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儒武爭鋒》最新章节列表 第2694章 请院花吃麻辣烫

《儒武爭鋒》第2646章 一人白衣仗剑天外

文/情殇孤月
推薦閱讀: 萬古神帝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秦楓睜開眼睛的霎那,整座黯星竟是山川一齊震動,無數建立在根基上的城池,霎那之間搖搖欲墜。

黯星表層,因爲極寒萬年不化的堅冰之上,竟是發出天塌地裂一般“咔咔咔”劇烈冰層爆裂的聲響,就好像有神人以重錘從裏向外,以冰面爲戰鼓,用力擂響,驚起無數蟄伏的妖邪鬼祟。

只是這些黯星上的鬼修巨擘,此時此刻,卻好像是被天道壓制,瑟瑟發抖,動彈不得。

此時此刻,黯星本源最深處,有七色光華如彩霞萬丈,一人白衣如雪,舉霞飛升天外。

卻不是朝著中土星方向,而是筆直一線朝昭明劍域方向飛去!

就在那七彩霞光生疼的瞬間,秦楓還遺留在此處的一件東西霎那之間大放光明。

破碎的鴻蒙鼎瞬間恢複到了正常大小,緩緩升起,光華流轉,一道背劍匣的老者身影飄忽其上,身影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卻是破口大罵,聲音清晰可辨:“秦楓賊子,你,你竟想拿老夫這縷魂魄幫你修複鴻蒙鼎,你休想,老夫這道魂魄就是灰飛煙滅,徹底消散于天地間,也不會……”

李淳風話音未落,忽地身影歪斜,竟是被一道矮小身影高高跳起,重重一腳踢在背上,一個站立不穩,話未說完直接栽進了鴻蒙鼎內。

那身影竟是個紮著小髫的灰衣童子,他居然一腳能踢在介于真實與虛幻間的李淳風殘魂上。

垂著一根小髫的童子蹬翻了李淳風,居然還把腳上的木屐在地上蹭了蹭,像是嫌髒似的:“唧唧歪歪個不停,人不人,鬼不鬼的,還真把自己當一號人物啊……不是你,大爺我們能淪落到現在這境地?”

也不知道是這灰衣童子天生就是口氣大,還是真的就是欺負李淳風落難了,一縷殘魂注定鹹魚翻不了身了:“趕緊一腳把這老王八蛋踹進去,幫著尊主大人修複這鴻蒙鼎才行啊!尊主大人一會砸昭明劍域的天穹跟護山大陣,還等著用呐!”

這灰衣童子說到這,陡然猛地給自己善了一巴掌,居然自言自語了起來:“還不是都是你這個賠錢玩意兒,叫你不要試煉秦楓,不要試煉秦楓,這下好了,咱們現在給他做牛做馬不說,修複這老什子破鼎,又要那麽多天地氣運!”

那灰衣童子的右手剛要再扇一巴掌,卻被自己左手死死按住,他自顧自演雙簧似的說道:“壓大贏大,壓大贏大啊!你別打了,打自己臉手不疼嗎?”

話音剛落,右手狠狠又是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臉上,灰衣童子嘀咕道:“不是你說的嗎?弄死了秦楓,你占他遺蛻,這具本源化身給我的嗎?吃肉歸你,背鍋歸我,算哪門子事,這……”

話音未落,灰衣童子左手又死死掐住右手的手腕了:“你別激動,別激動啊!我們先忙正事好不好,先修鼎,修鼎啊!”

與此同時,一襲白衣已到億萬裏外。

地絕星之外,那頭曾經偷襲萬古仙朝大軍的本土鬼道巨擘躲在星辰地殼之下,瑟瑟發抖,甚至連看都不敢去看那天穹外的白色人影一眼。

橫行無忌,萬古仙朝和昭明劍域兩家都不願招惹的不爭境鬼道老怪物,這時候真是比孫子還孫子。

秦楓遠遠看了那似人如猿,面容猙獰的鬼道妖物,冷笑一聲:“畜生,今日不與你計較,趁我改變主意之前,給我滾得越遠越好!”

鬼物如遭大赦,竟是連那一顆幾乎與他合道,算是性命相系的地絕星都不要了,化成一道黑影急速出逃,生怕稍慢一點就要遭遇那池魚之殃。

連這不爭境的鬼物自己都不太想得明白,明明對方跟自己是同境界,爲什麽看到那道白衣人影就跟見了鬼一樣,被對方天然壓制得連看都不敢看一眼。

見著鬼了,他自己不就是個鬼嗎?

秦楓沒有管那逃遁的老鬼,轉而看向地絕星另外一側昭明劍域方向,他蓦地笑了起來。

“來得早不如來的巧,若是再晚上一會,豈不是我秦楓失了待客的禮數。”

地絕星之前,虛空莽莽,死寂一片。

這讓秦楓所說的話顯得十分詭異。

可就在下一秒,虛空驟然如玻璃崩碎炸裂開來。

一艘艘銀白色帝君星艦漠然從隱蔽陣法中出現,如龍出水,巨大漣漪從虛空中激蕩開來,如海潮一線排開去往極目遠處。

在秦楓身前的竟是足足有十艘帝君星艦,護衛在旁邊的戰艦更是足足有數百艘之多。

銀色艦身與帝君星艦與金色艦身的各色戰艦在恒星光芒之下,在虛空中如一頭渾身金銀鱗片的蠻荒巨鳄,與這艘昭明劍域從虛空中現出猙獰面具的艦隊相比,立在艦隊前的那襲白衣身影顯得更加渺小。

昭明劍域的一艘旗艦上,有身穿劍裝,兩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冷聲對身邊弟子問道:“這人是什麽來路,莫不是腦袋壞了吧,居然想以一人之力阻擋我們昭明劍域的大軍!”

旁邊弟子恭聲說道:“副域主,此人就是中土星的秦楓!”

那名兩鬓斑白的昭明劍域副域主看向秦楓一眼,冷笑道:“哦,就是那個萬古仙朝的叛臣!”

旁邊的弟子趕緊道:“大人,這可是林淵老祖都交代過,有朝一日若與他對敵,切不可掉以輕心的人物。”

副域主捋了捋自己的胡須,冷笑道:“老夫有掉以輕心嗎?是這小子過分托大了才是,別說只是不爭境,就是浩然境大能,也絕無可能在我昭明劍域大軍面前存活下來。真是自投羅網!”

他眯起眼睛,看向水晶之上的秦楓,冷笑說道:“用陣法探查一下,他來此的是分身,還是本體,再看看他有無安排的後手埋伏!速速回報!”

旁邊弟子肅然抱拳領命,很快腳步匆匆,趕了回來,語氣難掩吃驚:“副域主,他的確就來了一個人,而且是本體,並非是分身,也非是身外化身。周圍虛空並無絲毫漣漪波動,應該沒有伏兵後手!”

又有弟子彙報說道:“副域主,萬古仙朝方面來報,敵軍主力在逐星郡的潛龍星集結,他們詢問我們何時可以到達戰場對中土聯軍形成合圍。”

副域主擡起手來,擺了擺冷笑道:“回複萬古仙朝,我們會根據既定行軍路線前進,最多解決掉一些中土星頑抗余孽,偏差不會超過一個時辰,讓他們耐心等著好了!”

他說完,看向遠處一襲白衣,負手而立的秦楓,冷笑說道:“就讓我禹大壽爲林淵老祖徹底了結掉秦楓這個禍害吧!他既自己找死,我們昭明劍域也正好不想夜長夢多!”

禹大壽得意道:“我們一共只有一個時辰的空閑,抽一刻鍾陪他玩玩吧!他不是幻想著可以一人一劍阻擋我們昭明劍域的大軍嗎?不是想要以身化盾,攔住我們的去路嗎?那就給他一個做英雄的機會好了,反正死了——也是英雄!”

旗艦之內,衆人哈哈大笑,有人捧腹笑了起來。

“只可惜死了的英雄,還沒有活著的一條狗有用。”

有人笑得眼淚水都出來了:“對啊,死人不會說話,活著的狗,好歹還能夠‘汪汪汪’叫幾聲,討一塊肉骨頭吃!”

艦橋之內,有人笑得前仰後合,一路上在虛空隱匿前進的疲憊感與枯燥感幾乎一掃而空。

可就在這時……

一襲白衣的秦楓看向遠處昭明劍域大軍,忽地笑了起來:“青山不就我,偏要我去就青山不成?你們昭明劍域人這麽多,都不先動手?”

話音剛落,秦楓身影竟是在虛空中驟然一逝,沒等所有昭明劍域戰艦反應過來,一聲悶響驟然如戰鼓擂響,緊接著整艘旗艦竟是如被隕石重重砸中,艦橋內的所有人,包括禹大壽在內,竟是都東倒西歪,站立不住。

禹大壽在內所有人都是驟然一驚,只見那襲突然消失的白衣人影就這麽突兀出現在了旗艦的防護屏幕之上,重重一腳踏下。

“你們昭明劍域真是不爽利!”

禹大壽看到那一襲近在咫尺的白衣身影,頓時冷汗津津,他色厲內苒,厲聲喝道:“全軍齊射!全軍齊射,直接擊殺此人!”

其他劍域弟子也是驚魂未定:“不行,不行啊,域主,齊射的話,我們旗艦的防護屏障就……”

下一瞬,秦楓再擡起一腳直接重重跺碎了整艘帝君星艦的防護屏障。

秦楓長聲而笑:“我還要問劍你們昭明劍域的祖星,哪有時間跟你們在這裏虛耗!擋我者,死來!”

他手中天帝青玉劍,青色劍氣如長虹,驟然朝著旗艦的艦橋方向急急劈下!

與此同時,根本沒有預料到防護屏障會被那人一腳跺碎的萬千戰艦收放不及,無數道光束瞬間在虛空中如畫出數道斑斓耀眼長虹,瞬間鋪滿整座虛空,竟是朝著自己一方的旗艦,瞬間開火!

刹那之間,一襲白衣在數艘帝君星艦之上,兔起骛落,人影到處,劍光到,劍光過處,拳影到,堅硬戰艦裝甲在他劍下,拳下,竟是如同薄紙一般。

秦楓只覺得出劍出拳,從未如此酣暢淋漓過。

昔有武帝林淵自天外歸來,一劍碎中土!

今有中土秦楓,一人仗劍,還禮昭明劍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