著說:“可惜我們沒帶容器,不然可以摘一點回去,給其他人嘗嘗。”

林燦歎氣:“是挺可惜的。”

这话说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如果我用外套来装樱桃,会不会让人笑話?”

傅簡易:“你說什麽?”

林燦今天下面穿了半裙,上面是針織衫,最近白天差不多二十度。

這會兒正午也很熱。

她早就想把外套脫了,于是就這麽做了。

林燦抖了抖衣服:“用這個裝,您看行嗎?”

她之前在鄉下住過一段時間,那時候和小夥伴去山上玩,就經常用衣服兜野果。

傅簡易終于搞明白了對方意圖,笑著說:“這當然可以。”

劉惜玉簡直看呆了,這又是什麽操作?

而且不但是姜寶拿外套裝櫻桃,連著傅簡易也被傳染了,脫了外套鋪在地上!

這兩個瘋了嗎!反正她才不會這麽做!

姜寶比以前還厲害!是她小瞧人了,居然豁出去了,什麽都做得出來!

傅簡易多麽一個冷清的人,居然被姜寶給帶偏了!

她恨姜寶!她恨死姜寶了!!啊!!!

劉惜玉覺得自己要被逼瘋了。

傅簡易個高手長,負責采摘高一點的小櫻桃。

林燦看著人的動作大,很自然的提醒道:“叔叔你小心點,不要把腰給閃了!”

傅簡易:“……”

他身體還真晃了下。三十歲難道不是一個男人最好的年紀?莫非自己垂垂老矣?!

不可能吧,他的發際線很完美,平時也有定期鍛煉身體,飲食方面也沒有放縱!

傅簡易轉頭,看著對方的確是一臉真切的關心,只好壓下了心裏的那些不自在。

還是個小姑娘啊。

可是很奇怪,明明姜寶和劉惜玉年紀差不到幾歲,他卻沒有把後者當成小姑娘。

因爲收獲頗豐,懷裏抱著櫻桃,林燦回程連著步伐也輕快了起來。

抱著櫻桃的兩個人一排,劉惜玉踩著高跟鞋艱難的跟著。

如果視線能夠實質化,前面兩個人的後背要被燒一個大洞。

林燦真沒其他想法,把傅簡易當成一個溫和的長輩。

她在同齡性格外向的男生面前,很不自然,比如說看到謝燎原……仿佛老鼠見了貓。

但是傅簡易是長輩,話也少,沒有壓迫感,她就放松了許多。

兩個人開始商量摘了這麽多櫻桃,要怎麽處理。

傅簡易問吃不完怎麽辦,估計明天就不新鮮了,林燦說沒關系,可以做成櫻桃醬,這樣就能保存很久。

自己就會做。

傅簡易對這個小姑娘印象不錯,哪怕是有意的討好,也是那種幹淨舒服的。

他笑著問:“你喜歡吃桑葚嗎?”

林燦:“你怎麽知道我喜歡桑葚?不過現在倒是很難買到了,運輸過來也不新鮮,雖然不是多麽金貴的東西。”

傅簡易:“我家裏就有桑葚樹,還得等一個月才熟,我到時候叫人摘了馬上送過來給你,我看你喜歡吃小櫻桃,猜你喜歡酸甜的口味。”

兩個人聊了一路,劉惜玉郁悶了一路。

傅簡易拿著櫻桃去二樓,給大家分一分嘗嘗鮮。

這樣的本地小櫻桃自然不稀奇,稀奇的是傅總親自去摘的!

要知道傅總的時間可金貴了,這些櫻桃可值千金。

林燦到處沒見到姜寶,這邊有可以用的廚房,她准備先過去看看,找一下有沒有能裝櫻桃醬的罐子。

傅簡易離開後,就只剩下兩個人,劉惜玉表情莫測的看著人,冷著聲音說:“你倒是肯下血本。”

林燦不太明白,什麽叫做血本?這些小櫻桃也不花錢。

她聽不懂,就對人報以微笑:“其實也沒什麽吧。”

“……”

這是炫富嗎?劉惜玉被氣得不輕,不想和人說話轉身走了。

這麽貴的衣服,姜寶說往地上扔就扔。

———

姜寶騎了四十分鍾的馬,出了一身的汗。

她是有潔癖的,早就帶了要換的衣服,簡單的洗漱後換掉了騎馬裝。

姜寶從外面走進來,和衆人打過招呼,就徑直的去找林燦。

林燦正在開放式的廚房,整理她摘來的櫻桃,。

姜寶只是看了一眼,整個臉色都變了,忍住了尖叫的沖動,她快步的走上前問:“你這個瘋女人,你居然拿這件衣服裝這玩意兒?”

林燦察覺到人表情不對,小心翼翼的問:“不可以嗎?可是當時沒其他可以裝的東西了,我會把洗幹淨的。”

姜寶深呼吸了幾口氣,這才咬著牙說:“這是我年初,在巴黎找高定工作室做的,這件衣服要六七百萬,你看到上面釘的珠子沒有,這些都有兩百年的曆史。”

不能洗的!

不要說這個小櫻桃了,她這件衣服的價錢……可以買來進口的車厘子裝滿了這一棟樓!!

姜寶想到走進來的時候,看到劉惜玉臉色不是很好,還在想是不是林燦有什麽奇招,心裏挺開心,可是現在是不知道該喜改悲。

這件衣服是姜寶最貴的外套,如果是那些幾萬的,穿一次扔了也無所謂,倒不心疼。

當初下訂單的時候,她也糾結了很久。因爲最貴,這也必須是她最喜歡的外套!如果不是現在身體的size不合適,她才不會給林燦穿!

而且她買下這件衣服也可費力!

那家高定工作室從來不對外銷售,很挑顧客,只服務各國的皇室後裔和名流豪門。新客人都是通過熟客介紹,還得考察才會售賣!

姜寶的高中同學是個西班牙王室後裔,她幫了人一個忙,對方才投桃報李,給她引薦了設計師。

要知道連著劉惜玉都沒資格去定制!

林燦有些慌張,她仔細的看了下,擡頭說:“好像沒有弄髒,真的對不起,也很對不起。”

怪不得劉小姐誇衣服好看,還說什麽願意下血本,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姜寶扶住旁邊的台子:“你讓我冷靜一下。”

林燦會不會瘋她是不知道,她覺得自己要瘋了!好幾百萬的衣服,當一塊打包布袋用。

“這件衣服很貴嗎?那我賠你好。”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

姜寶轉頭看了過去,傅簡易怎麽來了?這兩個人怎麽回事,對方居然主動要賠錢?

姜寶深吸了口氣,她自然不會讓人賠,又在心裏罵你個直男知道個屁啊!

明白什么是高定吗?什么是一针一线的匠人精神吗?做衣服的都是老藝術家,

這是藝術品!!!

好吧……其實她也不知道,反正能值六百萬,那必須寶貴嗎!

想到這裏姜寶腦仁疼,她擠出一絲笑:“我們姐妹開玩笑,怎麽好意思讓傅先生賠。”

傅簡易:“那我重新送你一件,姜寶。”

林燦:“……實在不必了。”

傅簡易走到人旁邊,聲音淡淡道:“你不是說要做櫻桃醬嗎?我來看看怎麽樣了。”

林燦:“我才剛剛洗完。”

她現在覺得這些櫻桃……簡直是用黃金做的了。

謝燎原走進來,就看到了廚房裏的三個人。

不只是他,一同進來的還有另外五六個人,都是來參觀做櫻桃醬的。

謝燎原看了眼正在整理櫻桃的‘姜寶’,笑著說:“聽到這裏有熱鬧,我,們就來了,寶兒我從來沒看過你下廚房,你還會做櫻桃醬?”

林燦:“……我後面學的。”

謝燎原看著人眼睛,又問:“那是跟著你妹妹學的嗎?”

林燦:“……對。”

謝燎原走過去,從‘姜寶’手裏拿過刀,聲音淡淡的說:“既然你跟著林小姐學的,那她的廚藝肯定更精湛了,不如讓她來吧。”

話音一頓,見人要反駁,謝燎原搶先一步說:“傅總和寶兒辛苦的把櫻桃摘回來,我們不能再麻煩他們了,既然林小姐你廚藝很好就受累了,這樣吧,我給你打下手怎麽樣?”

旁邊有幾個人起哄,說沒想到才認回來的姜家小姐還是個全才。

紛紛表示要帶一小罐回去出。

開放式的廚房,這邊的空間非常大,熬櫻桃醬完全沒問題,不會有什麽問題。

其他人看個熱鬧,都在旁邊坐了下來。

姜寶被已經推了出去,現在拒絕未免太生硬。

可是她從來沒有進過廚房,什麽都不知道弄!甚至不知道怎麽開火。

姜寶看了下料理台,按鈕好像很少。

她很快定了心神,不就是煮個櫻桃醬,自己一定能搞定!

———

姜骁聽說了林燦在後面廚房,帶著杜景洪一起去了。

這麽多人看著自家小姑煮……櫻桃醬?

這些人興致都不錯啊。

姜骁對旁邊的杜景洪說:“我姑姑厲害吧,聽說高手下廚之前得醞釀一翻,這樣做出來的美食有靈魂!第一次見到吧!”

杜景洪:“是挺有範兒的……不過我覺得吧,她會不會醞釀的時間有點久了。”

按理說,這又不是滿漢全席。

姜骁:“你他媽懂什麽,你連著開水都不會煮!”

杜景洪:“那好吧。”

他看著對方眉頭微皺,然後又舒展開……然後又微皺,接著又舒展開。

也許高手和小白也就是一念之間,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

其他人:好厲害啊!連著做飯都思考!肯定超級好吃!

姜寶:“我開火了要怎麽辦?把櫻桃扔進去?要不要拿著鏟鏟弄一下?那幾個按鈕又是什麽?我要先做什麽?如果程序不對會不會爆炸?那我要往哪裏躲?”

隨機五十個紅包

你們都不愛留言撒花,上(看)完了就走,沒有溫柔的一句鼓勵

T T 撒个花好吗,这样我就加更,我这几天开始长起来了

這是我第一本入V了日更一章的,我以前都是日更九千

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月皎皎 2个;糖果果丶 1个;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池里瞎 32瓶;夜月皎皎 20瓶;白夜问米、爆豪胜己 10瓶;苏姀、夏目 5瓶;吃不完的虾饺、凤凰花又开、我的昵称不告诉你 2瓶;伊酥茶茶、神撩、30834800、长安、咖啡不加糖、锦言无声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