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儒武爭鋒》最新章节列表 第2655章 国运之战

《儒武爭鋒》第2653章 当真是浩然境!

文/情殇孤月
推薦閱讀: 寵魅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秦楓的話音剛落,曹雪卿已是笑了起來:“你,不可死。”

秦楓如骨鲠在喉,不知該如何開口,半晌,他才問道:“爲何?”

曹雪卿笑道:“長江後浪推前浪,若是前浪拼盡全力只能打到岸頭一丈的位置,後浪卻可以輕松打到一丈,甚至兩丈。前浪爲何不可死,後浪又爲何要死?”

秦楓悚然繼而沈默。

曹雪卿拿起欄杆上的酒壺,灌了一大口酒說道:“我輩讀書人,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事開太平。既是爲萬世開太平,曹某一人,何妨一死?”

秦楓無言緘默,曹雪卿看向還陷在鎮劍樓裏的秦楓說道:“不要覺得是你執意問劍昭明劍域,繼而連累了我。這涉及上界的大道算計,不在昭明劍域也在別處,你切莫自責。須知一點心境瑕疵漣漪,若是被人抓住,就是一場滔天巨浪,也許這也是上界謀算之一,不可不察,知道嗎?”

秦楓雙手掙紮著將自己身軀從鎮劍樓外牆上拔出來,飛掠進欄杆內與曹雪卿並肩而立,正要開口,曹雪卿已是將手裏酒壺推給了秦楓。

他說道:“我知你不怕死,但不是現在。若是日後你成爲了儒家聖人,又有你這樣的後輩需要你來護道一程,想來你也不吝啬。”

曹雪卿負手而立,望向漫天逐漸消散的金色光華,這是他的儒道力量趨于消散,時間長河開始恢複流淌的迹象。

秦楓似是感受到了分別將近,大聲問道:“曹先生,你我以後還能見面嗎?”

他不去看秦楓,只是笑道:“我儒家從來薪火相傳,薪柴燃盡之日,便是火種相傳之時。各家修煉,無非是想飛升,想長生,我儒家偏不是如此……”

曹雪卿微微側身,肅然說道:“儒道永存,從來不在人,而在信念。信念不滅,即便從至聖先師到我們這些儒家聖人全部死絕,哪怕只有一間鄉間學塾有朗朗書聲,則——儒道永存!”

秦楓聽到這裏似有所悟,竟是眼神都清澈明亮了幾分。

曹雪卿繼續說道:“我是從過去趕到此時此地的,所以,在你讓中土世界飛升至天仙界時,我已決意前往天外戰場。現在這個時間點,蒲松濤應該已接替我在天外戰場的位置。所以,從此時此刻起,你就是上清學宮的坐鎮聖人了。”

也就是說,眼前的曹雪卿,其實是數月之前的曹雪卿,在秦楓面前的已是一個真正的“故人”了。

蒲松濤也已前往天外戰場。

也就是說,短短半年時間,上清學宮送了兩位儒家聖人去往天外戰場厮殺。

秦楓蓦地詫異道:“我……我何德何能……”

曹雪卿以掌握拳,輕輕在他肩頭捶了一下,笑道:“你在上清學宮時就是我與蒲先生一同看中的未來聖人之選。若非如此,我也不會複信萬古仙朝,讓你擔任首輔一職。”

曹雪卿輕聲歉意道:“原本是希望你在朝堂上曆練修心,不曾想竟讓你陷入了後來的這麽多麻煩裏面。近日,上清學宮應該就會直接宣布我的死訊和我的遺囑,屆時,上清學宮與天仙界儒道,就勞累你了!”

秦楓知事情已成定局,只得點了點頭,他拱手沈聲道:“是,曹先生!”

曹雪卿微笑點了點頭,鎮劍樓四周的金色光華漸次消散。

隨著金色光華的消失,時間長河複又開始流動,曹雪卿立在秦楓面前的身影就好像海面之上的海市蜃樓,又好想是被海水沖刷的沙像不斷侵蝕剝落。

秦楓之前與上界神將對抗時,體會過元神被時間長河直接扯回進身體裏的痛苦感受,可那充其量不過是趟進時間長河裏的痛苦而已,此時此刻的曹雪卿則承受著被時間長河灌過頭頂,沖撞回下遊的痛苦。

形銷骨裂,灰飛煙滅,恐怕都難以形容這樣的苦痛。

可秦楓想不明白的是,曹雪卿被時間長河沖刷的身軀漸次如沙粉碎,留在人間的最後表情,卻依舊是恬淡笑意。

仿若大道同行,視死如歸。

“無有大毅力,大宏圖,不入浩然境!”

秦楓看向漸漸消散開來的曹雪卿身影,只覺得置身其間,如沐春風,豁然開悟。

難怪儒家聖人最易入浩然境,甚至一入天人就一步浩然,乃是因爲儒家修煉者最合浩然境的心境,有寒窗苦讀十年,皓首窮經百年,甯願孤寂千年的大毅力,有爲天地立心,生民立命,往聖繼絕學,萬世開太平的大宏圖。

儒家人不入浩然境,誰入浩然境!

即便是李淳風,也是因爲有大毅力,也有複興李氏的大宏圖,才能夠半只腳踏入浩然境,只可惜他野心太大,將元神一分爲三,准備一舉三個聖人分身都破開浩然境,再在適當時機合而爲一,幫他跻身傳說中的第五境,以此碾壓整個天仙界,爲李氏萬古仙朝開萬載盛世。

若非如此,李淳風本體早已是浩然境修爲了。

他的野心太大,已超出了自身實力能夠支撐的地步,所以才會折戟沈沙。

秦楓心中萬千念頭原本雜亂無章,此刻被曹雪卿點化,如千年暗室一燈亮徹。

他沈聲道:“我,悟道矣!”

與此同時,金色光華徹底散去,本就是被上界神通拘押來的時間長河消失無形,居中那一座鎮劍樓頂卻如有一輪耀眼大日璀璨無比。

與此同時,與秦楓合道的暗星,荒星,中土世界三顆星辰之內,異象橫生,世界本源誕生出的先天祥瑞和天材地寶簡直就跟不要錢似的瘋狂從天上落下,從地裏鑽出。

要知道,中土世界還算適宜修煉者和普通人居住,剩下的暗星終年苦寒,不見陽光,荒星終年風沙,大漠莽莽,只有一線城有一線光明。

此時竟連一顆星辰的環境都開始發生起變化來了。

暗星之上,冰雪消融,氣溫開始回升。

荒星之上,沙漠如潮水褪去,出現大片綠洲與草原。

兩座原本不適合修煉的星辰,此時此刻靈氣也開始暴漲起來。

就比如劉沙這種在靈氣稀薄的荒星,根本看不出天賦的修道胚子,雖然不及劉沙這樣的先天道體,但修煉者中的好苗子,已開始大量湧現。

暗星之上,原本除了鬼道修士,其他流派都無法修煉,從此刻起,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中土世界更是在空氣中靈氣充裕如甘泉,讓人每吸一口都像在修煉。

這些天地靈氣精純無比,甚至比直接服用的丹藥效果還要好。

一時間,中土世界原本卡在天人境瓶頸的修煉者紛紛破境。

莫要看布武境在天人境當中不算什麽,但天人境以上和小天人境卻是無數人可能幾萬年都邁不過去的門檻。

如今,中土世界衆人得巨大奇遇福緣,本就以天人境數量多,境界高,名聲響,實力強悍著稱天仙界的中土星,這下更是坐穩了天仙界第一星的頭把交椅了。

估計除了萬古仙朝的神都星,曆朝曆代的天人強者數量加起來,也就跟現在的中土星差不多了。

一星可戰一國,中土星早已證明了,這絕非是癡人說夢!

正當中土世界,暗星和荒星無數修煉者不明所以,不知道爲什麽會天降驚喜的時候,入主秦楓天道分身的道先生已是一語道破天機。

他聲音響徹三顆星辰,億萬生靈頭頂:“今日,大帝秦楓入浩然境,反哺三顆合道星辰,凡生靈得此恩惠,無非人族妖族還是鬼道陰靈,都當銘記大帝恩澤,修煉有成,或造福一方,或征戰禦虜,方不辜負大帝此番美意!”

話音落下,三座星辰,億萬生靈盡皆歡騰雀躍。

是日,三座星辰皆有文字記載。

億萬生靈無不感恩戴德,頌贊大帝之聲,穿雲海,破天穹,幾入虛空。

只是與此同時,秦楓所在的昭明劍域祖星,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整座昭明劍域祖星的人脫離了時間長河的影響,幾乎同時都被那一道沖天而起的璀璨光華吸引了過去。

“是哪一位劍仙老祖的神威嗎?”

“林佐域主出手了嗎?”

“還是說,這是我們昭明劍域的隱藏家底?”

可是當那一襲白衫在璀璨光芒中緩緩走出時,整座昭明劍域祖星一片徹底的死寂。

秦楓身後浩然紫氣凝結爲一尊峨冠博帶的讀書人法相,雖然模樣遠沒有之前的身披山河的神王法相駭人,只是給所有人的壓迫竟是有增無減。

那读书人法相手摊一本书籍,封面书写《经世集》三字,竟是刹那之间,以浩然紫气化万千文字连缀成道道浩然长河,幫助失去了剑意天穹保护的整颗祖星暂时遮挡住了灵气的流失。

昭明劍域祖星天穹,竟由前來問劍的秦楓一人以手中書籍撐起。

讓人看到這一幕,簡直荒謬至極。

這也是秦楓成爲浩然境儒家聖人之後的轉變。

秦楓聲音莊嚴,沈穩如審判:“昭明劍域一脈欠我中土血債已由林淵一脈域主林佐清償,其余弟子,願舍棄林淵一脈身份的,起心魔大誓斷絕師徒名分,可免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