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听书网小說网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最新章節列表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 《儒武爭鋒》最新章节列表 第2694章 请院花吃麻辣烫

《儒武爭鋒》第2651章 我曹雪卿让你一只手

文/情殇孤月
推薦閱讀: 萬古神帝2015小明永久领域加密

霎那之間,秦楓心血來潮,竟是隱隱産生了一種可怖的感覺。

他似已陷入了真正的死地!

下一秒,他就陷入了一種自我否定的循環當中。

哀大莫過于心死,如果一個人從心裏都認爲自己深陷必死之地,往往就再難以化險爲夷。

所以說,連這心境,可能都被這尊不知根腳底細的無面神像動了手腳。

如果是尋常修煉者,也許真的就被那無面神像以上界手段直接鎖死了必死心境,連最後一點抗爭的機會都失去了。

但他遇到的是秦楓。

死中求活,絕地求生,正是秦楓一步步存活至今的曆程寫照。

“君子知不可爲而爲之,休想壞我本心!”

秦楓周身浩然氣激蕩,紫氣升騰如龍,衣袖鼓蕩之時,果然有道道黑氣纏繞秦楓周身,在浩然紫氣下驟然顯性,瞬間就被崩碎。

秦楓原本被對方用上界手段封鎖的力量瞬間恢複了過來,就在那只巨大手掌拍下來的瞬間,秦楓身影驟然偏移出去數百丈,眼看就要逃脫,陡然……

“铮!”

神像右手橫握長劍驟然出鞘。

依舊毫無花巧,一劍朝即將避開如山手掌的秦楓當頭劈下!

秦楓面對那明明沒有花巧,樸素至極的一劍卻是如臨大敵,低喝一聲,身後蓦然凝聚出一尊神王法相,隨他本體握住天帝青玉劍,驟然出劍!

秦楓出劍,神王出劍。

天帝青玉劍還未曾本體與那神像的巨大長劍對撞,竟是砰然銳響,竟是直接倒飛回秦楓的身體裏。

秦楓雖然有些吃驚,但還在意料之中,他身影趁隙向後倒掠出去數丈,再喝:“請誅仙四劍!”

四口從鴻蒙鼎中煉化而出的仙劍驟然從秦楓袖中飛出。

下一秒,四口仙劍的劍身驟然龜裂,劍鳴悲苦,驟然飛掠回秦楓袖中。

電光火石之間,秦楓手段盡出,鴻蒙鼎,乾坤塔,鳴鴻刀,阙武劍等等手段盡出,皆是只能阻滯那劍絲毫時間,爲秦楓爭取掠開數丈的時間。

就在那神像手中長劍即將劈中秦楓的瞬間,彼岸橋出,徹底放棄攻向那把似承載無上大神通的長劍,蓦然向後飛掠而去。

“想逃,遲了!”

此時此刻,無面神像那張血肉模糊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了昭明劍域現任域主林佐的面容。

“秦楓,明年今天,必是你的忌日!”

話音剛落,如言出法隨,秦楓驟然心驚,暗叫不妙。

一語落下,那一劍竟是直接逆亂了秦楓周圍的時間長河。

看起來秦楓在彼岸橋上極速遠掠,實則光陰長河停止不動,秦楓不過是在原地踏步一般!

上界手段可鎖命運,可鎖人心,竟也可鎖時間。

秦楓當機立斷,蓦然轉身迎敵,雙拳握緊,腳步立在彼岸橋上,撐開七步樁拳架,自他身後,神王法相渾身如沐浴金光,循序漸進雙手結印。

每施展一種拳印,神王法相便多出一雙手臂,秦楓氣勢便攀上一分。

即便他秦楓手中已無刀劍,自有雙拳也身前無敵,可開天地,可殺上界神祇。

“有意思!”

林佐面容的白玉神像蓦然發出一聲冷笑:“這拳意若是能攀至最巅峰,也許還真能讓你做一條從時間長河裏躍出溪澗的魚兒。可惜,你還差了那麽一點意思。”

秦楓還不解其意,只覺周圍停止不動的時間長河竟是驟然奔騰。

不是正常向前流動,而是……時光倒轉!

秦楓明明感覺自己還站在原地,可卻分明看到自己的身體一步步退回到自己以青玉劍最先撞向神像手中長劍的一幕。

神像手中劈下長劍驟然發力加速,青玉劍彈回到秦楓身體裏,下一瞬,長劍鋒刃已到秦楓頭頂。

此時此刻,秦楓立在時間長河裏,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挨上那一劍,根本什麽都做不了。

未來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改變過去的自己,只可能過去的自己做出不同的選擇,改變未來的自己。

對方一劍,斬的是時間長河裏過去的秦楓。

這在雙方不在一個實力層面的情況下,因爲秦楓無法掌握時間長河的力量,甚至連窺探天機都無法做到,所以這一招堪稱無解的絕手!

下一瞬,重重一劍斬在過去秦楓的胸口之上。

立在時間長河裏的秦楓只覺得神魂驟然被一股巨大怪力拉扯,驟然被拽回到過去的這一具身體裏。

旋即,秦楓身後神王法相砰然炸碎成無數金色細碎光芒,他感覺到五髒六腑好像被都直接劈碎一般,渾身骨骼好似盡數碎裂,結結實實挨了對方一劍。

這一劍的巨大力道竟是將秦楓高高抛起,在天空中抛出一道弧線,旋即重重砸落在一座鎮劍樓上。

秦楓身軀卡在鎮劍樓頂樓牆壁之上,大口嘔血,動彈不得。

林佐面目的白玉神像得意大笑:“秦楓,你可滅我昭明劍域百萬大軍又如何,你可敗我昭明劍域七大劍仙又能如何?我昭明劍域——可殺你秦楓!”

神像雙手握劍高舉過頭頂。

向後狂奔的時間長河先是停滯,旋即重新開始向前流淌,神像舉劍高過頭頂,一劍就要將秦楓與那座鎮劍樓齊斬。

正當此時,長河之中,有一道光芒竟是從長河後方更遠處極速而來。

不是從長河遠處至此,而是從時間長河的後方趕來!

也就是說,來人是從過去來到未來,而非如秦楓剛才那樣,被從未來拉回到過去。

逆流而上,遠比順流而下要困難得多。

而那一道雪白光芒竟是從時間長河下方極遠處溯來,先是一道雪白光點,再是一道耀眼白芒,最終化爲一道身披雪白狐裘的文士身影。

他手握一本《雪堂齋筆記》,只一步就瞬間來到了那尊白玉神像跟前,剛才還是尋常男子身影,此時已是蓦然萬丈高,以手中書本驟然砸向白玉神像後腦。

旋即,令秦楓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白衣文士萬丈法相驟然以手按住那尊很可能是上界大能的白玉神像頭頂,驟然向下一按,徑直將那尊神像按矮數丈。

秦楓看到那一襲雪白狐裘還不敢相信,等到他聽到那尊白衣文士冷笑道:“我曹雪卿,打你們這種神魂不全的上界廢物,可讓你們一只手!”

“若是不夠,再讓你們一只腳也無妨得很!”

曹雪卿,居然真的是上清學宮坐鎮聖人曹雪卿。

秦楓對曹雪卿不算陌生,可眼前的曹雪卿卻是讓他覺得十分陌生。

以前的聖人曹雪卿風雅不凡,溫文爾雅,可此時此刻的曹雪卿卻脾氣一點都不好。

胸有不平事,浩然氣變要做獅子鳴!

被一劍劈在鎮劍樓上,陷入其中動彈不得的秦楓,眼睜睜看著曹雪卿化身的巨大法相又是伸手重重向下一按將那白玉神像重重拍倒在地上,旋即他擡起腳來重重一腳踩下!

剛才還威風凜凜的白玉神像掙紮著起身,竟是用雙手去接曹雪卿踩向自己頭顱的腳板。

之前讓秦楓毫無招架之力的白玉神像,此時此刻,竟好像與秦楓位置互換,以雙手去接那白衣文士曹雪卿的一只腳,居然都無比吃力,那張林佐面容的臉上滿是痛苦神色。

“還敢擋?!”

曹雪卿如腳踩蝼蟻,冷笑出聲:“便是你本體在此,老夫也不過一只腳踩死,你也配接老夫一只腳?”

曹雪卿說話之間,腳上力道加大,竟是讓這尊白玉神像的手掌雙手之上道道白玉裂紋出現,大塊白玉剝落如玉,他的雙腳被曹雪卿用腳踩得直接陷入到了地面當中。

白玉神像聲音嘶啞,他色厲內苒,大聲道:“曹雪卿,你……你不該身在天外戰場嗎?爲何會在此處此地?這小小下界蝼蟻與你有什麽相幹?你儒家人不是最講道理嗎?只許此子滅昭明劍域,不許我殺此子,是何道理?”

曹雪卿坦然一笑:“是,可也要看跟誰講道理。”

曹雪卿腳下用力,厲喝道:“以上界手段不惜分出神魂來暗算我儒家弟子,呵呵,我跟你白帝一脈講道理,講你媽嗎?還有……”

曹雪卿冷笑:“我曹雪卿在內,連帶著千萬年來,所有把你們這些上界廢物打出屎的儒家聖人,各家祖師,都是你口中的下界蝼蟻。你們連蝼蟻都不如!”

白玉神像此時接住曹雪卿那只腳的雙手顫抖得越來越厲害,他似是激發起內心凶悍血性,原本如玉如石的神像刹那之間寶光流轉,通體身軀竟是變成七彩琉璃顔色,原本昭明劍域的域主林佐,雙目更是放射金光。

“嚯!”

那尊通體琉璃的神像竟好似一尊遠古神靈從沈睡中蘇醒過來,竟是雙臂用力抵住了曹雪卿踩下一腳。

可就在他剛剛抵住一腳之時……

曹雪卿手中那本《雪堂齋筆記》瞬間崩解,每一頁書籍皆化爲一道金色書頁,其上無數文字金光璀璨,更兼有浩然紫氣串聯所有文字如江河。

曹雪卿神情肅穆,厲喝道:“願以一身浩然氣,請——字!”